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久章赋 > 第四十四章 流域星津

第四十四章 流域星津


  三人御风而至,见整个流域星津正处于一片混战中。
  流域星津修士正与一群青衣修士打的难舍难分,战况焦灼。
  慕莲急切的寻找君回的身影。
  她来流域星津,只会找极颜!
  他在流域大殿前的广场上看到了君回那一抹粉红色的身影,正对抗着又吾门的修士,而一旁的极颜解决了自己的麻烦,转身一剑便撂下了君回身前那抹青色,而后又与若生一道对抗着一青衫少年,见他挥剑转身瞬间,又是青覆!
  三人落地。
  “青覆,又是你这狗东西!”慕莲喝到。
  “慕莲?久安?”青覆又稍稍诧异,转而挑笑扬言:“你们两个还真是乐于助人啊……怎么我到哪儿,都能撞到你们……”
  “有些狗东西明知道自己该死,却还要到处晃荡,我们就勉为其难做这个打狗之人咯!”慕莲道。
  青覆轻蔑:“呵,口舌之快让你逞了又如何,总有一日让你开不了口!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了,东西交出来,我赏你们一个全尸!”
  “现下撤离,我留你全尸!”玄玖冷言,吞舟已护卫在玄玖、慕莲身前。
  “那就废话少言了!”
  只见青覆开始汇聚灵力,知他灵力做不过至仙,若认真打起来,怕是一个慕莲便能将他拿下,可他现下的御灵之术仿佛能天地万物间吸取灵力一般,一道道闪这光点的白色气息开始在他抟着气的手中汇聚,慢慢形成一朵光束青莲,很像那日在折松还洲之巅他手中之物一般。
  “自己躲好!”慕莲推开素脩,目光锁定青覆,墨笛横呈,笛声急促……
  玄玖吞舟在手,直刺青覆。
  极颜和若生亦是。
  许是素脩没有着任何仙家的衣衫,躲在石头后面,倒也没人留意他。
  青覆自认为此前吃过墨笛的亏,早就自封了耳识,以为躲过,然片刻之后,口鼻依旧开始流血。心中思忖:‘墨笛竟不是以音伤人!’
  青覆手中团聚的灵力开始消散,侧身刚躲过极颜和若生的组合进攻,却不偏不倚被玄玖一剑刺中腹部。
  玄玖吞舟拔出。
  青覆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不断向外渗血的肚子。
  就在极颜一剑要刺穿他胸膛之际,他颤颤巍巍的手一翻转,似乎捏碎了手里的一件物什,看不真切,似是一朵青莲,而后瞬间化为一道淡青色绿光,飞向天际,追无可追。
  见状,那些又吾门修士开始四散而逃。
  “慕莲哥哥!”君回跑到慕莲身边。
  慕莲上下扫了她一眼,又拎着她转了一圈,幸好没什么损伤。
  “君回,你一个人跑来流域星津做什么,你若想那臭小子,让他去枕花隐不就好了!现下好了,你若有事,你让我怎么跟师父交代!”慕莲怪道。
  “我……我才没有,仙友有难,怎么能坐视不理。”她脸红狡辩,偷偷看了极颜一眼。
  “仙友?你还狡辩,你是流域星津有难才来的吗?你一个小姑娘家家能不能顾及顾及咱枕花隐的脸!丢不丢人!”慕莲骂着君回,却盯着极颜。
  君回憋着嘴:“呜呜呜……我要告诉谪尘叔你骂我……”
  “你……”
  极颜急忙跑了过来:“慕莲兄,是我的错,才让君回妹妹置于险地,我……我定会向临江仙好好请罪……”
  “慕莲,君回无恙,且先看看流域星津伤亡如何,迟些我们还要拜见天合仙主!”玄玖提醒。
  “迟些再找你算账!”他笛子指着君回。
  君回依旧在佯哭。
  就在此时,一流域星津修士喊着:“大师兄、二师兄……”连滚带爬地跑到若生和极颜处。
  众人围了过去,才发现那小修士,已经泪流满面。
  “大师兄,二师兄……”
  “虚辞,你怎么下来了,不是替师父闭关护法的吗,出何事了?”若生问道。
  “大师兄,师父……师父仙逝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若生呵斥,气息却不稳。
  “我没胡说,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在洞外替师父护法的……我……师父……”虚辞支支吾吾。
  没等他话说完,极颜若生拽开他,开始狂奔!
  玄玖三人亦跟上。
  “带上我,带上我!”素脩从石头后跑了出来。
  一群人穿过流域大殿,一跃而起,直奔位于山峰上,高耸入云的山洞。
  几人穿过云层,到了山洞口,极颜和若生觉察到异样,停顿少许,即刻入洞。
  洞内烛火依旧,天合正呈大字型,面朝天,躺在地上,看上去如睡着了一般。
  “师父!”极颜、若生即刻将他扶起。
  “师父,你醒醒!师父!”
  两个徒弟嘶声力竭唤着天合,却没有得到他任何反馈。
  素脩即刻上前,探了探天合脉息,检查了下他的眼睛,手悬在他心口,而后朝着众人摇了摇头:“天合仙主已然故去,回天乏术了!”
  “不可能,我师父灵力放眼凡尘,能伤他的都未有几人,更何况是杀了他!”极颜道。
  若生起身:“虚辞,此前究竟发生何事情?!”
  “大师兄,我……一直守着洞口,突然脖子一阵酥麻,便什么都不知晓了,待我醒来的时候,洞口的藤蔓已经枯死,我以为师父出关了,便入洞查看,却发现师父……已经……”
  “怎么可能……”
  若生不敢相信,修仙之人不会自戕,且洞中并无任何打斗迹象,若有人能如此杀了天合,绝对称得上恐怖。
  当下仙门有人灵力能越过天合去的,也就是几位失踪了的师祖,便是擎雨渡夜澜、夜澈两位圣君也断不会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如此轻而易举的杀死天合,
  见慕莲皱眉,蹲下身,查探着天合的脉息,单手悬空拂过天合的身体。
  “慕莲,如何?”玄玖问道。
  “我猜测,是独步天尊!”慕莲道。
  “独步天尊?”极颜起身,暂时收敛心中悲痛。
  慕莲点了点头:“寒冥涧之事,流域星津已知晓,那北冥仙主灵力想来与天合仙主伯仲之间,可却被独步天尊在一炷香之内便断了全身灵脉,最终灵力散尽而死,那北冥仙主的遗体我曾见过,便是如现下天合仙主一般。外在看不出分毫。如人深睡,而体内却已灵脉尽断……”
  “独步天尊……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我流域星津与又吾门无冤无仇!他究竟为何!”若生艰涩,奋力压抑着咆哮。
  “寒冥涧亦从未与又吾门为敌,一夕之间灭门。又吾门又何曾给过原因。”慕莲道。
  “若生君,借一步说话。”玄玖开口,径自走向一旁。
  若生虽不知为何,却跟着玄玖。
  玄玖抬手一挥,一道结界横在二人与他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