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本是姑苏城外人 > 第一章 江南好

第一章 江南好


  一对父女浑浑噩噩的走在江南的风雪之中。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十五岁的女孩,声音尚显稚嫩,却在寒冷的风中不断的嘶哑着,努力的把音调提上去。
  如果唱不好的话,今天就没有铜板了,没有铜板的吃不上饭了。
  “噹……”
  一声脆响,碗里出现一块银子,女孩抬头望去,眼眸之中只剩下了一个背影,模糊不定。
  “阿爹阿爹,你看,刚刚那个……刚刚那个人给了我们一块银子。”
  背影模糊之间竟分不清楚男女,只能化成那个人,在女孩激动地感谢之中,慢慢的被父女俩铭记。
  江南的人啊,还真是一副侠骨柔肠。
  “好啊,我们这个冬天,可以不那么辛苦了。”
  “呀!这是哪来的小丫鬟啊?长的那个别致呢?”
  一个小痞子,一摇一晃的来到父女俩跟前,将自己粗鄙的手触碰着女孩的脸,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调戏着小女孩。
  “你个混蛋,滚开,我的女儿还不是你能碰的!”
  父亲倒下的那一刻,女孩的心碎了,而她面临着的将是更多的绝望。
  碗中的钱尽数被抢去,包括那块银子。
  “大胆!”
  一个身影闯入眼中,模糊的就好像刚才施舍自己的那个人一样,女孩在泪眼之中看去,竟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少多管闲事,小心小爷一巴掌拍死你这怂!”
  “你把银子还给这姑娘,我给出去的东西还没有让别人抢去的道理。”
  “小爷抢来的东西还没有让别人要回去的道理。”
  “你把我爹杀了!我要你偿命!”
  女孩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小痞子,随后站起身来向他扑了过去,一副要他偿命的样子。
  小痞子本也无意伤人,只不过想抢点东西过冬,可眼下这姑娘要找自己偿命,他自然是不可以随随便便的服软,否则的话,下一个出人命的,可就是自己了。
  “丫头,我看你长的挺白净的,本来也不是图你的色,小爷我只图财不害命,你父亲,你父亲兴许还没死呢。”
  “姑娘,你跟我走吧,我有办法帮你父亲救活。”
  那小痞子趁着女孩回身的功夫,脚底抹油一样溜走了。
  “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眼下,我父亲看着……就是不行了的样子……你刚才这一叫让那杀人的罪魁又走了,你可得帮帮我,否则我这仇报不成,小女子我恐怕要去黄泉见我的父亲谢罪了。”
  那男子听着,仔细的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番。
  “姑娘不必着急,我姓李,叫我子寒就好。”
  “小女子见过李公子,你叫我穆然就好,求求李公子救救我爹爹!”
  “你这女子莫非是要讹人?我家公子好心好意将你救了起来,你却反而要我家公子替你那爹收尸啊!”
  “良才!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男子把自家的奴仆打骂一番之后,转身从地上扶起已经哭得不像人的女子,冲她温柔一笑,随即说道。
  “姑娘莫要担心,你父亲还活着,只是天气严寒,再加上刚才气急攻心,才会导致昏厥,你且放心跟我回去,我自有办法将你父亲救起来。”
  “真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过假的。”
  那是穆然第一次感受到江南冬日的温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李子寒的温暖。
  她跟着他,一路走到了皇城外。
  “公子再往前去,可就是皇家的地方了,小女子……”
  “我带你回我的家,又有何错?我不是说了让你的父亲到我家去医治吗?”
  “这……”
  “二皇子殿下,属下来迟了,敢问二皇子殿下这又是带了什么人回来?”
  李子寒的贴身护卫看着自家主子抱着一个老倌,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年轻的小女子,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起来。
  “立刻去请最好的御医来替这老人家医治,如若有稍许差池,我必定要你的命。”
  金城二皇子的名声,一向不怎么好,据说这二皇子啊,好吃懒做,长的肥头大耳的,而且喜色成性,府里面有好几个妃子,可现如今看来,怕是全都谣传了。
  “你是,你是那个,强抢民女为妃的人吗?”
  “大胆,竟敢污蔑我们二皇子殿下,来呀,拖下去……”
  “我看你才大胆,竟敢得罪我的王妃!”
  “这,公子……二皇子殿下莫要胡说!”
  穆然的脸已经羞得通红,虽然常年跟着父亲在市井卖唱为生,但她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场景。
  这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谁又会对一个卖唱女如此在意呢?
  “本王没有胡说,你们不都是说本王在外面花天酒地,风花月下的吗?那本王娶个妃子又怎么了?”
  二皇子之前的温柔荡然无存,仿佛眼前这个女孩的哪一句话触动了他的逆鳞一样,虽然人还是之前那个人,可是语气却变得轻浮起来,就好像那个痞子一样,仿佛眼前的穆然只不过是他看中的一件商品。
  “你!二皇子殿下日理万机,是小女子有眼无珠看错了人,小女子的父亲是生是死,想必皇家的人也不会太过在意,小女子还是先带着父亲回去了。”
  “本王说过,本王说的话可没有作假的,我说了要救你父亲就是要救你父亲,我说要娶你为妃,你就是本王的王妃,小丫头,跟本王回宫吧。”
  看着眼前这个多变的人,穆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决定,这个时候她的父亲重重的咳了一下,竟咳出一口鲜血。
  “爹,爹!你……你撑住,穆然这就带你回去找郎中!”
  穆然说着,急急匆匆的就要带着自己的父亲离开,却被二皇子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让开。”
  此刻的穆然双眸中尽是霜花,很显然是被二皇子刚刚那番话给伤到了。
  “姑娘,本王不想让别人走,别人是走不了的,同样的,本王不想别人来,别人也来不了。”
  “二皇子殿下,这是仗势欺人吗?”
  “是又如何?不是?你又能反抗吗?”
  李子寒轻笑一声,虽然没有生气的样子,但是话语中尽是警告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