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华白帝仙 > 游魂

  “往回……”华白裳看着漆黑的四周以及远处城门的火光,犯了难——这甭说是回去了,就这黑灯瞎火的,他走着走着掉粪坑里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啊。
  “随我结印。”虞邪坤看出他犯难,迅速结起印。
  此印有二,先是由中指无名指交错,小指食指相印指向北方,大指相印指向苍穹。接着将小指和中指并拢,食指无名指并拢,四指相对留出菱形中空,大指相印顶在中间。
  华白裳照搬动作,做好后看着虞邪坤。
  虞邪坤还是先做一次示范。第一个印时手心位在丹田,第二个印手心位在百会。两个印结完以后,双手二指覆于眼上,随即言:“灵造万物,生魂死魄。”
  华白裳盘腿坐下,面朝北方,依次结印。
  “结印之时将灵力从丹田引出来,分成两股,一股附着在手掌上,另一股流窜全身停在太阳穴,竹空以内。”
  华白裳照做不误。不一会儿就感到自己的眼睑一阵温热,从丹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和手掌上的灵力交相呼应。
  “睁眼之时不要出声,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呼喊。”虞邪坤知道普通人看见异象的反应,曾经就有弟子因为太过惊讶大声呼号,导致邪灵反噬灵力暴涨而死。
  华白裳小心翼翼睁开眼,先是一点蓝色的光芒映入眼帘,接着随着眼睛睁大,他看见一个模样怪异的老头佝偻着背,脸部下颌骨断裂、颅骨分成两半,眼睑外翻,右眼掉落在眼眶外面,没有鼻子,舌头长长的垂在地上。整个脸部鲜血已经变成黑色的污渍斑驳分布在伤处,尸体的恶臭让华白裳差点被呛出咳嗽。
  还好虞邪坤打了预防,华白裳想来相信世间不一定有神,但一定是有幽鬼的。
  华白裳起身,环顾四周。
  世界瞬间变得不一样了——原本漆黑一片的荒郊,树叶的经脉发出闪烁的绿色光芒,栖息在树上的微不可见的小虫子,此刻竟能看得一清二楚。向远方看去,夜晚变得精彩纷呈,处处流光溢转清晰可辨,而他一直以来所见的万籁俱静的乡下此刻生机勃**来——虽然到处可见一动不动的、和那个老头儿一样的幽魂,也有四处游走的魂魄,有的还躲在石头后面悄咪咪看着他……还能听见这些幽魂聊天,叽叽喳喳悉悉索索,顺带夹杂蛙鸣虫叫,这哪里是万籁俱寂啊——分明是跳蚤市场啊!
  华白裳想到此处不禁笑起来,连奔带跑地去和那些摆龙门阵的打招呼,甚至还想加入吹牛皮的队列……
  虞邪坤看着这小子异常兴奋的高兴模样,不由得头疼——他教过的弟子里,这还是第二个见鬼以后这么高兴的……第一个……是童儿。
  虞邪坤无奈地飘过去,用灵力勾着华白裳衣领,把他拎到一边儿。
  “瞎兴奋个什么劲儿!没见着人家都不理你吗?”
  “哪有,他们明明都看着我的!”
  “……哎!你要想和他们说话,也好办。”虞邪坤深深叹气。直接让他回农舍自是可以的,但是见他这么开心自己也于心不忍……还能咋办?只能顺着呗!
  “你现在只能听见,但是你说的话他们听不到的,因为你并非黄泉路上人。这些人是在黄泉关外不得进入或者不愿进入至之人,所以身上一半是阳气一半是阴气。要想和他们沟通,你需要沾点阴气。”
  “哦哦哦,那咋办?”华白裳点头如捣蒜,一双大眼睛盯着虞邪坤,一副“你快点说,做不到算我输”的样子。
  “哎,手给我。”虞邪坤哭笑不得,在华白裳的手上用灵力画了一道血符。
  “我是未亡人,阴气不及,此符妖邪,画在身上多少能有帮助。”
  华白裳看见符文闪了闪红光,就化作一道血色割破皮肤印在手心上。
  他试探性地转身和身后的一堆说话。
  “你们……好呀。”华白裳犹疑地挥了挥手。
  “…………”
  “……????”
  “?!?!?!!!!”
  “诶呀妈呀!这有个活的啊!不对啊,他刚才不就在这一块转悠呢吗?”一个死得只剩骨架和一只眼睛的骷髅大喊。
  “放屁!活的你能听见啊?一定就是死的!”旁边一个开肠破肚的壮汉提溜着肠子说道。
  “诶不对啊!小兄弟,你啥时候死的?刚才不是还活的嘛?”另一个拿着破旧折扇的白袍男子捋着胡须问。
  华白裳看着一众都涌上来围着问,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啦……我是活人,不过是点了符……”说罢他晃了晃手上的血符。
  “切~~~~”一众鬼表示无聊的挥挥手,又继续吹牛去了。
  “小公子莫怪,我们这里按照死辰排行,小女子排行第三,人称三娘。”一个瘦小的骨架穿着破碎的红绸罗裙,微微屈膝做礼。她已经是完全的灰色骨架了,浑身一块皮都没有。但虽没有了皮肉容颜,声音听来依旧莞尔动听。听来死时应该正当花季,即使骨架模样,依旧风韵犹存。
  “三娘啊,您这模样也忒渗人了,啊不对,也忒渗鬼了。您还是化形吧。”提溜着破碎肠子的壮汉挠着头说。
  “要你多嘴!”红三娘没好气地扬起红绸飞速抽过去,缠住壮汉提溜肠子的手狠狠一拉,肠子又哗啦啦流了一地。
  “诶我……哎这又要多久才塞的回去哦……”壮汉甩甩手,摇头晃脑祥装懊恼,两眼却是盯着三娘一动不动。
  红三娘转过身去,一挥手。等再转过来,华白裳当即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