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横陈 > 298 董漱玉的请求

298 董漱玉的请求


  但,太子殿下位居主位,却始终不发一言。
  他微微低着头,心中所想,众人不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会他……
  “人的问题解决了,雷石、滚木等也需多多储备……”
  “猛火油可以多备一些,到时候,给来犯之敌一个天大的惊喜。”
  “加固城墙,加固城门,清理护城河……”
  “可以在城外掘陷马坑……”
  ……
  整整一个上午,通过群策群力,祝修远已整理出一套方案,具体细节,颇为繁复。
  不过董诚恰好精通此道,他就擅长处理这些繁复之事。
  所以具体到任务的安排、执行、监督等,还是由董诚来发号施令。
  董诚坐镇州衙,仿佛就是那“战时中央处理器”。
  李林洲本就是刺史佐官,因此从旁帮衬,查漏补缺。
  而祝修远、刘文彩等,则负责值守城墙,为守城兵卒加油打气,以及指挥城池防御战等。
  分工明确。
  至于太子殿下,则被董诚请进衙门后宅,安心居住,并派重兵保护起来,每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
  对此,太子殿下默然接受。
  那种“誓与江州共存亡”的豪言壮语,在他嘴里消失得干干净净。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太子出来乱晃。
  太子真出点什么事,可有董诚和祝修远受的。
  ……匆忙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翌日,又忙碌了一个上午,祝修远作为主心骨,却稍稍有了些空闲。
  此时,正值午时三刻。
  祝修远带了言大山,离开衙门,直接骑马,在大街上纵马飞驰,往董府的方向赶去。
  像这种危机时期,城中早已没了往日的繁华与喧嚣。
  凡城中青壮,皆被征调为民夫,城中妇孺,也纷纷闭门不出。
  大街上很是冷清,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不一时到达董府,敲门进入,询问门房,得知董漱玉、董淑贞、老乞丐等,皆在后厅用饭。
  于是祝修远留下言大山,独自赶往后厅。
  不过等祝修远赶到后厅一看,却见后厅之中,只有董漱玉、老乞丐,还有丐帮刘、关二位长老,却不见董淑贞的影子。
  并且董漱玉她们也正在用饭。
  “修远回来了,想必你还没有吃饭吧……”
  董漱玉放下碗筷,起身相迎,伸长脖子往外间喊道:“冬梅,取一幅碗筷来,再吩咐厨房,新做几道菜。”
  祝修远正好饿了,于是依言坐下。
  先扒拉了两口饭,待肚中饥饿稍减后,祝修远对老乞丐拱手道:“师父,如今江州城危,徒儿想请师父您老人家出手帮忙。”
  那老乞丐白眉白须,红光满面,精神抖擞。
  这些时日,老乞丐在董府好吃好喝,每日一道新菜,美酒烧鸡等更是不断,他老人家吃喝不愁,竟是发了一些福。
  老乞丐随手一丢,将一根啃得精光的鸡骨丢出……那桌上的鸡骨业已堆成一座小山。
  丢完鸡骨后,他那油腻的手往回一收,顺势就想在衣服上擦两下。
  不过老乞丐似乎觉得不妥,生生忍住,转而拿起一张白净帕子,在手上擦来擦去。
  “那邵州王残暴,将黔中之民,视作野兽猎物……嗝……老乞丐也早想为民除害……嗝……至于那燕人,老乞丐对燕人也没有好感,哈哈……嗝……所以祝小子你放心吧,就算没有这些……嗝……单单看在这两月的吃食上,老乞丐也不会袖手旁观……嗝……”
  老乞丐一边用白净的帕子擦手,一边说话,还一边打酒嗝。
  “徒儿多谢师父!”
  祝修远大喜,忙拜了下去。
  如果老乞丐出手帮忙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老乞丐扶起祝修远,又笑道:“不仅老乞丐要出手,刘、关二位长老……嗝……承你关照已久,此次守城之战,他们也会上城帮忙……嗝……”
  祝修远又对刘、关二位长老拜了下去,感激之情,寓意言表。
  刘长老扶起祝修远,并笑道:“祝司马和董刺史都是一心为民的好官,帮祝司马,就是帮整个江州城的百姓……”
  关长老亦肃然道:“那邵州王,曾伤我丐帮多少弟子,这次我要杀了他,为死去的弟子们报仇!”
  祝修远自然高兴,有了这些江湖高手帮忙,那他和整个董家,在这场守城之战中,定无大碍。
  祝修远相信他们的实力。
  “师父,那就有请您老人家坐镇董府,护得董府老小平安。刘、关二位长老,就麻烦两位跟着我一起上城墙……”
  “不!”
  祝修远话还没说完,却被一直沉默的董漱玉打断。
  祝修远、老乞丐和两位长老都看着董漱玉,不知她为什么说“不”。
  董漱玉站起身来,走到祝修远身前。
  说道:“不,修远,你可是要上城墙的,那城墙上危机四伏,刀剑无言,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府中并无敌人,有府中小厮即可,不需洪帮主留下。”
  董漱玉说着,又对老乞丐盈盈一拜。
  道:“洪帮主,修远他不懂功夫,手无缚鸡之力,如此上城墙,定是极为危险。而洪帮主武艺高强,身手不凡,小女子斗胆……想请洪帮主贴身保护修远……”
  “漱玉!”
  祝修远大惊,就连他都不敢要求老乞丐贴身保护他。
  太失礼了!
  老乞丐身手高超,一帮之主,为人也算厚道,是个风云人物,值得敬畏。
  “诶诶!”
  老乞丐却摆了摆手,不去理会祝修远,只看着董漱玉。
  他白眉白须,红光满面,一脸慈祥,笑道:“无妨,无妨,这些日子,老乞丐得享美食,其实全奈董大小姐……嗝……”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今董大小姐既有所请,那老乞丐必有所应,哈哈……嗝……也算是报答董大小姐……嗝……亲手烹调的美食吧,哈哈……嗝……”
  董漱玉粉白的脸颊霎时通红,低头不语。
  她总有种感觉,有种被老乞丐看透的感觉,让人好生羞涩。
  不过为了祝修远的安危,她也只能忍着羞涩,再次盈盈一拜,道:“小女子多谢洪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