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樱花树下乱人心 > 魔教第一宫

魔教第一宫


  “跟你走?你保护我?”池月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杀手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身为杀手的我还需要你保护?在二十一世纪,她是杀手榜上最年轻的杀手,令人闻风丧胆,虽然排行三十多,但没人知道她的真正实力。
  如今却有人扬言说要保护她,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这倒是让她感到耻辱,她一个闻风丧胆的杀手居然沦落到需要人保护了?不,当然不可能。
  “跟你走可以,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池月从来就不是什么需要别人保护的人。”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还是在古代,池月看着她穿的衣服,露胳膊露腿的,别人都是捂着严严实实的,不被别人说成奇奇怪怪的人就不错了,有人带她走自然也会同意,就算是图谋不轨的人以她的水平也是可以逃走的。
  至于说的保护她,在她眼里就是天大的笑话。
  “别不识好歹,本宫主难得好心一次,你居然不领情”红衣男子有些怒了,要不是面前这个女孩凭空出现从天而降让他感到好奇,他才不会这么好心,不但来路不明,着装奇怪,还擅闯他的樱花林,换做别人早就被千刀万剐了,“你以为你很强吗?我想碾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呵!”
  “怎么可能,我好歹也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你杀死。”我好歹是二十一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月”,怎么可能被你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子杀死,还是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那么简单,未免把话说得太大了。
  “哦?是嘛?”语毕,男子掐上了池月的脖子,“怎么?我还不足矣碾死你吗?”池月愣了,这男子的速度好快,还没看清他的速度他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你!我!”池月被他掐着脖子很难受,池月感觉到了,面前这个红衣男子的实力绝对比她高上好几倍,且不说速度,就那双手掐她脖子的力度,让她感觉到窒息,但不会死。
  是她大意了,她从没遇到过在她实力之上的人,上次受伤也只是个意外,“你……先把我……放下来。”
  男子松开了手,池月身体滑落下来,还好她平衡感很好,勉勉强强站稳了没有摔倒在地。
  池月仔细大量面前这位红衣少年,她没想到看起来这么弱不禁风的少年,武功竟如此的高。
  少年挥手转身,“看够了吗?废物!”
  “我不是废物!!”池月怒了,身为二十一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穿越之后竟被人称为废物,这传出去是何等笑话,可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他眼里就是废物。
  “哦?随随便便就能被我碾死,还不是废物?”少年的语气里有一丝嘲讽。
  “那只是现在,你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来日,我一定可以证明我不是废物!”等离开这里我就找个地方重新开始,加倍练习我就不相信有一天我打不过你。
  “知道这是哪儿吗?”少年转过身来看着池月,眼神冰冷,没有任何感情,已经没有的最开始带有兴趣,打趣还有好奇的情绪了。
  池月看了看四周,说:“不就是个樱花林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告诉我,我自己也能走出去。”她就不信,她一直往前走还走不到尽头了。
  “这里是未央宫,而你在的这里是我的歌离殿,不是你想出去就能出去的。”少年倚树而立,一双狭长的凤眼不掺杂任何感情的看着,让池月有些害怕。
  “未央宫?这里是西汉的未央宫吗?但是跟书上写的又不一样”池月小声嘀咕道。
  池月说得很小声,可红衣少年听力很好,“西汉未央宫?这里是。”这女人到底从何而来,连那里的事她都知道,为何她是从天而降,又为何穿得露胳膊露腿,这身奇装异服,难道她是那里的人,她就是师父昨日口中说的那名女子?
  “你从何而来?”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樱花林,然后被你抱着。”池月怎么可能会说出她是从未来二十一世纪来的,穿越?多么荒唐的事,池月之前都不相信,要不是亲身经历她或许也会把那个神秘男子当做疯子,说出来了眼前这个少年说不定也把她当疯子,然后把自己杀了……
  不过说来也倒霉,自己是在未来杀/人/放/火/的事做的太多了嘛,穿越过来想要安安静静平平淡淡过日子,没想到居然到了魔教,书上记录了那么多魔教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