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这个王爷不太行 > 第十五章 调戏本王

第十五章 调戏本王


  看着慕以梧有些茫然的面庞,曦瑶觉得他现在没有戾气,竟然也好看了许多,剑眉如峰,双眸似海,许是常年在外征战,肤色有些日晒的痕迹,看起来也很顺眼。
  不自觉的,她朝慕以梧走近了两步,张开双臂紧紧圈住他。
  慕以梧身体一僵,不知该如何动作。他本想推开,但是身体并不听使唤的贪婪着这个拥抱。
  曦瑶却还不够,一只手竟还拍起了他的后背。
  一下,两下,有节奏的拍着,慕以梧觉得自己的心跳都随着曦瑶的拍子跳动了起来。
  弗尧情绪低落时曦瑶也是这样抱着他,打着拍子拍拍他的后背,不一会儿,弗尧又会生龙活虎,闹腾起来。
  觉得差不多了,曦瑶松开双手准备退后,但是慕以梧却突然用力的圈住她,头也埋在她的颈窝。
  “继续。”他声音喑哑。
  曦瑶复把手抬起,轻轻地拍了起来。
  刚刚曦瑶要放手,慕以梧突然很害怕,他贪恋这个拥抱和她的慰藉,虽然从没有人敢这么安慰他,但是他发现这一招很受用。
  又拍了一会儿,曦瑶终于受不住了,只好在慕以梧怀中轻声说道:“王爷……我饿……”
  她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进食呢,太阳这都要落山了!
  慕以梧这才不舍的放开曦瑶,耳边鸟鸣声清脆,只是身边偶尔会有几声低低的轰鸣。
  曦瑶尴尬的笑笑。
  “传膳。”慕以梧声音稍大,立在云泽居门口的小厮立刻去膳房传膳去了。
  轻咳两声,慕以梧说道:“这里也有小灶,配齐下人之后,你可以随时吃东西了。”
  慕以梧说完便往大堂走去,曦瑶对着院子也没大兴趣,便呆愣愣的跟在他身后。
  “待会我让梁宝德给你挑几个机灵的人。”
  梁宝德?梁公公?曦瑶心想,原来公公也是有大名的。
  “王爷,我可以挑一个人过来吗?”曦瑶想到了小葵,那时为了救穗穗,自己对她说了重话,这小丫头现在不知在哪里做苦力,她想把她叫到身边来。
  “你要挑谁?”
  “是一个梳头的丫头,叫小葵。”
  “哦?”慕以梧在脑海中将府里的下人过了一遍,显然对这个小葵没多大印象。
  “既然你喜欢,和梁宝德说一声,让他派给你便是。”
  慕以梧在中堂坐好,便有小厮端着山珍海味上前布菜。
  “你不是饿了好久了?”慕以梧拿起一双象牙雕花的筷子,递给曦瑶,“过来用膳吧。”
  分不清嘴里是鸡肉还是鸭肉,曦瑶只知道死劲往嘴里塞,饿肚子的感觉真难受。
  慕以梧饭食都很规律,虽然面前放着一副用具,但是还没到晚膳的时间,他现在不想吃。
  曦瑶左一筷子右一筷子,八道菜几乎道道见了盘子底,她才满足的放下碗筷,舒服的打了个饱嗝。
  慕以梧突然笑了。
  食不言,是他小时候接受的第一条规矩,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也不要吃到打饱嗝。
  他从没像曦瑶这样吃过饭,不论是在三个嬷嬷手里,还是回到宫里,大快朵颐是一种奢侈。
  “画本里每个大人物都有个贴身的侍从,为何奴婢从来没见过王爷的侍从呢?”
  曦瑶瞪着一双杏眼,很是不解。如夫人身边就一直跟着一个年长的嬷嬷啊,虽然慕以梧身边有时会跟着卢舟月,但是卢先生显然不是他的贴身侍从。
  听到这个问题,慕以梧很诧异,但是也耐着性子解释了。
  “本王有过一个贴身侍从,只是后来北境一战,他为保护本王战死了。”慕以梧的思绪被扯到三年前,眼底不自觉的染上一层悲伤。
  “很难过吧。”曦瑶轻声安慰他,“他应该是一个知冷知热的人,要不现在王爷身边早就跟着其他人了。”
  慕以梧没有说话,北境之后他的隐疾难愈,贴身的侍从难免会走漏消息,这件事曦瑶不知道,他也不必同她讲。
  “王爷以后有事可以跟我讲,我很会保守秘密的。”曦瑶拍着胸脯,“我也算知冷知热吧。”
  慕以梧淡笑一声,“莫非你有事要求本王?要用知冷知热这一招来换什么东西?”
  曦瑶用力扯了扯嘴角,做了一个难看的表情,这王爷怎么张口闭口都是利益交换的那一套。
  “打我的时候轻一点算不算?”曦瑶凑得近些,声音浅浅。
  慕以梧觉得有一团火在他面上灼着,脸颊发烫的不行。
  “胡闹。”慕以梧甩了甩衣袖,起身离开云泽居。
  曦瑶看着他有些慌张的背影,突然有种恶作剧得逞的满足感。
  慕以梧快步出了云泽居,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云泽居的大门,心里暗道,这是在调戏本王吗?
  曦瑶吃得饱,百无聊赖的在院子里散步,不一会儿,梁宝德带着小葵便走了过来。
  “姑娘要的人,老奴给您带过来了。”小葵怯生生的跟在梁宝德身后,见到曦瑶眼泪汪汪的又要哭出来。
  曦瑶谢过梁公公,梁公公知趣的在院里忙着安排其他人的工作。
  小葵则跟着曦瑶进了主屋。
  “小葵,对不起,之前不让你给我梳头,是因为我要做些事,不想让你知道,那些重话你不要放在心里。”曦瑶拉着小葵的手,为自己做的事情道歉。
  “姑娘说的哪里话,小葵是个下人,受不起的。”小葵忙着挥手,怕曦瑶过分自责。
  曦瑶却看到她手上有道疤,不等小葵抽回手,紧紧的抓住仔细的看。
  “这是怎么回事?”曦瑶心疼地问。
  小葵脸色涨红,小声说道:“姑娘不要小葵梳头,小葵只能去膳房烧火,那天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醒来时不小心被柴火烫了一下。”
  曦瑶后悔不已。
  “没事的,已经不疼了……”小葵反过来安慰曦瑶。
  曦瑶抽了抽鼻子,拉着小葵上二楼。
  “院子里乱哄哄的,咱们去楼上清静清静,据说这地方景色好着呢。”
  二楼同一楼一般大,东侧是寝室,西侧是书斋,寝室没什么好看的,曦瑶识字,小葵便求着曦瑶在书斋给她读书。
  “姑娘真了不起,竟然识得那么多字,要是您是男儿身,肯定能高中状元。”曦瑶合上一本诗集,小葵看着她羡慕的不得了。
  “我这也就认识几个字,兄长那才是学富五车呢!”说起弗尧,曦瑶也是一脸的自豪。
  “是啊,才十四岁就中了解元,真了不起!”小葵对读书人充满了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