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是谁把光阴变得繁华 > 又是聚会

  聚会到后半场,傅琛突然要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的那种,一副扑克,清出几张,抽到相同数字的要接受惩罚,红色真心话,黑色大冒险,有一张大王和小王,小王提问题,大王提要求。
  很无聊的游戏。
  云言之趁着昏暗的灯光没人看她,翻了个不太文雅的白眼。
  第一局,中招的就是傅琛和简非佰。毕竟是一对情侣,刚开始,大家也不敢玩脱。傅琛被要求喝了两杯酒,简非佰只是问了一句爱不爱吃榴莲。
  有个男生因为问题翻了个白眼,“我说云大小姐,你这个问题也太无聊了。”
  云言之也意识到了,红了脸,“我不爱吃榴莲嘛!”
  有个女生同情的拍拍她,“我懂,我也不爱吃。”
  大家哄堂大笑。
  第二局是庭生和一个女生中招。
  女生被问了一个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问题,倒是没有害羞,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末了还补了一句:“都给我记住了啊,那一天我要特殊待遇。”
  提要求的就是那个女生的好友,女生给她使了个眼色,好友笑嘻嘻提出个过分的要求:“亲xx一口。”
  众人开始起哄。
  “哎呦,庭少艳福不浅啊。”平心而论,那个女生妖艳的好看。
  “亲一个嘛,又不会死。”
  庭生冷着脸,他本来就不想玩,但他遵守规则,“我能罚酒吗?”
  傅琛正在想着怎么给他找台阶呢,听到这话自然开心:“罚酒,罚酒,两杯!”
  有人不依。
  “两杯算个锤锤啊,至少得五杯!”
  傅琛紧张起来,庭生不能喝酒,两杯也算是上限。
  “我看啊,十杯才算惩罚嘛。”
  庭生一声不吭,给自己倒了十杯酒。
  云言之抓紧了自己的裙摆,有些紧张,她不知道庭生能不能喝酒,不过看傅琛那么紧张,想必也是不能喝的。
  苏维抬手按住了庭生的动作,庭生挣开她的手,动作不紧不慢的继续,轻飘飘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苏维被庭生这一眼看的有些怵,收回了手。
  随着庭生一杯一杯的喝完,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喊十杯的男生率先鼓掌,“庭少就是庭少,有气度!”
  云言之看着他,面色不变,只是耳尖微红。
  傅琛心里紧张的很,有一种人,就是这么奇葩,他不会有过渡,说醉就醉,可能是当下,也有可能是两个小时后,庭生大多数时候都是后者,反射弧长到奇葩。
  云言之看庭生没什么异常,心里悬着的石头才慢慢落下来。
  游戏虽然无聊,奈何经典,一玩就是一个小时。
  其中就属庭生和云言之最惨,运气差到极点,庭生大多数时候都是真心话的那一个,偏偏他又会说话的很,问半天也问不出什么大料,有时候还淡漠地说一句:“你机会用完了,要么下一次,要么交易。”所以大家废了半天劲儿,也没从他嘴里撬出点东西。
  鉴于庭家和云家,两位看上去又吓人,云言之还稍微温和一点,弯着眸子眼里带光,死死地看着你,莫名其妙就被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