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轻袖凝霜 > 四拾四. 梁安偷入珠帘坊、众人设计出宫墙

四拾四. 梁安偷入珠帘坊、众人设计出宫墙


  最近的梁安陷入了忧思:他经常半夜偷偷去珠帘坊,楚成睡着的时候竟然都察觉不到他的到来,楚成身子日渐单薄,面无血色,似乎总不见好,这段时间楚成一直在想办法让皇上对胡宏立青眼相加。
  姐姐这样操碎了心又如何,李璀不领半分情面,皇上更不会知道,有个楚成为了他的天下江山殚精竭虑,在这样枯灯熬油,她要如何是好。
  梁安偶尔在楚成身边偷偷看她两眼,珠儿发现了也不去打扰他,这样的可以相见的日子还能有多少呢?
  梁安还不知道楚成早已身中胡蔓草之毒,否则他真的可能什么都不管不顾直接杀了杨复,然后带楚成离开。其实那样对谁都是可以接受的结局,这个单族天下早已是千疮百孔,这样大费周章又能撑得到几时。说到底天下与他何干,百姓水火又岂是他能救的,他不过是爱护心爱的人罢了。这条路如此艰难,搅进了这乱世的愁,无论是梁安、楚成、或是董云,甚至远在北方之地的李茂,他们的心何曾有过片刻的安宁,一生马不停蹄,算计人心。
  正当他们为赐国姓之事一筹莫展之时,皇上忽然心血来潮,要去北方为已故皇太后祭灵,准皇亲贵胄并文武大臣三品以上一律携家眷随行。
  梁安身处内宫,在内务府还没有宣布这个事情的时候就从皇后娘娘那儿知道了,当晚他即偷偷出宫找楚成他们商议对策,在宫门口差点被抓到,几个侍卫长功夫不错,一直跟在身后紧追不舍。由于目标太大,追兵不止,梁安只能直接去了较近的帝州府,董云帮他挡掉了追兵,随即亲自去接楚成,到了珠帘坊却被告知楚成毒发意识不清。
  “珠儿姐姐,我们这回自己单干吧,不要告诉楚成我们的计划,让她好好歇着好不好?”董云眼含热泪,意志坚决。
  “嗯!我们叫上苗伯伯一起吧。”珠儿转头看看榻上的人,吩咐佳惠好生照料,“如果姐姐醒了就说我去看姚思思了,知道么?”
  “珠儿姐姐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的。”
  珠儿料定楚成若是听说是去了姚思思那儿肯定不会多想,以为她不过是去找吴妈妈打听消息去了。
  梁安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楚成,心里总是慌慌的:“楚姐姐为什么没有来?”
  “梁安,你每日这样偷偷跑来跑去,被抓住了怎么办?”珠儿有点替他担心,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谁能抓得住我,卓家庄的人都不一定!”梁安的话锋冰冷而决绝。
  珠儿知道她是在担心楚成,想想又编了故事来安慰他:“你楚成姐姐今天趁着夜色去看姚思思了,这个时候去接她,怕被李志的暗桩察觉到,索性不去了,她若是回去,佳惠会通知她过来的,别瞎担心了。”
  “这次还真亏了梁安,要不是梁安整天在小太子面前母亲母亲的念叨,又怎么会勾引起皇上的恻隐之心。小太子和皇后娘娘尽享天伦之乐的同时,他怎么能不思念自己的母亲。”董云试图转移梁安的关注点。
  “他要是给自己母亲祭拜就必然得出宫,只要他出宫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也是我们运气好,古人常说诛心,原来竟是这个意思。”梁安忽然有点可怜皇上。
  “有朝一日皇上若是知道我们如此设计于他,心里该是何等凉薄啊!”
  珠儿看看董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可是他同时也会知道,你为了他的江山付出了多少!”
  董云回头看看珠儿,原来自己的小心思,一直被她们看在眼里啊,董云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一抹笑在珠儿看来,悲壮而又无奈。
  他们细细商议直到下半夜,为确保计划万无一失,不准透露半个字给楚成,就让她歇着。
  苗期和珠儿越是如此,梁安越是担心:“楚姐姐的身体状况很差么?”
  “倒也没有,她就是有点钻牛角尖了,要知道,如果杨复提前有所行动的话我们就不一定有机会了,所以她心急。”面对梁安的质问苗期的反应是最快的,珠儿和董云不自觉的相互看一眼继续低头思索。
  “论轻功,能在那么多內侍长中自由穿梭,有谁合适呢?能和御林军统领夏庞一较高下的恐怕只有卓聿修和兰胜长了。”这是董云的疑问,“我去找兰叶水帮忙,楚成的事,他一定会管的。”董云说完深深看一眼梁安,梁安双唇紧闭微微有点不悦,可是现在也顾不上他了,“要找到一个舍命去相助的人该多难啊,刺杀皇族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万一失手如何收场?”其实董云对于寒云山没有半分把握,最后一次见兰叶水还是他和楚成恩断义绝!
  “实在不行,我自己上。”梁安有些懊恼。
  “梁安,你的用处在宫里大着呢,别胡来!”苗期厉声制止了他的胡思乱想,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也不要去找寒云山了,就让老头子我去吧!”
  “苗伯伯?”
  “我已是无牵无挂之人,从前是老爷收留我,后来落魄时候是小姐千方百计找了我回来,方家的大恩大德我现在不报更待何时?”
  “可是!”董云还有些担忧,她从来没有见过苗期施展武功,这要是掉了链子,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她可怎么和楚成交代。
  “我的武功不比小姐的差,轻功也不一定会输给夏庞,你们再打个掩护,应该可以骗过去,皇宫里那帮侍卫没有几个识得江湖门派的路数的,到时候董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那个夏庞不好唬弄的!”
  “放心吧不碍事的。”苗期似乎很笃定。
  “可是为什么要刺杀皇上呢?”
  “这就要问杨复了,反正到时候查着查着自然会引到杨复那儿,很多陈年往事都可以被翻出来的,我知道该怎么说话,皇上不相信杨复,就算我瞎编皇上都会相信的。”
  “苗伯伯,你是不是有什么故事瞒着我们?”梁安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苗伯伯似乎对宫里的人有些熟悉。
  “有是有,可是说与你们听了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
  “苗伯伯!”梁安还要阻拦,可是想想也实在没有什么人可以了,苗伯伯是姐姐极为看中的人,一定是可以信任的。
  “就这样吧,届时你们提前将布防图给到我就可以了。”
  “苗伯伯,你不会真的想刺杀皇上吧。”董云被苗期这么一说,心里慌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可是她必须得确认一下。
  苗期冷笑一声:“放心吧,皇上的生死与我无关!”
  众人散了,没有人注意到苗期那句:就算我瞎编皇上都会相信的。
  皇上出宫之前,天气终于难得放晴,似乎也在为这一代悲催的皇帝开辟一条同情的路。单族天下持续近两百年,到他的哥哥昭宗结束时,已是内忧外患,满目疮痍,继位时年纪尚轻自是当时的川南王和宰相李德把持朝政,川南王被杨复设计斩杀,而李德因外攘夏芒、内平献族、裁汰冗官、制驭宦官,等功绩显赫免于一死,但也被贬为庶人发配至崖州,就是从那时候起,杨复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宦官干政。
  “就在今年的雪消融的时候,朕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皇上的心里默默地对自己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