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空白行 > 十七 空烈出国

十七 空烈出国


  大一的生活结束了,暑假来了,可是空格却一点兴奋不起来,因为她知道,空烈要离开了。
  空烈走的前一个晚上,他和空格一起去参加空烈在美术学院熟识的同学给他举办的欢送会,他同寝室的三个兄弟也有参加,至于风芸,她已经对这种派对有阴影了。
  派对的人不多,都是空烈的熟人,大家玩的很尽兴,都很开心,可开心过后,才后知后觉的悲伤,“烈哥!”黄成昊假哭着一把抱住空烈,“你放心,你XX(某知名大学简称)美院第一帅的名号我会给你保住的!谁要敢比你帅,我亲自给他整容!”
  要是在以往,空烈早就一脸嫌弃的推开他了,但是他结结实实的接住他并回抱了黄成昊。
  黄成昊虽然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是他心里对什么其实都挺在乎,他心底里特别明白,空烈这一走,不知道会被空家定在国外多久,可能……就是一辈子了。
  “烈哥。”布凡也上前握了握空烈的手,他看见布凡眼角一滴泪珠划过,连忙抱住他并帮他擦掉,没被别人看见。布凡对他笑笑,“希望你永远是我。”
  “啥意思?”
  “永远不烦,没有烦恼。”
  “哈哈哈哈哈哈哈。”四个人一起大笑。
  “宇辉。”空烈突然叫住白宇辉,“私聊,有话跟你说。”
  布凡和黄成昊对视一眼识趣的走开了。
  “什么话非要私聊,搞的你跟我这么暧昧。”白宇辉开着玩笑。
  “答对了,就是跟你暧昧。”空烈也笑着说,“不过不是我,是我妹。”
  “空格?”
  “快一年了。”
  “什么东西快一年了?”
  “你们两个在我眼皮底下眉来眼去快一年了,都快发展成眉飞色舞了。而且不在我眼皮子底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呢!”
  白宇辉也笑了,眼底划过一丝温情,都被空烈收进眼底,“你可别告诉我你对空格一点感觉都没有告诉我我也不会信。但是我主要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一点,你对她什么感觉我想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主要想说,以后我走了,小格,就交给你了。”
  “!”白宇辉惊讶的张大了嘴,他这是临走时把妹妹卖了吗?
  “诶,你别误会,我不是那种意思,你想哪去了,这可是我亲妹妹,我还舍不得呢。“空烈看着白宇辉的表情连忙解释,”我就是想说,让你代替我的位置,在这里继续保护她照顾她。”
  “噢~”白宇辉点点头。
  “还有啊,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有一天你要行动了,记得提前通知我一声,毕竟我是她哥,虽然我不在你们身边,但是我还能为你们祈祷一下。”
  “哎呦,烈哥。”白宇辉哭笑不得,“你管的还真多。”
  “好了,不早了,回去吧。”
  他们一起往外面走,空烈在出门之前还对白宇辉说了一句:“对了,据我一年来的考察和分析,空格可能对你也有点意思。”说完拍了拍白宇辉的肩膀。
  派对结束时,空烈已经让司机先送空格回去了。而他自己现在才回来。
  他敲了敲妹妹房门,“小格,睡了吗?”
  “还没!”空格还在偷偷流眼泪,听到哥哥的声音赶紧擦掉,去给哥哥开门,“来了!”
  空格穿着兔子的睡衣,眼角还有泪痕,眼睛还微微泛红,看着让人心疼。
  “怎么了哥。”空格开了门。
  空烈一看她就知道她又哭过了,一把抱住她,她本来就应该是被好好保护的小白兔,而现在她只能什么苦水都往自己心里倒,再难受也要强忍着。空烈感觉心疼极了。
  空格在空烈怀里闻着哥哥睡衣上的气味,她再也忍不住了,在哥哥怀里嚎啕大哭起来。空烈拍拍她的背,温柔的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难受,但是哥还有几句话跟你讲,你先调整一下好不好啊?”
  “嗯……”空格从空烈的怀抱中离开。
  “哥要走了,也就没办法一直照顾你。但是以后你要有什么事可以去找白宇辉,我看你和他关系也不错,我交代过他了,让他代替我好好对你……”
  “慢着,哥,什么叫好好对我,你这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两个怎么都误解我的意思,难不成,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滚滚滚。”空格突然的脸红。
  “哈哈哈,哎呦好了,我只是让他替我保护你,你在这儿搅得天翻地覆我都能给你顶着,他也可以。”
  “为什么?”
  “他乐意。”
  “啥意思?”
  “没什么意思。”空烈摸摸妹妹的小脑袋,“行了,我也困了,你也早点睡。”
  看空格又要哭了,空烈揉揉她的脸,帮她把眼泪擦掉,“别哭了,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看着妹妹睡下了,他才轻手轻脚的离开妹妹的房间,独自来到观景台前,再看看这个他曾经不怎么留恋的城市,他曾经也和妹妹一样,但是现实逼着他不得不成熟了。
  第二天,虽然他让他们都别来送机,可是白宇辉、黄成昊、布凡还有空格还是来了。
  “好好学习,说不定能来找我。”空烈拍拍对妹妹的肩膀说。
  “知道了!你不说我也会好好学的。”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虽然还想哭,但是她想让哥哥走的时候看见她是笑着的。
  “走了。”空烈朝众人挥挥手。
  “拜拜,烈哥。”
  “烈哥保重!”
  “烈哥再见!”
  “哥……”空格眼里闪现一抹晶莹,她没哭,她对自己笑了,“再见,一定能再见的。”
  坐上飞机的时候,空烈感觉自己的手背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滴到了,他又抹了抹自己的脸。
  怎么,是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