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这个王爷不太行 > 第三十四章 他答应了

第三十四章 他答应了


  曦瑶一双杏眼写满期待。
  这三天里她想了很多,虽然有些后悔自己迷迷糊糊的跟慕以梧说了那么多掏心掏肺的话,但是现在她却想通了。
  慕以梧的身份可能以后会有很多莺莺燕燕,只是自己心里有他那是远远不够的,多少深宫怨妇都心心念念着皇帝,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却从来入不了皇帝的眼睛。
  她想要的一双人今生是实现不了了,那她最起码要给自己谋一条路。
  慕以梧一怔,双眼瞬间泛潮,鼻子开始有些发酸。
  他赶忙紧了紧喉咙,对着满脸期待的曦瑶正色道:“本王伤口有些痛,还是快去煎药吧。”
  曦瑶闻言,愣住好一会,才缓步走出去。
  慕以梧是拒绝她了吗?
  她心口有些堵,眼睛也涨的厉害。不过她心里也不是没想过,要是慕以梧不喜欢她的话,她就多给自己求些财,以后不至于晚景凄凉。
  将药炉燃起,洗净了碗碟。曦瑶抹一把脸,鼓足勇气去找慕以梧换一个要求。
  慕以梧双眼微阖,正回想着刚刚曦瑶问他时的情形,她看似不紧张,但是双眼写满期许,嘴唇紧抿明明就是一副担心的模样。
  喜欢她吗?慕以梧也不知道。
  “王爷,刚刚那个不算,我再提一个要求行不行?”曦瑶大步走进来。
  慕以梧抬眸,见曦瑶脸上如花猫一般,抹满了碳灰。
  心底想笑,但是看到曦瑶正色的表情,他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什么?”
  “您是肯定不会喜欢我这个市井之人的,刚刚那个回报显然对我不划算,我要重新提一个。”曦瑶站在竹踏前,双手叉腰。
  慕以梧对曦瑶再提要求没什么看法,但是听她说自己肯定不会喜欢她,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晚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慕以梧回了曦瑶的话。
  “可是刚才那个要求您都没答应,我现在换一个怎么了?您堂堂王爷,这么小气的吗?”曦瑶不开心的抿嘴,刚刚在外面,她准备要一万两银子来着。
  慕以梧抬眸,对着面前“威风凛凛”的曦瑶说道:“谁说本王没有答应?说不能换就不能换!”
  曦瑶闻言先是微怒,而后大惊。
  她跪坐在竹踏前,弯着身子让自己和慕以梧平齐。
  “王爷是答应试着喜欢我了?”她双眸漾起层层涟漪。
  慕以梧看到她兴奋的样子,双颊一红,把头别了过去,不再看她。
  “王爷您看看我!”曦瑶不依不饶,绕到另一侧,非要让慕以梧看着自己。
  “您看我好不好看?”她眨着眼睛,长睫如翅。
  慕以梧看得一滞。但是面上却无更多表情,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便道:“本王的药是不是熬好了?”
  曦瑶知他嘴硬,便朝他吐了吐舌,转身出去煎药。
  本是极不尊重的表情,慕以梧却不生气,甚至心底还有些小窃喜。
  等了片刻曦瑶将药熬煮好了,给慕以梧送服。
  一口饮下一碗之后,慕以梧故意问道:“本王这三日一直昏迷,这药是怎么喝下去的?”
  曦瑶双颊微醺,嘴角尴尬的扯笑道:“王爷您昏迷的时候也这般吞咽自如!”
  可不是嘛,从她嘴里吐出去的东西,慕以梧可不是一滴没剩全给喝了嘛。
  慕以梧在意的倒不是汤药,而是那些接触……
  山里的夏末有些凉,月亮还没上山呢,太阳早就下去几个时辰了。
  曦瑶架锅起灶,开始忙碌晚上的餐食。
  看着不远处像是有几个人影,曦瑶突然心里起了疑,赶忙将炉灶灭掉。
  又快步跑进茅屋,灭了微弱的油灯。
  见状,慕以梧忙问:“发生什么了?”
  曦瑶走到竹踏前,“王爷,外面有人,您在这不要出声,我在门口替您守着。”
  说罢,曦瑶就要出去,只是刚一动换,手腕突然传来一股力气,将她遏止在原地。
  “太危险,你不许去。”慕以梧拉着她的手腕,担忧道。
  “如果再有人要杀您怎么办?”曦瑶眼眸一垂,“我不想您有事。”
  慕以梧心里一暖,随即说道;“你扶着本王,咱们往山上走,趁夜色正浓,这样他们就找不到了。”
  说完。慕以梧拿起床边的单衣,忍着痛将衣服披在身上。
  来人最起码有八个,曦瑶就算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也绝对不是几个壮汉的对手。
  曦瑶将慕以梧搀扶起来,这还是他受伤后第一次下床。
  慕以梧忍着剧痛,半个身子靠在曦瑶肩上。
  二人颤巍巍的刚出茅屋。
  少年爽朗的声音骤然划破夜空:“三哥!真的是你!”
  慕以梧脚步一顿,借着来人的灯光,看到面前一身锦罗的少年。
  “怎么是你?”
  曦瑶不明所以,只是隐约觉得来的那个少年和慕以梧有些相像。
  “怎么不能是我,若不是我,三哥希望是谁来?如嫂嫂吗?”少年双眼明亮,有些戏谑的调侃慕以梧。
  慕以梧却没心情同他交谈。
  他低眸看了看曦瑶,轻声道:“回去吧。”
  少年这才注意到慕以梧腋下的一个小脑袋。
  “山里竟有这样的美人儿?”少年走上前一步,曦瑶看得更清楚了。
  这少年约莫和她差不多大,眼如星,眉似箭,嘴唇和慕以梧相似,但是皮肤却白了好多。
  加上三哥三哥的叫,这少年怕不是个皇子也是个世子吧。
  果然,慕以梧见他调戏曦瑶,顿时不悦。
  “慕以榶!休要胡闹。”
  慕以榶瞬间闭嘴,但仍冲着曦瑶微笑。
  几人说话间,后面跟着的人就到齐了。曦瑶仔细看着,那老者竟在其中。
  “老人家?您回来了?”曦瑶忙问。
  老者向前一步,朝慕以梧作揖道:“草民向王爷谢罪!”
  “江大夫,您救了三哥,他谢您还来不及呢,您干吗还要向他请罪?”慕以榶挡在老者身前,将他扶起来。
  “三哥,这是舅舅府上的神医江沛,从你们谈话及你身上的伤猜出了你的身份,他怕这山中还有恶人,因此下山找到了舅舅,舅舅忙着会试,就让我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是你。”慕以榶说道。
  神医江沛?曦瑶看着老者,她之前听过一些关于这个神医的传说,没想到二人却真的是被神医所救。
  “替本王先谢过齐国公,等他日痊愈回京,本王自当登门拜谢。”
  齐国公是慕以榶的舅舅,和慕以梧没什么关系。
  “好说好说。”慕以榶伸手拍了拍慕以梧的肩。
  慕以梧却借着他的力,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