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冥晨曦 > 第九章:猎物上门

第九章:猎物上门


  “呼,望舒,锦晟,毓谦,快出来看,已经是清晨了。”慕容修远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
  “是啊,瑞霖,已经出太阳了。”纳兰温言享受着阳光浴,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太阳的别称有很多,比如羲和,金乌,金轮等等。”
  “毓谦,不是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吗?晷景,不是么?”薄云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淡淡地说。
  “锦晟!”纳兰温言急忙捂住薄云祈的嘴唇,“你疯了?难道不知道那个名字是禁忌吗?”
  薄云祈无奈闭上了嘴。
  而走出来的顾晨曦刚好听到了晷景这个名字。
  昨晚不知为何,她竟然对昨晚的梦一点儿都不记得了。而今日一早便听到了这个名字。
  晷景,为何觉得这般熟悉呢?
  似乎是苍茫世界主宰的表字啊……
  可是,那位主宰的名字似乎没有人知道,她也只是知道对那位主宰的尊称是“帝君”。
  顾晨曦甩甩头,算了想那些干嘛。
  “好了,收拾收拾,今日应该能碰到一些同学了……”顾晨曦淡淡地说。
  “好。”纳兰温言急忙松开薄云祈,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慕容修远开始收拾东西,而薄云祈则是嘴角微微上扬。
  而纳兰温言正好看到了那妖媚的脸上的笑容,还真是,一提到抢就……
  真是的,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女人干嘛?男生女相的最高境界估计就是薄云祈这种的吧。
  要不是因为薄云祈的手段太残忍和他的天赋过高,估计会被人当做玩物吧。
  但,他可是薄云祈!薄云祈可不是谁都能戏弄的。
  “毓谦,来了个猎物。”妖冶的薄唇染上了一抹血色,整张妖媚的脸显得更加邪魅,薄唇微微上扬,更是让人忍不住地心生恶念……
  四人分了两组,顾晨曦和慕容修远一组,薄云祈和纳兰温言一组。
  “锦晟,你非要抢吗?我们两个目前在榜上的名次一个第二,一个第三……”纳兰温言抿嘴,他真的不想去抢夺,大家都不容易。
  薄云祈听此,嘴角的弧度更大了,白暂的手指挑起纳兰温言的下巴,伏在纳兰温言耳边,“毓谦,如果你这般,沧澜学院绝对不会有你的位置,以后的苍茫世界,你,也绝对不会扬名!你,就是个懦夫!”
  说罢,薄云祈便起了身,双手抱肩,看着纳兰温言,嘴角的弧度不减。
  温热湿润的气喷到纳兰温言的耳边,听着薄云祈的话,星眸紧缩,懦夫……
  他能接受这样的称呼吗?
  听着薄云祈的话,纳兰温言仿佛看到了以后,“四鬼才”中再无“温言兮”……
  他的仁慈最终毁了自己。
  从小便天赋秉异,登上了苍灵榜,和那三人一起被誉为“四鬼才”,懦夫这样的称号,他接受不了!
  他是高高在上的鬼才,生来便受万人仰慕,怎么可能会受得了“懦夫”这个称号?!
  纳兰温言闭上双眸,不断地默念诗歌,将心平静下来。
  薄云祈……
  薄锦晟,他真的不是言音双修吗?!
  如果自己不参加,薄锦晟,你会不会大开杀戒?薄云祈是答应了凌澈大人,可纳兰温言从来不相信!
  薄家和夏家是什么样的家主,纳兰温言一清二楚!
  哈哈,所以他根本别无选择!
  薄锦晟,你还真是厉害……
  你明知,我厌恶血腥,却用这个逼迫我。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宽袖下的双拳紧握,睁开眼,向薄云祈微微点头。
  薄云祈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这是决定好了。
  汀兰州的少主,纳兰温言,希望你不会让本少失望啊……
  “你来还是我来?”薄云祈把玩着手上的玉箫,语气满是不在意。
  “我来吧,锦晟你的积分可是比我高了三十多分,夺了这个,说不定我能反超你呢。”纳兰温言笑道,他不想让薄云祈大开杀戒,只得如此。
  纳兰温言的话,让薄云祈抬了抬头,也是,毕竟是汀兰州的少主,就算再温和,从小受到的教育,也会让他在第一时间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不过,更多的想必是不想让他杀人吧,“来者不止一个,应该也是组了队,各凭本事。”
  “好。”纳兰温言点点头,这,很公平,可他也只能尽力,不让薄云祈动手啊……
  来了。
  两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丝毫不着急。
  四五个人吵吵嚷嚷地走来。
  “还不都是因为你,非要这个女人加进来干嘛?一个女人,十五岁了不赶紧找个夫家嫁出去,来沧澜学院做什么?”一个身着金色长袍的男人骂骂咧咧的。
  他身边的人急忙说道,“孔少,这毕竟是梦泽仙域赵家的小姐,再说了,反正她也没几个积分,最后咱们把她分出去不就行了。反正最后是个人战,您说是不是?”
  孔城抬眼看了看所在刘俊身边的赵芷柔,是孟泽仙域的赵家的小姐,就算他是珠玑州孔家的少主也得给她几分薄面。
  可谁知赵芷柔淡淡地说,“孔少,本小姐是女人如何?孔少似乎忘记了,咱们五人,本小姐的修为是最高的。本小姐得到的积分是最高的,难道不应该吗?
  倒是你们四个所谓的大男人,怎么,自己修为不够,想要抢夺本小姐的,恩?”
  赵芷柔是云化为人五品的音,而孔城也不过是云化为人三品的器,曹远志则是云化为人一品的丹,陈波是脉动为形八品的元,修的是木,刘俊不过是脉动为形七品的佛。
  总得来说他们这一队的修为还可以。
  “你!赵芷柔,你一个女人,十五岁及笄礼过了之后不赶紧找个夫家嫁了,来这里做什么!怎么,你以为你真的能考上沧澜学院?可笑!”孔城大骂。
  “呵,孔城,本小姐称呼你一声‘孔少’,你就真的以为本小姐要尊重你了?你一个修炼连本小姐都不如的人,本小姐真不知道你怎么敢这么和本小姐说话,也不怕本小姐一个音符过去,直接杀了你?”赵芷柔拿起自己的古琴,讽刺道,仿佛下一秒就要弹。
  “赵…赵大小姐,放下…放下…一切好说好说。”一旁的刘俊急忙劝说,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也来不及去擦拭,心里更是叫苦不迭!苍天啊!为啥要把这俩祖宗放一起?
  孔少得罪不起,这赵大小姐更得罪不起啊!
  估计他们四个人加起来也没有这位厉害。
  “孔少,这才第二天啊,咱不能因此失了情分啊,您说是不是?”又对着孔城说。
  孔城也知道,现在和赵芷柔闹掰对他有害无利,狠狠地摔袖,向前走去。
  赵芷柔冷笑,她在孟泽仙域的赵家,这些欺软怕硬的看得多了,还差他孔城一个?
  她也不至于真跟一条连狗都不如的人计较!一会儿分开便是。
  五人就这样各有心思的地继续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