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把天道亲儿子养歪了 > 第一百八十章 为你赴汤蹈火

第一百八十章 为你赴汤蹈火


  “长姐……”凌曲身子一晃,朝韩奚哑声道:“你先起来再说。”
  “师姐。”她挣扎着坐起来哭喊一声,抬首看一眼风夕,然后又垂下头去。
  “虽然我未曾见过如今妖族的实力,但是就算他们倾巢而出,洇水天的护门大阵,绝不可能落得全门覆灭的地步。”凌曲紧紧看着她,眼中仍旧存着不相信,而其实心已经落到了深渊。
  “护门大阵确实能够挡下妖族一段日子,其间,宗主派遣了几位弟子向各门派求助,可是。。。”韩奚顿了顿,“可是各家无一愿意派遣弟子前来援助洇水天,我求援无门,只能紧赶回洇水天,可是到底还是晚了,我回去的时候,洇水天大阵已被攻破,整个宗门,整个宗门已经无一人还生还。”韩奚哑着嗓子,声音微微颤抖,满是痛苦与哀恸,拉着凌曲衣袖的手攥紧着微微颤抖。
  “无一。。。”凌曲喃喃的重复了这两个字,眼中已然浮上了水色,波澜微起,衣袖下的手也和韩奚一样紧攥着,不可置信的问她:“没有一家同意派遣弟子?”
  “宗主在护门大阵启动后,就派遣了十个弟子前去四周附近的仙门求援,除了芙蓉城因为自身难保,实在无力助阵,其他几家明明有余力,却都拒绝了我们,我无奈下转道去了玄山,戚掌门倒是愿意派遣弟子同我一道回来,可是....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韩奚一口气说完,后又跪倒匍匐于地,脸上不断有泪水滑落。
  “师姐,是我没有来得及搬回救兵,若是我再快一点,快一点回去,一定不会让洇水天就这么灭门的,我没有同师门一起御敌,死不足惜,但是,但是你一定要为宗主还有各位师姐妹们报仇啊!还有那些见死不救的。。见死不救的人。”韩奚说道这里,哽咽得说不下去,整个洞中只留下了她悲痛的啜泣与强忍的吸气声。
  凌曲手上渗出一道血色,眼中光芒如雪,锐利冰冷,一字一顿道出两个字,“君销!”
  她先前在幻境之中,唯一提的要求便是让他看在洇水天同他相对五载的份上,将长姐帮他盗走钥匙的事情一笔勾销,怕的就是今天这情形。
  可是他为什么,就算是不愿意答应她,可是他为什么要做到如此决然的地步,洇水天从未对不起他过,难道就只是为了神骨吗?
  若是早知道今日,当年长姐将他带回来的时候,她就该一剑刺死他。
  天道还真是捉弄她,让她提前看到了一切,却独独将君销的身份瞒了下来,让她养虎为患,就离成功一步之遥的时候,现实给她一下迎头痛击。
  晚上,她看着一边哭着睡过去的韩奚,在她身上披上一件衣服,又看了一边安稳躺着的苏袂,站起身,走出了山洞。
  今夜是个好天气,外面的红雾没有往日那般浓郁,天上的一轮明月也清冷的挂在上面,四周散着明亮的点点星光。
  她算了算,今天刚好是团圆的日子,可惜恰好,今日也是她彻底成了孤家寡人的日子。
  她为了挽回洇水天灭门的结果,计划了十年,可最终还是没有将一切挽回,甚至将这一切都提早了十年,无论是整个虞城的命运,还是洇水天。
  她将一切都办砸了,一切都按着原有的轨迹发展了下去。
  “在想什么?”突然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凌曲回头,苏袂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清冷的月色将他原本就虚弱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
  “你醒了!”
  苏袂颔首,走过来。
  两人一起坐到树下的大石头下。
  “你感觉自己身体怎么样?可有大碍?”凌曲侧脸看向她,关心道。
  “神骨的重塑已经彻底结束,如今我的身体已然是半神之体。”苏袂摇了摇头,看起来精神倒是不错,“还得谢谢你的凝魂链,要不然重塑也不会结束的这么快,这么容易。”
  他抚过手上拿到漆黑不起眼的手链,恰好与手上的红线还有她先前送他的弦刃缠在一起,如同他们之间的纠葛。
  凌曲低头,扯了扯嘴角,低声道:“你也是为了我才如此贸然将神骨入腹,我能做的不过尔尔,能熬过去还得是你自身的毅力与资质。”
  苏袂听了她的话,淡淡一笑,“我们也不必在这里互相吹捧,如此见外,说到底如今占了便宜的是我不是么。”
  顿了顿,两人之间安静的片刻。
  凌曲看着星空,微微出神。
  苏袂看着她的侧脸,用绝色二字亦不为过,只是别人见到凌曲第一眼便会被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气质而吸引,从而忽略了她的模样。
  而此刻,她流露出来的脆弱,狠狠将他的心刺了一剑。
  “其实。”想了想,他斟酌着开口,笑也散了去,“其实你与韩姑娘的话我先前听到了。”那时候他的重塑已然到了尾声,虽然昏迷不醒,但是对于外界的声音还是听得见。
  凌曲听到他说道这个,顿时将放空的思绪扯了回来,眼底焦距慢慢凝成一点,随后垂下眼,没有说话。
  苏袂心疼的看着她换上的一身白衣,刚才她已然将洇水天的一身标志性红袍褪下,这次不是昔日她为了遮掩身份而换的白袍,而是为了守孝。
  即使苏袂与她相处时间不短,交心不久,但是他还是知道洇水天于凌曲而言意味着什么。
  不只是家,而是她的信仰和一生。
  她的父母,她的姐姐都是为了洇水天而死,对于她来说,洇水天已然比她的生命还要重,可是现在她生命已然失去了一半,这份痛苦于她而言,并不比他当年看到自己母亲失去修为,被活活吊死在房梁之上来的轻。
  “你若是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无论是踏平妖族,亦或是与整个修仙道为敌。”苏袂认真的看着她,温声道。。
  凌曲眼底一滞,她并不傻,若是以往她还能用往日的情分糊弄自己,此刻却是不得不承认,苏袂对自己确实有其它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