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轻袖凝霜 > 六拾四. 偷梁换柱救恩人、暗修密道度陈仓

六拾四. 偷梁换柱救恩人、暗修密道度陈仓


  董云不能让天下人耻笑,说郡王府的人知恩不报,她唯有出手救卓聿修,他要救卓聿修必然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秦晓音,秦晓音这时候也有点被逼无奈的意思了。她本不想再掺和进往日恩怨,可是看着执念难平的楚成,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管,楚成倒是说过,如果她不愿意自己绝对不会勉强她,可是人生哪里会只是简单的选择做与不做呢,总有人要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就像董云不愿意救卓聿修,可还是不得不去想方设法。
  秦晓音决定进大公公府之前,和楚成聊了半天,她的韧性和决绝楚成都看在眼里,楚成没有阻拦她,一切由她自己决定,只是最后要分别的时候,楚成提醒了她两句:“杨复早已不是当初把你从垃圾堆里找回来是的杨复,他被昔日的仇恨奴役,被皇权所诱惑,早已失去了人性,秦姨,你是母亲在世时唯一倚重的姐妹,请你在任何情况下一定要记住——自保为上!”
  在楚成关切的目光中,秦晓音温柔的笑笑:“放心吧,到底是有血缘关系,不至于!”
  “嗯!”楚成心里有话,到底是一句没有说出口,她对杨复的人性还怀有一些希望,就像珠儿说的,他为了挚爱报仇能做到这个份上尚算有点心吧。
  在秦晓音看来,杨复待秦正勉虽说好,可是总感觉少了那么一层劲儿,倒是底下有那些势利小人常常的谄媚献宝,可是如果说想靠这些人操作救出卓聿修,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他甚至都还没有查清楚卓聿修被关在哪里?
  杨复对于秦晓音的信任比秦正勉多,或许说他是更相信秦晓音一个小女子惹不出什么事儿来,他安排了秦晓音和秦正勉住在一个小院子里。
  秦正勉一早被杨复安排个一个义子一起出去送信给三方郡城主,秦正勉知道杨复的布置已经到眼皮子底下了,他先故意绕道帝州府,在帝州府门前和人吵了一架,只惹到董云亲自出来,董云一看秦正勉就知道他有事儿,但是身后跟着杨复的人又不好光明正大的说,草草处理一番,把门口的侍卫骂了两句,转身就悄悄跟着秦正勉出了帝城。
  三方郡城的事不难处理,即使杨复以重金诱惑,也很难达成什么目的。董云看到杨复的信件时勃然大怒:“丧心病狂的狗东西!”
  “郡主请放心,臣受命于皇上,自然不为其所动。”
  董云那时候看着眼前的几位城主,已生华发,不由感到心酸:“无论如何,你们只要死守就行,夏庞大人已然去均州和沂州调兵了,到时候你们守,均州和沂州背后夹击,杨复撑不了多久。”
  “有一点卑职不明,臣从来没有察觉杨复的排兵布阵!”
  “皇上宣召而不入宫,已然说明一切,他不费一兵一卒已然拿下历州,此时恐怕都在历州集结了。”
  董云没时间和他们撤,三方郡城的人她信得过,她还得回宫检查御林军,如果三方郡城到时候失守,那整个皇宫就将完全暴露在敌军之下了。
  晚上秦晓音才见到匆匆归来的秦正勉,看到秦晓音秦正勉也吓了一跳。
  “母亲,你怎么也来了?”秦正勉分明记得,母亲说过,永远也不会认这个父亲的。
  “你在这里孤身一人,母亲怎么能不来呢?”秦晓音在对着自己儿子时永远是把他当个小孩子的。
  “母亲,您糊涂啊,您来了,楚姐姐怎么办?”
  “我来了就是要帮她啊!”
  “母亲要做什么?”
  “救卓聿修!”
  秦正勉闻得是救卓聿修忽然灰心:“我只知道卓聿修被关在了密室地下,心智全无。”
  “可是楚姐姐,要救他做什么,方园事件卓聿修虽说当年没有直接动手,可是这么多年他就看着楚姐姐和璀哥哥被痛苦折磨而不言语,他不值得帮。”
  “勉儿,有时候有些事,你也许可以埋怨他,可是你恨不上他。就像对于卓聿修,你楚姐姐不是恨他,她只是不关心他,卓聿修对她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明白么?”
  “那还救什么救?”
  “是董克将军要还当年的救命之恩。”
  “哦!”
  ***
  第二天秦晓音跟一个送饭小太监套近乎,打听到了关押卓聿修的具体方位。要说,秦晓音也是一个狠人,她简直就是连恐吓带威胁,甚至说出了‘秦正勉才是未来的正主这样的话’,才吓得小太监失去了理智。
  “位置是找到了,可是怎样带他出去呢。”秦晓音可能自己去。
  “我先去看一下情形!”楚姐姐说卓聿修可能是装中毒,那他的防备心肯定特别重,秦正勉一时还真想不到如何才能获得他的信任。
  “勉儿,卓飞云这几天在哪里,要救卓聿修他也是必不可少的。”
  “他应该在修密道。杨复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失败,他还可以从密道逃走。”
  “密道,楚成知道么?”
  “我没有说过,说了不过是徒增她的烦恼,我想着自己找到布局图,然后给它炸了。”
  “拿到密道布局图了么?”
  “我只拿到很小一部分,其实这条密道杨复已经修了近三年了,工程错综复杂、结构庞大,密道底下到底如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秦晓音闻言,倒抽一口冷气,她的心里忐忑不安:杨复到底已经到了怎样的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
  秦正勉一路光明正大的去到关押卓聿修的密室,居然也没有人阻拦,大概没有人会想到,想偷偷做的事情居然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展于人前吧。
  卓聿修看上去确实一脸麻木,秦正勉试着去推他,居然也是一推就倒!
  “哼!”秦正勉微微一笑,“我刚刚完全没有使力气,不过是运了真气在体内转了一周,按道理,像卓庄主这样的体格,我若要推得动,怎么也得史上两分力气,刚刚卓庄主不像是被我推动的,倒想是自己提了真气往后缩了?”秦正勉刚刚故意调动真气晃了一下卓聿修,卓聿修果然上当,以为秦正勉是在对他动手。其实这种情况下谁都不一定能做到滴水不漏,就像跟着别人走路时,比人忽然停下,后面的人十有八九都是要撞上去的。
  秦正勉说完看着卓聿修,面色不改,毫无变化,他就像什么也没听见和看见一样。
  “卓庄主,如果我说了郡王府董克,庄主还装作不理我的话,那少庄主恐怕就有危险了。”
  不知道是董克还是少庄主刺激到了卓聿修,他微微挑了一下眉。
  “少庄主为了救你,将整个卓家庄拱手相让给了杨复,而且还得卖命为他修密道。”
  “你说什么,修密道?飞云怎么会去修密道?”
  秦正勉或许不知道,但是卓聿修却知道,杨复修了这么久的密道,何时见到进去的人出来过?他要修这么久的密道,保密工作自然难做,唯一的方法便是让接触过密道的人永远葬身在密道里,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管住自己的嘴巴?
  “卓飞云现在自然不会有危险,杨复需要卓家庄的牲口干活啊!”
  “你!”卓聿修想不到这个小子说话居然这么难听。
  “楚姐姐说你没有中毒,你果然就是清醒的!”秦正勉盯着卓聿修多少有些惊奇于楚成的判断。
  “你打算怎么带我出去?”
  “中午有个小太监会进来送饭,然后把我换成小太监,带你出去修密道。”
  “就这么简单!”
  “卓庄主,你还想怎样,杀出去么?”
  卓聿修没好气的看一眼这个死小子:这份子决绝的劲儿倒是有些像李志。
  “我母亲已然去找你儿子了,希望我们出去之后她能找到卓飞云,不然我还得亲自送你出去。”
  卓聿修看着这个半大小子,心头的悲凉忽然涌了上来:“有一句话,请你替我转告楚成可以么?”
  “你不要谢谢楚姐姐,救你的是董克,我也是收董云姐姐所托,和楚姐姐毫无关系。”
  “不是感谢,是当年的真相!”
  “卓庄主,当年的真相已然不重要了,你觉得谁放的火还重要么,同样的谁也不无辜,即使你卓家庄什么也没有做,那也算是助纣为虐。楚姐姐并没有执着的找你报仇,已然是最大的仁慈了。”
  “她楚成倒是得了所有的人心。”卓聿修顿了顿,终于还是说出了酝酿了许久的那句话,“我和飞云都是有罪的,可是青婷不一样,希望你们能……,能网开一面,以后无论何种局面,帮我保她一命吧。”
  秦正勉看一眼卓聿修:还算是个江湖侠士。
  “这个自然!”
  不一会儿小太监来了,搞定小太监不要太容易,秦正勉换上小太监衣服,借着半明半暗的光,也算轻松的就将卓聿修带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