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冥晨曦 > 第三章:柔情的他

第三章:柔情的他


  这苍茫世界的九州十域的少主、公子们在十五岁后基本都会前往沧澜学院学习,十八岁的成人礼将由学院的老师为其举行,如果不出意外二十岁便就毕业了。
  当然,提前毕业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很少罢了。
  顾昱珩作为顾晨曦的父主,缥缈神域的域主根本就无需询问顾晨曦的意见。,
  “回父主,望舒去。”顾晨曦知道顾昱珩是为了她好,她如今已经十五岁了,按照规矩也该去了。
  “好,你的表哥也在那里,你去之后也可有个照应。”顾昱珩点点头,他知道,依照望舒的性格,是一定会去的。去了之后,说不定望舒可以交到不少的朋友,届时望舒可能也会对他们敞开心扉了吧…
  “望舒,这是娘亲为你准备的,”说着,宫以沫递给顾晨曦一个空间戒指,“你可一定不要舍不得用,若用完了,便让暗卫告诉娘亲…”
  听着宫以沫啰嗦的声音,顾晨曦只是一直点头,有时还能看出其嘴角上扬的。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顾昱珩摇摇头,眸中满是宠溺,他的静瑶啊!只要在望舒面前,所有的关注就全部给了望舒了…
  宫以沫似乎也察觉自己有些太啰嗦了,紧紧地握住衣袖,不安地看着顾晨曦,“望舒,是不是觉得娘亲有些太啰嗦了?”她知道,她的望舒很重规矩,所以很少有人会在她面前说这么一些似乎完全无用的话语。
  “没有,母上,望舒知道您是为了望舒好。”顾晨曦摇摇头,她多么想将自己的美人儿娘亲抱在怀中好好地安慰?
  可是…
  一想到他的占有欲…
  一想到他很有可能也在…
  她便只能口上安慰着…
  顾昱珩岂能看不出自己女儿眸中的挣扎?他愿意等,愿意等女儿自愿与他们全部叙说的时候。
  将宫以沫抱在怀中,“静瑶,你的话,望舒什么时候会觉得啰嗦,嗯?”轻轻地吻上宫以沫的额头。
  而宫以沫则是直接吻上顾昱珩的薄唇,可两人似乎是谁也不愿认输…
  完全没有介意顾晨曦的存在,顾晨曦也早就习惯了父母的恩爱了。
  她的父母是这苍茫世界最恩爱最典型的模范夫妻。
  等到两人“大战”结束,顾晨曦才躬身,“父主,母上,望舒告退。”
  “退下吧,若有事,让殷岩来找为父即可。”说着,便拦腰抱起宫以沫回了寝室…
  “是。”顾晨曦起身,走了出去。
  “琼桦参见主人,愿主人长乐安康。”顾晨曦一出门,便有人在外等候。
  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胸口,低下头恭敬至极。
  因为都知道缥缈神域的少域主重规矩,所以在顾晨曦身边的人更是对规矩格外重视。
  “怎么了。”少年看向前方,也没有说让其起来。
  琼桦一直跪着,“回主人,若白神医在您的府邸等候您。”顾晨曦不喜欢废话,所以她的下属的回答也都很简短。
  而顾晨曦在五岁那年便要求自己搬出来住了。虽然顾昱珩和宫以沫一开始都是不同意的,可无奈抵不过女儿的请求啊!
  “知道了,起来吧。”少年冰冷的声音响起,“谢主人。”等到琼桦起身之时,少年早已不见了踪影。
  主人的修为又提高了…
  “望舒见过若白姑母。”虽然地位而言,顾晨曦作为缥缈神域的少域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若白是她的长辈,更是…
  “你啊!越长越重规矩!还不赶紧起来?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这么小的时候,多可爱?”若白着一身月白衣,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水纹无名花色无规则的制着许多金银线条,纤腰不足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大大的琉璃眼睛闪闪发亮如黑耀石般的眸开阂间瞬逝殊璃.樱桃小口朱红不点而艳。一头秀发轻挽银玉紫月簪,恍若倾城,似是飘然如仙。
  说着左手抬高,右手放低,仿佛在告诉顾晨曦,你小时就这般大小
  这,就是苍茫世界等级最高的丹——若白,如今已经是芸生之王八品,也被成为“神医”。她是顾昱珩的下属,也是从年追随顾昱珩长大的。
  虽说是女子,可一身的文韬武略完全不输男子。对男人没兴趣,当时宫以沫可是吃了不少的醋。
  “若白姑母说笑,礼不可废。”顾晨曦起身后回答。
  哎…
  和主上小时一模一样!只不过比主上更重规矩,若是让她跟随这样一位主上…
  想想若白就够了,她生性爱自由,也不愿找个夫家限制自己,否则也不会追随顾昱珩,努力修炼了。
  “好了好了,诺,这个是给你的。”若白拿出一个空间戒指,递给顾晨曦。
  空间戒指什么的,缥缈神域不缺,主母便是至尊皇者一品的器,他们怎么可能缺空间戒指?
  “我知道,很多东西估计主母也都给你准备了。可主母毕竟是器,所以有些东西准备的难免不是很全。这些最起码够你用五年了。”若白解释道,“且,另外的‘三鬼才’也会去,你们应该会成为好兄弟的。”
  若白嘴角微勾,“四鬼才”她都见过。
  “多谢若白姑母。”顾晨曦嘴角上扬,可不知想到了什么,凤眸暗淡下来。
  那时的他,曾经屈尊为她买过…
  若白虽然不知顾晨曦又想到了什么,可看到顾晨曦的眸子暗淡下来,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好了,你赶紧准备准备吧。两天后是你的十五岁生辰,也不能大办。然后便要启程前往沧澜学院了。”若白叹气,摇头便离开了。希望主上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个孩子毕竟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也叫了自己十五年的“姑母”啊。
  “是,敬送若白姑母。”顾晨曦微微弯腰。
  她所想到的东西又能与谁诉说呢?
  “主人,缥缈神域少域主将于三日后前往沧澜学院。”
  “三日后?”男人看似很是随意地玩弄着左手腕的手链,两日后,是你的及笄礼啊…
  本君若此时送上礼物…
  不,算了…
  不由得想起那日女人的决绝…
  现在送上礼物,她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逃离他…
  他也正是知道,这十五年来只是偶尔前去看她,不会派人监视她。
  若以后让她知道,他曾派人监视过她,她还不知会怎么闹呢!
  所以,不如…
  晨曦,我的曦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