书荒啦文学网 > 我把天道亲儿子养歪了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内鬼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内鬼


  夜色正浓,虞城内除却偶有打更人的声音传来,只余一片寂静。
  悔月在城隍庙外等了有半个时辰的功夫,却迟迟都没有见他从庙里出来。
  怎么回事?只是查个名单而已,为什么这么久人还没出来?
  悔月渐渐察觉到了异常,可是城隍庙她进不去,又不能离画太远,凌曲还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怎么办?
  这傻小子如果在她手上出了事,就算凌曲不怪她,她自己也不能容忍。
  她咬牙闭上眼,沉下心。
  此时全虞城的孤魂野鬼或是还未入冥府的新鬼,都感觉到了异样,不约而同停下的手上的动作抬头朝上方看去。
  虞城上空汇聚而成着浓郁的鬼气,都翻涌这往城隍庙的方向而去。
  “扑通。。扑通。。”悔月已经感觉不到四周的变化,此刻的她像是重新有了生命,心脏处传来沉闷缓慢却有力的搏动,空气中仿佛有了一股看不见的粘力,仔细感受下,有一股熟悉的人的味道还夹杂着另外一股味道,正在往城门的方向快速的移去。
  等她睁开眼,从那玄妙的境界中出来,她的原本就不凝实的魂体又透明了不少,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散。
  凌曲和子尘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悔月虚弱的倒在地上,透过她的身体,凌曲甚至能清楚的看道石阶上的缝隙。
  “悔月。”两人跑上前,蹲到她身边,凌曲皱眉看着她这糟糕的状态,“出了什么事?”
  子尘手上一道显出一道佛印,一阵金光从他手上散出,从悔月的头到脚流淌过后,她的魂体状态总算好了不少,悔月也有了说话的力气,只是气息仍旧虚弱。
  “快,快去,莫泽被人带走,往城门的方向去了。”
  凌曲皱眉,没急着追,而是对她说:“我知道了,你先回画中休息。”
  悔月微微点头,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凌曲把边上的画拿起来,看向子尘,“走吧。”
  子尘颔首,两人朝城门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人追出城外,在画中悔月的指路下,一路直接追到了澜山脚下。
  居然就在伽澜寺的眼皮子底下。
  两人站在一片山壁前,凌曲看着眼前这光秃秃的普通石壁,拿起手上的画,“你确定是这里?”
  画里传出悔月的声音,已经没有先前的那样虚弱了,她确定,“没错,应该就在你们的正前方。”
  “可是,前面只有一堵石壁,根本没有路可走。”
  闻言,此刻躺在花海中,修复自己魂魄的悔月,骤然睁眼,坐起身,“不可能!我的感觉不会出错。”
  她想出去看清楚,可是她现在神魂太过虚弱,连画中世界都不出去,只能被强制留在这里恢复。
  “该死!”
  凌曲看向边上的子尘,他看着这面石壁许久都未说话。
  “子尘师傅,有何发现?”
  子尘俯身从地上拾起一枚石子,轻轻往那石壁上一抛,出乎意料,那石子没有滚落到地上,反倒是穿透了石壁,消失在了两人视线中。
  凌曲颇为觉意外。
  而一向被誉为心若琉璃,淡若清风的子尘看着这眼前的这一道障眼法,也不由的皱了皱眉,嘴角一向祥和的笑也淡了下来,什么时候在伽澜寺的眼下竟也有人敢故弄玄虚,且真的瞒了下来。
  而就在子尘抬手打算打破眼前的这道障眼法的时候,却被凌曲拦了下来。
  他回头看向她,“?”
  凌曲没有回答他,而是快速的将他拉至一边的树后,借着夜色和树,两人在黑暗中隐去了身形。
  子尘看了眼凌曲拉着他衣袖的手,稍显无措。
  凌曲示意他不要出声,子尘虽然不知道凌曲要做什么,但还是颔首照做。
  没有等多久,暗中的两人便看到有一个人从那山壁之中走了出来,那人穿着伽澜寺的灰色僧衣,没有头发显然是剃度了的伽澜寺弟子,甚至还是入门弟子,只是模样普通,伽澜寺弟子众多,子尘也未曾见过。
  那人走出山壁没有任何停留便匆匆离开,往山上而去。
  山上便是伽澜寺。
  “进去吧。”凌曲走出树后,朝边上的人看过去。
  子尘点头。
  两人重新回到那堵看起来结实的石壁之前。
  子尘手上一道金色的佛印打到石壁之上,那道障眼法瞬间破碎,露出了后面的正面目。
  原本光秃秃的山壁所在,多了一处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小洞穴。
  两人往那洞穴里走进去,或许是那人没想到会有人这么在乎一个普通的凡人,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正的追到了伽澜寺的头上,这个山洞除了门口的一个简单的障眼法外,里面几乎是一路畅通,没有任何的陷阱与布置。
  凌曲轻而易举便找到了最里面晕过去的莫泽,以及边上另一个年轻的男子,不难看出两人面容有些许的相似,想必这就是莫泽那失踪的表哥了。
  子尘蹲下身替两人检查了后,道:“都只是晕了过去,没有其余大碍。”
  凌曲倒也没有觉得意外,毕竟若是要杀人,也没有必要将两人带到这里来。
  只是,她困惑,不是为了杀人,这两人身上又还有什么是那人要图谋的呢?
  另一边,这时候,子尘站起身,向凌曲微微作一揖:“还劳烦姑娘将他们带回虞城,伽澜寺出此叛徒,小僧得先回去禀告主持方丈。”
  凌曲表示理解,颔首,“子尘师傅请放心,他们两个就交给我了,如今查清那人究竟有什么目的才是最要紧的。”
  两人在山洞中分手后,凌曲并未将莫泽二人送回家,而是直接带回了她的院子,她将画挂回到墙上,悔月仍旧在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随后将两人人安置在空着的那间屋子里,在得知那动手的人是何来历与目的前,她得保证他们的安全。
  而另一头子尘回到伽澜寺,便立即求见了主持方丈,慧引大师。。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在虞城阴云蔽月的时候,西南离苗寨此刻正是明月高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