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本是姑苏城外人 > 第二章 罪臣女

第二章 罪臣女


  “你真的要娶她?”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在众人头上。
  “非她不可。”
  “你可知她是犯了重罪的罪臣之女?”
  “刚知道。”
  “那你还是执迷不悟吗?”
  “非她不可。”
  “好啊!我最喜爱的儿子,竟然喜欢上了一个罪犯的女儿,反了,真的是反了!”
  老皇帝轻轻地叹气,却终归还是无能为力的只能叹气。
  二皇子的性子,这皇宫上下都知道的,乖张,而且想要的东西非得到不可,可以说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主儿。
  他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你娶她可以,但她这辈子都别想成为你的嫡福晋,就算你将来自立了王府做了王爷,这女子也不可能是你的王妃。”
  “这是当然,既是罪臣之女,儿臣娶她自然是不会立她为妃。”
  说话的声音里面充满了不屑,就仿佛昨日的信誓旦旦,只不过是一句笑话。
  是啊,自己本就该死,只不过是有幸被这个皇子看上,有幸苟活罢了。
  看着庭中上下的人,穆然轻轻一笑。
  “不过,儿臣有一事相求,既然儿臣娶了这女子,那他的父亲就是我的老丈人,就不该死,所以儿臣恳请父皇绕过儿臣丈人一命。”
  “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你没要被这狐媚女子迷了心窍,这女子的父亲从大楼里面逃出去之前就已经是个死刑犯了,更何况他还逃出去了。”
  在老皇帝一旁的雍容华贵的妇女,就是这二皇子的生母,当今朝廷里最受宠的后妃郭嘉郭贵妃,本来自己这儿子对皇位没什么兴趣,这郭贵妃也就不指望他了。
  可现如今自己的儿子非但要娶罪臣之女,还要保这罪臣一命,这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大罪,在这么纵容下去,恐怕自己母族就要受到牵连。
  思极至此,这郭贵妃也是坐不住了,所以这才忍不住打断了二皇子的话。
  “母妃莫要慌张,儿臣只不过说要饶了他一命,可没说要保住他。”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不过是想娶你,又不是娶你爹,只要你活着就行了,你爹,又与我何干?”
  “什么?”
  看着眼前嘴角含笑的人,穆然的心仿佛被撕裂开一样。
  “你这算笑里藏刀么?”
  二皇子轻轻一笑,并没有做任何回答,随即继续向他的父皇母妃说着。
  “父皇,母妃,如今天下太平,这罪臣只不过当日一时贪图富贵,所以才进了牢狱,既然他那么贪,那就罚他,去遥远的黔州,好好的用自己的双手,满足一把富贵瘾吧。”
  黔州,向来是出了名的苦寒之地,据说那里寸草不生,因为濒临三国之界,因此终年兵荒马乱的,而且悍匪盛行,是出了名的三不管,都是那些流放犯的居所,普通人到了那里基本都熬不过半年。
  “皇上,民女的父亲既然已经犯了死罪,那就该让他死,何必让他再去那兵荒马乱的地方受苦罪。”
  穆然自然不希望自己的父亲临死了还受苦受累,因此她站了出来。
  “正是因为他犯了死罪,所以才要好好的让他受受苦,不是吗?”
  没想到二皇子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绝情,很显然,这是死也不让好好死活也不让好好活。
  “二皇子殿下既钟情于民女,又何苦置民女之父于那般境地?”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民女?你只不过是个罪臣之女,你应当自称为罪人。”
  耳畔的轻声细语,正如那腊月的冰刀,一点一点的刺入穆然的心中。
  “我想我没有得罪你,你我本是不相识的,怪只怪我信错了人,难不成,二皇子殿下有虐杀之好?”
  “怎么能说是虐杀呢?这是你父亲,罪有应得。”
  “好了,就按照皇儿说的话去做,罪臣穆裕丰先有贪赃再枉法,后有越狱伤人,虽罪至死,但为显皇家亲和,特流放黔地,以敬效尤。”
  老皇帝的一番话算是断掉了所有人的念头,这件事本来也不算大,且二皇子并没有争储君的意思,所以这朝中上下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圣上英明!”
  二皇子带头喊了一句,随即满朝文武便纷纷下跪迎合。
  穆然轻轻合眼,一颗泪悄然滑落。
  “父皇,还有件事儿,儿臣想提醒一下。”二皇子不紧不慢地开口,随即望向了一旁的穆然。
  老皇帝自然是明白自己儿子在想什么,就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太监。
  “皇上有旨。”那太监也很是配合,有眼力见的朝着众臣子喊了一声,随机堂下众人便安静了下来。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说说朕的二皇子迎娶穆氏为妾之事……这样,就定在明日吧。”
  老皇帝不假思索地说着,看来并没有把这事当成一件正事,只不过没有他这句话,二皇子不方便娶穆然这个罪臣之女为妻。
  “也好,就当是给你冲冲喜了。”
  二皇子接过话头就说了一句,还一脸得意的看向穆然,就好像是在向她炫耀自己的能力一样。
  “我不嫁,我即是罪臣之女本也应该同罪,父亲去哪里我便要去哪里,这才叫皇上处事英明,不然何以儆效尤?”
  “从今以后,你便不再是穆家的女儿了,你现在开始就叫楚询欢,是荆州的楚家人。”
  “民女……罪人的父亲可是出了名的,我姓什么叫什么,岂是别人能够随便说说的?”
  听见这句话二皇子的眼角微微收敛了,随即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即说到,“我说的,当然,父皇也会同意的。”
  随即,二皇子便向堂上的老皇帝微微鞠躬说到。
  “父皇这女子的姓名在生死簿上已经勾了勾了,如今,皇儿若是再娶她,便是给皇家抹黑,但是父皇刚刚又答应了孩儿说让她嫁给皇儿为妾,所谓金口玉言,想必父皇是不好收回已说出的话,倒不如随了皇儿,让这女子改姓换名,今后,这世上便再没了穆然,也省得后人诟病。”
  “好啊,皇儿说的有理,就按你的意思来,娶个妾而已,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怕是你要了她的命,别人也不敢说些什么。”
  郭贵妃比老皇上说话更快些,直接就答应了下来,老皇帝一想这也不算什么,就遂了郭贵妃和二皇子的意。
  “行了行了,今天的事情就这么办吧,皇儿你想怎么解决,都随你,这流放的事情也就安排在明日吧。”
  “圣上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