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嫡女被宠记 > 第六十三章温柔以待

第六十三章温柔以待

马蹄哒哒,踩过枯黄的芳草,踏飞路上的碎石。
  
  直到在城门外,语千停下了马。
  
  城门外,一身月白色的衣袍,墨发半束披肩,墨黑色的瞳孔看到梦瑶歌与语千乘坐一骑变得更深。
  
  景芝眸光凝结在梦瑶歌的腹部,白色的绷带渗出血迹,鲜艳的红,刺伤了景芝的眼睛,整个心脏都在搅痛。
  
  景芝立刻下马,向语千要人。“把她给我。”
  
  “小姐姓梦,景芝公子有何理由开口。”
  
  冰冷的雨滴一滴滴溅在地上,尘埃里开出一朵朵泥花。
  
  满天乌云黑密密地压过来,整片天空都是阴暗搅弄。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在空中炸裂,在森光中看见了景芝铁寒的脸。
  
  “淮一。”
  
  从语千的后方一柄寒刃开鞘,直冲语千而来。
  
  语千有所觉,在马背上接招还要护住梦瑶歌周全,自然很快退败下来。
  
  景芝瞅准时机,立马从语千手里夺过梦瑶歌,抢走时还给了语千一掌。
  
  景芝抱住梦瑶歌,脱去自己的外衣将她全身都遮住,骑上马,极速驶向景府。
  
  景芝一进门,就让人叫淮契过来。
  
  淮契因为药方已经研制好了,早就回了京都。
  
  景芝将梦瑶歌放在自己的床上,大声怒吼:“淮契呢!”
  
  “我来了,我来了。”淮契领着小木箱子立马给梦瑶歌把脉,在景芝森寒的目光下查看了梦瑶歌的伤口。
  
  “伤口崩开了,需要再次止血。”淮契看了一眼景芝。
  
  “滚一边去。”景芝平日的涵养此刻全都消失不见。“把药给我,你们都出去。”
  
  淮契如释重负,将两个药瓶和绷带放在桌子。
  
  众人退了下去,景芝坐在床边。
  
  景芝的手伸到梦瑶歌的腰上,挑开衣服带子,手僵在半空。
  
  淮契推开门,冲里面喊道:“下人端热水上来了,先给梦小姐的伤口用热水敷一下,消消毒。”
  
  景芝眯着眼,对着淮契面无表情,只是眼中的戾气顿生。
  
  淮契再怎么迟钝也察觉了,让那些下人赶紧出来,自己关上了房门。
  
  景芝回过神来,剥开了梦瑶歌的衣服,紫色的肚兜遮挡一片美景。
  
  景芝无暇顾忌这些,他的视线凝在那处伤口,他的心在流血。
  
  景芝用热毛巾擦干伤口周围的血迹,很小心,生怕碰到梦瑶歌的伤口。
  
  擦干净后,将药粉倒在伤口上,梦瑶歌身体一颤,眉毛蹙起。
  
  景芝轻声哄着:“乖,忍一下就好。”
  
  梦瑶歌昏昏沉沉中舒展了眉梢。
  
  景芝给梦瑶歌包扎好,一圈圈掠过她的细腰,盈盈一握。
  
  景芝红着脸,连耳尖都是嫩嫩的红,一向清冷的景芝公子还有如初恋少年般的羞涩,梦瑶歌是没看见,看见了一定好生调侃一遭。
  
  景芝担心梦瑶歌着凉,赶紧把衣裳给她穿好,盖上锦被。
  
  景芝做完这一切,才放人进来。
  
  淮契开了药方,自己去抓了药,让下人熬了。
  
  淮宇盯着景芝脸上还未消散的红晕:“主子,你发烧了吗,脸那么红,我让淮契给你也把把脉。”
  
  “我没事。”景芝扭过头。
  
  “主子你一向身体不好,还是让——”
  
  “滚!”景芝今天又暴躁了,吐出第二个“滚”字。
  
  淮契怯怯,赶紧拔腿逃了出去。
  
  自己关心主子身体,为啥被他骂,委屈巴巴地守在门口。
  
  梦瑶歌浑身无力,在噩梦之间来回穿梭,半梦半醒,脑子里混混沌沌,想睁开眼睛,却沉得怎么也睁不开。
  
  就这样过了三日,三天三夜,景芝寸步不离,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只是看着梦瑶歌。
  
  梦瑶歌,要是你还不醒,我就杀了梦泛全家还有那个玉休。
  
  梦瑶歌,你别吓我,我经不起吓的。对你,我从来都经不起。
  
  瑶瑶,我求你了,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应你。你不想让我追究梦泛一家,我就不追究,你不想处置玉休,我就不处置,一切都由着你,哪怕我自己对他们恨意滔天。
  
  景芝的泪落到梦瑶歌的手背上。
  
  梦瑶歌手指微动,睁开了双眼,由于长时间在黑暗中,她眯着眼,望见了月白色的人影。
  
  “景芝。”
  
  景芝抹了眼泪,笑着回答:“我在。”
  
  梦瑶歌的眼睛渐渐清晰起来,景芝的容貌映入眼帘。
  
  梦瑶歌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景芝,面色发白,嘴唇起皮毫无润泽,一向整齐的墨发发丝糟乱,白色的衣衫上还有血迹和药汁的残余。
  
  “景芝,你怎么这么丑啊,这是我见过你最丑的样子。”梦瑶歌笑着眼眶发热。
  
  “很脏吗,我去沐浴。”景芝想用力站起身却蓦然坐在地上。
  
  梦瑶歌伸出手握住景芝宽厚的手掌:“不着急,我不会嫌弃你的。”
  
  “蹲太久了,腿麻了。”
  
  “我知道。”梦瑶歌眼角一行清泪从太阳穴划过。
  
  “你怎么哭了?”景芝慌张地用手给梦瑶歌拭干。
  
  “病久了,刚看见阳光,刺的。”
  
  景芝放下心,连忙让下人把炉上熬的药拿过来。
  
  景芝捧着小碗,用勺子舀了一勺,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几口,递到梦瑶歌嘴边。
  
  梦瑶歌张口,景芝突然收回了勺子放在碗里,梦瑶歌困惑。
  
  景芝吩咐人马上取蜜枣过来。
  
  自己都忘了,他始终记得,自己怕苦。
  
  梦瑶歌被景芝塞了一个蜜枣,再一口一口把药喝干净了。
  
  “景芝,你去沐浴吧。”
  
  “你不是不嫌弃我吗?”
  
  可是,你眼里的红丝还有眼下的黑青,都告诉我你真的累了。“沐完浴,睡一觉好吗?”
  
  “好,但你要陪着我。”景芝知道她在担心自己,笑开了花。
  
  “好。”
  
  没过一会儿,景芝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回了房。
  
  梦瑶歌惊诧:“你怎么这么快。”
  
  “我怕这是梦,想赶紧回来确认一下。还好,你还在。”
  
  景芝走到床前,对着梦瑶歌的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这下,我更相信了,这是真实的。”
  
  “你把浴巾拿过来。”
  
  “啊?”景芝虽疑惑,还是乖巧地递给梦瑶歌。
  
  “过来,转过身,离我近点。”
  
  梦瑶歌拿着浴巾,缓缓得擦着景芝湿漉漉的头发。
  
  梦瑶歌从景芝的脸侧瞥见他嘴角弯起的弧度,心情大好。
  
  “瑶瑶,我知道这不是梦,但只有在梦中你才会这样对我温柔以待。瑶瑶,你告诉我,这是不是梦?”景芝歪头,蹭着梦瑶歌的手,像一只小狗。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答应我,一切以你的身体为先好吗,你要记得有一个人,你受伤,他的心会疼,会流血,会恨自己无能。”景芝闭上眼,享受着梦瑶歌的抚摸。
  
  “知道啦。”
  
  把景芝的头发擦干后,景芝爬到床上和梦瑶歌挤在一起。
  
  景芝抱着梦瑶歌的肩膀,困意袭来。“陪我睡,瑶瑶。”
  
  梦瑶歌注视着景芝熟睡的样子,无奈苦笑,自己是睡不着了,睡了整整三天,是个猪都睡饱了。
  
  门外响起敲门声。
  
  梦瑶歌小心拨开景芝的手,把枕头塞到他怀里。
  
  打开门,是淮宇焦急的神情。
  
  梦瑶歌询问:“怎么了?”
  
  “梦小姐,您的兄长来了。”
  
  梦瑶歌赶紧随着淮宇来到大门处,语千梦云寻正和淮一淮炀打得火热。
  
  淮契武功不好,此时已经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腰。
  
  淮一和淮炀武功好,正和梦云寻和语千你来我往斗起来,周遭的石雕已经被劈开散落到各地,路边桃树的枝叶被气流卷成一团。
  
  梦瑶歌被淮宇抚着手肘,连忙高声喊道:“都住手!”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梦云寻看见梦瑶歌,立马跑过来拥住了她。
  
  “瑶歌,你还好吗?”
  
  梦瑶歌皱眉,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你碰到我的伤口了。
  
  淮宇提醒:“梦公子,你碰到梦小姐的伤口了。”
  
  梦云寻立马撒开。“对不起,瑶歌,哥哥太激动了。”
  
  梦云寻把视线投到梦瑶歌的肚子上:“疼吗?好些了没?”
  
  “不碍事。”
  
  “那赶紧跟我回家吧,爹很担心你。”梦云寻抱起梦瑶歌,抬步欲走。
  
  “谁都不能带走她!”
  
  景芝从远处走了过来,看到梦云寻抱着梦瑶歌,虽然知道他是梦瑶歌的兄长,心里还是一抽。“瑶瑶,说好的,你要陪我的,怎么我一睁眼,你就不见了。”
  
  “我要回家了,爹还等着我呢。”梦瑶歌心头酸涩。
  
  “他们等你,我呢,你养好伤就不要我了,是吗?”
  
  淮契、淮宇、淮一、淮炀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土里什么都听不到,这样卑微的主子,他们从来没有见过。
  
  梦瑶歌让梦云寻放自己下来,梦瑶歌迈步,梦云寻拽住梦瑶歌的胳膊。
  
  “放开她!”景芝眯眼,下颌紧绷。
  
  梦瑶歌走到景芝的面前,轻声安慰:“没事的,我只是回梦家。”
  
  景芝紧紧拥住梦瑶歌。“和我成婚好吗,我就可以和你永远住在一起,谁也分不开。”
  
  梦瑶歌回抱,搂着景芝的腰:“不要说傻话,再给我点时间。”
  
  “好,我不逼你,你还有伤,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告诉我一声就行。”景芝放开梦瑶歌,深情地望着她。
  
  “临走之前,作为我照顾你这么多天的报答,给我一个吻吧。”
  
  所有人僵化当场,好一个泼皮无赖,可是真不想承认这个无赖是自家主子,是那个皎皎如月的月华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