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时间说它很好 > 第一章 悬崖险情

第一章 悬崖险情


  在悬崖边尧希死死地扒住悬崖边,下面是万丈深渊,尧希向下看看了,头阵阵发晕。
  就在半个小时前,尧希跟她的好朋友张昕雪来到这里取景拍照,也不知是没站稳还是悬崖边石头太滑,尧希竟然失足掉了下去,当她反应过来时,身体早已经挂在了悬崖边,她用手扒住才没有让自己掉下去。
  一旁的张昕雪吓了一跳,“希希你在这坚持住,我这就去找人来救你!!”说完张昕雪跑着离开了。
  尧希一个人在这等待,她已经坚持了十多分钟了,如果张昕雪再不带人过来救她,她就真的支撑不住掉下去了。她的手早已经被悬崖边的石头磨破,五指连心,她感觉全身都疼。
  一阵吵闹的声音响起。
  “就是这,希希就在悬崖边上,你们快去救她!”尧希听出来了,这是前去求救的张昕雪,她终于有救了。
  “你们都别过去了,崖边的石头太脆,人多的话可能都会掉下去,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说话的叫江辰,他是尧希的男朋友,听到男朋友要过来救自己,尧希本来没劲的手突然有了力气,她紧紧扒着崖边,等着男朋友的营救。
  众人听到江辰的话,纷纷停住脚步,都看着江辰缓步向悬崖边走去。
  “江辰哥哥,小心啊!”张昕雪在后面紧张地喊道。
  江辰转身向张昕雪点了点头,嘴里无声的一句话向张昕雪飘了过去,张昕雪看到后,嘴角竟然闪过一丝奸笑。
  江辰到悬崖边,他把救生索一端绑在了自己的腰间,另一端绑在了粗壮的树干上。
  “希希,把手递给我。”江辰趴在崖边向下面的尧希伸出了手,尧希困难地将磨破的手搭在了江辰手上。
  “你终于来救我了,你再晚来一会我可能就坚持不住了。”尧希抱怨地说着。
  “希希,我想跟你说句对不起,今天的我可能再也不是你的保护神了,你放心你的父母我都会照顾好的。”
  尧希脸上原本的欣喜,被江辰的话震惊到了,她的笑容僵在脸上,一脸的困惑。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放手?让我摔下去?”尧希一脸的不相信。
  “对。”江辰说着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尧希的眼泪不断地涌了出来。
  “为了昕雪,因为只有她我们江氏集团才能在商界扎根,而且,我爱她。对不起希希。”江辰说完深叹了一口气。
  “你们早就背着我勾搭了是不是?”尧希泣不成声。
  “对不起。”
  “我就想在我临死前知道一个真相,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你爱过我吗?”尧希空洞的眼神望着他。
  “心动过,但从未爱过。”说罢,江辰松开了手。
  “江辰我恨你!!”尧希掉了下去,她的声音在深崖中盘旋,久久都没能消失。
  此时的江辰看着掉下去的尧希,心里五味杂陈,可自己已经做了,有什么后悔的。江辰在悬崖边深思了一会,酝酿好了情绪,脸上换上了一副懊悔痛苦的样子,他缓缓起身,把绑在树干上的救生索解下来,他拿着救生索跌撞地跑回,在临近队伍一米处,他跪倒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江辰一便说着对不起一边大哭起来。
  由于悬崖边距离队伍所在地方较远,尧希跟江辰的对话,大家都没有听见。现在周围的人看到江辰失魂落魄的这一幕,都明白刚才在悬崖边发生了什么。
  “江辰哥哥,希希呢?”张昕雪率先开口问道。
  “都怪我,我就是个废物。她已经抓紧我了,可是我的手却滑了一下,让她在脆石的地方没踩住,直接掉了下去,我......我真没用......希希,呜呜呜....”江辰用手不断地捶着自己,“她也一定恨死我了。”
  “江辰哥哥你这是干嘛呀,你再哭也不能让希希复活,而且你现在这样希希在天之灵也会难过的。”说着说着张昕雪也哭了起来,“大家就应该一起过去,悬崖边石头是脆弱,但是只让做点安全措施就可以了,要不然希希也不会.....”
  “我就应该把救生索绑在她的身上,都是我……希希……”
  众人看到张昕雪和江辰一个坐在地上哭,一个跪在地上哭,都纷纷上前一边拉起他们,一边安慰。
  而刚才掉下悬崖的尧希,他命不该死,在掉落的途中,挂到了一棵树上,巨大的冲击,让尧希觉得肋骨全都断了,再加上在掉落途中,擦碰到了岩石,使她的胳膊上腿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在巨大疼痛下,尧希晕了过去。
  此时一个正在攀岩的男人,发现了在崖壁上昏死过去的尧希,他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一架直升飞机开了过来,男人轻轻把她从树干上抱起,顺着梯子爬上了直升飞机,然后离开了。
  十天后——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希希过两年就回来,你们知道的,国外的条件好,希希更能接收道高培养,到那个时候,希希的工资也会涨好几倍,年奖更是拿不完。只不过这个去国外的通知有点快,希希没来的急告诉你们。”说话的不真实江辰吗?他知道的尧希已经死了,却不知道她其实还会回来。
  “江辰哥哥,你为什么不告诉尧希父母真相,难不成你还对她还有余情?”张昕雪看着走出来的江辰,一脸不高兴地说道。
  “昕雪,尧希死了,但是我深知我对不起她,我怎么能让她的父母接受她死的事实。更何况尧希姥姥也在这,她的姥姥有心脏病,我要是说了尧希死的事实,你应该知道会怎么样。”江辰反驳地说。
  “早知道晚知道不都一样,你就是为尧希考虑。”说完,张昕雪踩着高跟鞋生气地离开了。
  江辰连忙追上去。
  张昕雪不知道的是,江辰刚刚给了尧希父母一张卡,声称是尧希的工资卡,以后尧希开了工资会打进来。他觉得这么做也算为自己赎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