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狂仙陈浪传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跌落荒州

第二百八十九章 跌落荒州


  让这些弟子先行回洞府休息,自己则是赶往了魔山方向。
  五宗带队之人,各自展开全速,刹那远去的同时。
  他们分别拿出传音玉简,用最快的速度将这惊天的消息,传回宗门。
  与此同时,更是尝试去联系被传送出去的弟子。
  试图传音问询,可却发现,这些弟子在被传送出去后。
  受空间波动影响,一时之间难以联系。
  五人焦急,可随着他们的消息传回各自宗门。
  紫霄仙宗、玄天道、天剑门、净月宫、万云殿全部震撼。
  甚至惊动了五宗的太上长老,派出大量弟子护法、执事、长老。
  还有太上长老也都出动,在自己的宗门所在四周范围内,全力寻找。
  紫霄仙宗内,太上长老白灼亲自下了封命。
  无数内门,还有内外门长老、执事、护法、客卿。
  全部在这一天,同一时间,飞出宗门。
  只要有人找到,立刻禀告宗门。
  昏迷的陈浪在被传送的途中,被那个诡异的小女孩给一把抓住。
  导致了传送出了差错,没有准确的回到紫霄仙宗内,而是跌入了一片虚无之中。
  玄天大陆五州之一,毗邻云州的荒州大地内。
  靠近妖兔族,有一片山脉之地,其内丛林弥漫,巨树众多。
  突然的,一颗巨树旁,虚无扭曲,有传送波动轻微的散出后。
  陈浪的身影,踉跄的从里面跌落了出来,瞬间惊起一片鸟兽腾飞。
  只是被云万谷强行摄去了金丹,陈浪如今修为真的完全失去,昏迷中的陈浪,脸上依旧是无比狰狞扭曲。
  任谁都能看出,那心中的滔天怒火。
  在陈浪昏迷的时候,紊乱的识海空间,太上望仙决卷轴之书。
  散发出柔和的魂力,抚平陈浪紊乱的识海空间。
  在眉心处原本那颗黑色金丹存在的位置处,一株黑色的小草正在微微摇曳。
  似乎是取代了金丹,蔓延出的枝叶藤蔓,将陈浪的断裂的经脉全都连接在一起。
  在无意识中,自动的运转周天,逐渐开始恢复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天,还是两天,陈浪依旧处在昏迷当中。
  期间有不少蛇虫鼠蚁想要吞噬掉陈浪的肉身,仿佛陈浪的肉身对它们来说就是一道可口的美味佳肴。
  只是在那株黑色小草散出了一缕威压之后,便不再有妖兽靠近。
  直到五天之后,一个眼睛像是红宝石一般,长着小巧的鼻子。
  头上还长着两只兔耳朵的兔唇的小女孩出现在了陈浪所在的从木旁。
  身后还背着一个小巧的药窦,里面装着几簇不知名的草药。
  兔唇小女孩此刻正被一只花纹颜色鲜艳的蝴蝶吸引了目光。
  各种扑腾,挥舞着小手想要将那只漂亮的蝴蝶给抓在手中。
  谁知那只蝴蝶却是异常的狡猾,连连闪躲开兔唇小女孩的捕捉。
  急得兔唇小女孩脸上止不住的气急败坏。
  “呀呀呀呀呀呀……”
  兔唇小女孩仿佛是被这只狡猾的蝴蝶给激怒了,不由得发出了气急败坏的大叫声。
  兔唇小女孩一个闪转跳跃,乘其不备,猛地跳将出去。
  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一把将这只可恶的蝴蝶给抓在手中。
  结果那只狡猾的蝴蝶仿佛是看穿了兔唇小女孩的阴谋诡计一般。
  两扇柔软的翅膀一挥,一个漂亮的回旋,猛地避开了兔唇小女孩的猛扑。
  消失在了灌木丛间,兔唇小女孩则是不小心跌落在了灌木丛旁。
  直愣愣的盯着眼前那个衣衫破破烂烂,双眼紧闭的……人。
  “爷爷,你快来看,这里有个人!”
  这躺在地上的人,自然就是陈浪了。
  兔唇小女孩失声惊呼起来,连连向着她的爷爷挥手。
  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惊恐来着,仿佛这个人类对她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一个背着药兜,模样苍老,脸上皱纹密布,眼角带着慈眉的笑意的兔唇老者。
  正蹲在地上,仔细的研究眼前的一株药草时。
  突然听见了自己小孙女的叫喊,还以为是小孙女遇见了什么意外一样。
  身上一股筑基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轰然临近不远处的小孙女。
  直到来临此地之后,顺着小孙女的手指,这才发现了正躺在灌木丛中,生死不知的一个人类。
  看身上那些藤蔓,恐怕在这里昏迷了好几天了。
  “爷爷。”
  兔唇小女孩见到爷爷来了,也没那么慌了。
  自己的爷爷可是他们妖兔族最厉害的人了,就连族里第二厉害的烈阳哥哥也不是爷爷的对手。
  反正只要有爷爷在,就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住爷爷的。
  “小一别怕,爷爷在这里。”
  兔唇老者将名叫小一的小女孩给护在身后,拍了拍小一的肩膀,示意小一别怕。
  自己则是探出神识,向着躺在地上的人类探了过去。
  不怪他这么小心翼翼,只是在他们妖族的历史里。
  人类是一种邪恶的生物,觊觎他们妖族身上的一切。
  将他们妖族抓住杀掉,炼化成各种材料。
  又或者是捉住他们的幼崽,将其驯化成宠物,然后反过来又来对付他们妖族。
  总之,人类就是一种很可怕,贪婪残忍的生物,与他们妖族是站在对立面的。
  只是,传说毕竟是传说,荒州作为大量妖族的栖息地。
  鲜少有人类修士进入荒州,即便有,那也是做得十分隐秘的,根本不敢大摇大摆的进入荒州。
  否则触怒了妖帝大人,那么后果就会很严重。
  而他们妖兔一族又是生活在荒州一处名叫苍域的偏远地方。
  平常别说是人类修士了,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高阶妖族都不会来此。
  所以对于人类修士倒不很是抗拒,只是当做新鲜事物来看着。
  兔唇老者的神识在陈浪的身上探索了一会儿,发现陈浪的身体周围仿佛笼罩着一层厚重的迷雾一般,让人看不透彻。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个人类还有着呼吸,只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是要把这个人类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又或者是带回族中去治疗?
  兔唇老者一时之间犯了难,有些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水水水……”
  就在他思索之际,昏迷的陈浪突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两只眼睛努力的想要睁开,可是怎么也睁不开。
  也正是陈浪的突然醒过来,让兔唇老者下定了决心。
  他本一巫医,行得就是治病救妖。。
  即便眼前这是个人类,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带他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