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轻袖凝霜 > 伍拾弐. 粗鲁人色迷心窍、被跟踪全体暴露

伍拾弐. 粗鲁人色迷心窍、被跟踪全体暴露


  知道了秦正勉的真实身份,陆丰恨不得对他掏心掏肺,接下来几日一直跟在秦正勉后面鞍前马后,只希望他在杨复面前美言几句,好让自己将来能在这繁花似锦的帝城定下来,当然他心里更希望这个将来的小主子可以多多念在今日的情分上对他照顾少许。所以有时候他在帮杨复做事的时候甚至也不避着秦正勉,但是他自己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深深的奴性。
  但是他也不全是毫无可取之处,一般这种小人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陆丰恰恰很擅长。通过这两日的观察,他断定这个小主子行踪诡异、飘忽不定,一定是有事儿瞒着大家。
  这个小家伙对楚成之前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难道他这一天天的出去是为了私会楚成,楚成得罪了姚之谦,而姚之谦和李志和杨复之间的那些破事儿,他当然都清楚。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为了一个名满帝城的艺伎,背着外公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陆丰虽然想歪了,但是好歹这智商在来了帝城之后也稍微有了一点起色,最起码他猜对了一点:这小子是背着杨复在做一些事情的?
  都说好奇心乃万恶之源,陆丰也不例外,对于楚成的好奇和对秦正勉的怀疑,促使他这一日决定偷偷跟着秦正勉出了内相府,他倒要看看这个楚成到底是何方神圣,比起那个妖娆的珠儿,究竟还能有多媚。陆丰虽然生的油头大耳、膀大腰圆的,脚底生风的本事倒是练得好的不得了,一路紧跟秦正勉,秦正勉居然一时没有发现,中途正勉倒是察觉到一次,但是陆丰躲得实在是快,大街上人又多、吵吵嚷嚷的,秦正勉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心里打鼓不知道自己今天就还要不要去了,可是手里攥着陆丰这几天不小心说漏嘴的几个人名,秦正勉又怕耽误事儿,想了想,他干脆坐下来吃了碗馄饨,然后又四处去瞎逛了逛,好半晌,看看身后无人跟踪,才又出发往楚成这里而来,所以他到碧湖北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珠儿、梁安、楚成、正勉、董云,自楚成出狱后又一次聚齐了在一起。
  “那个陆丰果然是又笨又丑,色迷心窍的,居然这个时候了,还在整天想着一睹帝城珠帘坊昔日的风采。”
  “见识了吧!”珠儿语气轻快、不露声色的吐槽了一下自己的经历的痛苦。
  “不过珠儿姐姐、楚成姐姐,你们当时在帝城究竟是怎样风采,我来得晚居然都不知道你们这样厉害!”
  “你个小孩子能知道什么,现在还不是你该懂的时候。”梁安仗着自己虚长几岁,身高又占优势,伸手以一副长者姿势教训起秦正勉。
  秦正勉被杨复硬套了一身华服,越发的精神,梁安终日在太子身后,本又是大家公子出身,气质自然无需多说,这两人站在一起让人只想出一个词:霁月清风!
  “你们别闹了,杨复那边怎么样?那个陆丰说了多少?”楚成硬生生收回目光,开口阻止他们继续嬉闹。
  “陆丰知道的也不多,我听到的全部记下来了。”秦正勉说着递上事先写好的字条。
  楚成迅速浏览了一遍,所涉及两三人都是李立之前交代过的了,并没有什么用处,楚成将纸条交于珠儿,珠儿随手扔在火盆付之一炬:“看来他们那边主要的联络人信息还是在陆寒手里!”
  “这个臭小子果然知道楚成的下落,但是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啊......”跟踪秦正勉而至的陆丰躲在转角处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这几个人有说有笑的,陆丰忽然明白,自己似乎上了别人的套了,那个珠儿自己是认识的。
  “谁在外面?”第一个冲出门的是梁安,随后是秦正勉。纵然两人速度再快、反应再迅速,也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陆丰。”秦正勉还是认出了这个肥硕却异常灵活的背影。
  “陆丰?”楚成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轻功居然这样好,连我都没有发觉。”
  “这种人,逃跑的功夫当然是练得最好了!”
  “对不起,楚姐姐,是我大意了,我以为我已经甩掉他了。”
  “你确实大意了,既然有人跟踪,你今天大可不必过来的,不过一个死人无论听到什么都没机会说出来了。”楚成冷冷丢下一句话,随即转身进了书房,珠儿见状直接带着董云、秦正勉去了后院。
  梁安对着她大大一抱拳才走进去。楚成蜷在榻子的一脚,咬着下嘴唇,两眼微微放空。
  “楚姐姐!”楚成回过神,见只有梁安一个人进来,“他们呢?”
  “商议一下如何解决陆丰吧。”
  “嗯。”
  “楚成!”梁安忽然直呼楚成的名字,楚成抬眼看向他,梁安眸底清澈,和当年的兰叶水相比,多了几份坦诚和纯粹,可是楚成明白,自己没有那么幸运,可以心安理得的和梁安在一起。
  ‘梁安,感情不会永远不变,所有的相聚和离开我们终有一天都会习惯。你今天对我的情感,终有一天会随着我的离开慢慢淡忘。’楚成这么想着,却是一个字都未说出口。
  “楚姐姐,你最近好么?”梁安以从未有过的深情大胆直接的看着楚成。
  “很好啊,怎么了?”
  “姐姐撒谎!”梁安忽然激动起来,“楚成,你刚刚都没有发现陆丰在外跟踪偷听,你还说自己没事儿,要是以前,就算陆丰轻功再好,楚姐姐也不至于那么近都发现不了吧?”梁安的质问有些烦躁,他明明是关心的话语,说出口却变成了发脾气的样子,楚成一定有事瞒着他。
  “梁安,我真的没有事,之前在牢里中了毒,伤了一些元气。之前没有告诉你们,实在是因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毒药,我自己能解,现在毒解了自然就无妨了,慢慢会好起来的,放心吧。”楚成温柔的笑意安抚了梁安烦躁的心情。
  “姐姐中的什么毒,当真解了么?”
  “你忘了,姐姐是全帝城最好的医师。”楚成没有告诉梁安是什么毒。
  “姐姐……”
  “好了,”梁安还想说点什么,被楚成温柔的打断了,“去吧,陆丰的武功不错,珠儿不一定是对手,董云不方便出面,正勉武功有限,不一定顶的上,你和他们一起去商议商议,先盯着陆丰,不能让他回杨复那儿。”
  “知道了,楚姐姐。”
  梁安缓缓退了出来,夜色如许,梁安忽然想起来那次在四条街,那是他第一次见楚姐姐出手,干脆、利落、果断、断不落空,总之高手应该有的一切的样子楚成都有,可是今天。
  楚成啊,楚成,你真的没有事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