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分开的时候才晚上十一点,平冶先走的人。
  “我先走了,最近都盯着呢,我回去晚了还不一定怎么编排我。”
  顾浮陌站的笔直,轻轻勾出一抹笑容,“你先去吧。”
  庭生也勾起唇笑了笑,像只狐狸。
  等到平冶走后,两个人才重新坐下来。
  顾浮陌挑眉,“这次你不去吗?”
  庭生摇头,慵懒地坐下,用手撑着下巴,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样,“别了,当初我们都过去了,苏大师可就看上了你。”
  顾浮陌好笑,“那不是你不愿意嘛,理科男。”
  “从小就属你书生气最重,大家都玩泥巴的年纪,你搁那儿看《三国演义》,你说谁带你玩?”庭生满脸不屑。
  “我怎么总觉得你在嘲讽我?你可别忘了,当年你也没玩过泥巴,一身小西装在那研究计算,要不然我俩能认识?都是一类人,何必呢?”
  “说的也是。你爸生日送点什么?”庭生眯着眼睛,有点困顿。
  顾浮陌抠了抠书页的边角,“随便买点。我喜欢的他都不喜欢,凑合凑合算了。到时候你来吗?”
  庭生放下手机,把玩起顾浮陌的眼镜,“我就不去了,庭少出席顾家宴席,又得传出乱七八糟的消息。”
  “哈,你要是能去,他能吹出花来。”
  庭生没了那副温文尔雅的壳,放下眼镜,手搭在后脑勺那儿,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躺,“我可不想继承我爸的财产。”
  顾浮陌摩挲着镜框,“毕竟是生在终点线的人,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惜你生来就在罗马,庭少,说说想法。”
  “详情请参考平冶。”庭生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格外好看。
  顾浮陌也被逗笑了,“他是真打算争这家产?”
  “他自己的路子就不少,他哪里是想争家产,他是想玩死平家那伙人。”
  “那你还陪他闹?”顾浮陌带上眼镜,没有斯文败类的气质,反而有股商界精英之感。
  “我欠他的。”
  顾浮陌沉默下来。
  “先回去吧,你明天还有飞机。”
  两个人是凌晨两点分开的。
  云言之到苏州的时候正值下午,苏阮的保姆来接的机。
  看见的时候,云言之着实惊讶了一下,跑过去轻轻抱住,“唐阿姨,好久不见。”
  看见云言之的那一刻,就笑开了花,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最近过得怎么样啊?还好吧?”
  云言之拉住行李箱笑,“当然好啦,吃嘛嘛香,身体倍棒。苏老师最近还好吗?小海的成绩怎么样?唐阿姨怎么是你来接我啊?”
  看着云言之的笑脸,接过她手中的包的动作停了一下,才缓缓笑开,“怎么还不乐意了?你妈妈告诉我你来苏州,我当然要来接你了。小海成绩还不就是那样,这孩子,最近特别喜欢箜篌,一定要学,正好你来,多教教他。我说他不是这块儿的料,他还非不信,和我争,说他这次考第一名就让他学,绝对不影响成绩,你说说他这孩子,是不是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