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仙高手在校园 > 第035章 局长的知音

第035章 局长的知音


  
      我的妈呀,见鬼了,怎么会是他?钱大兵揉揉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1。5的视力再清楚不过的告诉他,那个被校领导拥簇着的中年人,就是他来图书馆前,骂过并且踹过一脚的那个家伙。
  
      听到张校长正口口声声的称呼着此人为马局长,钱大兵登时遍体生寒,天旋地转,他知道自己闯祸了。
  
      教育局的局长!
  
      我教训的那个煞笔,居然是教育局的局长,校领导的顶头上司!
  
      钱大兵一时间跟站在**包上似的,惶恐不安,他知道对方一旦认出自己,就不是丢饭碗这么简单了。
  
      对,不能让他认出来,绝对不能!
  
      钱大兵再也顾不上跟秦朗纠缠了,为今之计,只有躲藏起来,先避过对方的耳目。学校这么大,对方又不清楚他的身份,只要避过风头,不叫对方碰个脸对脸,问题就不会太大。
  
      他矮下身子,低着头,目光慌乱的开始四处寻找掩体。
  
      可惜放眼望去,图书馆里几乎一览无遗,根本没有什么好的掩体容他藏身。就算有厕所书柜等绝佳的藏身之地,但也离他甚远,一旦过去,势必会被人发现。
  
      怎么办!怎么办?
  
      钱大兵急的团团转。
  
      “咦,这家伙是怎么了?”看到钱大兵的异常,秦朗若有所思的望了望那个众星拱月般的中年人。他本能的感觉到,令钱大兵突然神色剧变的源头,就在此人身上。
  
      一个念头冒了出来:难道这家伙偷过人家老婆?不然就算对方是教育局的领导,钱大兵也不至于怕成这样才对啊。
  
      就在秦朗暗自揣测的时候,这一帮涌进来的人流,经过和朱大爷短暂的交流,居然在图书馆内转了起来。
  
      图书馆目前开放的场地就这么大,秦朗的位置虽然处于角落不显眼的地方,但是这帮人一圈转下来,迟早会经过这个位置。
  
      情况对于钱大兵来说,已经迫在眉睫了。他再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趴下身子,像狗似的钻到了秦朗旁边的一张椅子下面。
  
      图书馆的椅子在购置的时候,充分的考虑过舒适性和美观性,所以不仅椅面铺着厚厚的海面软垫,软垫四周还有布围垂落下来,将椅腿下的空间都遮挡了起来。
  
      这样的布置,本是为了看起来漂亮,但现在却成了钱大兵唯一的救命稻草。
  
      秦朗一怔,看到钱大兵撅着个屁股,跟老母猪拱稻草堆似的往椅肚底下钻,他摇摇头笑了起来。
  
      “那张椅子的腿是坏的,你或许应该钻其他地方,或者直接缩回你的龟壳里面。”秦朗打趣道。
  
      钱大兵正艰难爬行的身子微微一僵,接着往后退了一点,似是想爬出来换个地方。
  
      看到钱大兵的动作,秦朗忍着笑摇摇头,“来不及了,他们快要走过来了,不如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猛地伸腿,一脚揣在了钱大兵的屁股上。
  
      “草!”
  
      钱大兵低低的骂了一声,借着秦朗这一脚之力,他总算成功的钻到了椅肚底下,呈跪爬的姿势。
  
      等到他在椅肚底下艰难的转了个方向,面朝秦朗这边的时候,那模样,就好像在对秦朗磕头似的。
  
      “你给我等着。”钱大兵微微掀起布围,朝秦朗瞪眼。
  
      “你好像忘记自己处境了吧?”秦朗笑道:“你猜,我能不能看出来,你得罪过那个马局长?很怕撞见他?你再猜,我要是指点一下那位马局长看看这椅子下面藏着一只忍者神龟,他会不会感兴趣?”
  
      钱大兵脸色一白,他刚刚一激动,确实忘了自身的处境,更忘了现在秦朗可是捉着他的命脉,随时都能揭发他。只要那位马局长发现他的存在,压根就不需要这个秦大傻多说什么,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他心里暗骂一声这傻子越来越不好对付了,面上却做出乞求之态,对秦朗摇着手,示意不要乱说话。
  
      “跪好,把头低下,布围也拉下来,看你的表现,我再决定要不要提醒那位马局长。”秦朗挥挥手,淡淡的说道。
  
      钱大兵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忍着气,压着怒,将布围拉了下来,心里却忐忑不安。
  
      前来视察的人群,转了一圈之后,果然朝着秦朗这边走了过来,离的越来越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马局长,目前图书馆开放的楼层只有这一层,不过我们已经准备在半年之内,将所有的楼层全部开放。”张志强堆着满脸的笑容,陪在那位那位马局长的身边,不时的介绍图书馆的情况。
  
      他知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正好一把手陈校长去外地出差,陪同这位教育局马局长视察的任务,就被他努力争取了过来。若是能得到这位马局长的青睐,他这个副校长扶正的机率会增加不少。
  
      不过让张志强有些迷惑不解的是,他之前打听过这位刚上任不久,听说后台很硬的马局长,知道这是个脾气还不错的主儿,跟人说话都是面带笑容的。但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露面到现在,这位马大局长一直沉着张脸,一言不发,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安。
  
      难道传言有误?亦或者是这位新来的马局长对一中不满意?张志强在心里使劲的琢磨着。蓦地,他突然想到自己今天迎接马局长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就在学校里了,并没有随教育局的其他同志一同到来。
  
      该不会是这位马局长玩了一出微服私访,一个人早早来了学校,看到了学校里什么令他不高兴的东西吧?张志强心里愈发忐忑起来。
  
      “那里怎么堆了那么多书?还有,那个桌子倒在地上,怎么也没人扶一把?”一直沉着脸的马局长突然开口说话了,这叫张志强心里一跳。
  
      待看清楚马局长所指的地方,张志强立刻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跟随在人群里的朱大爷。
  
      朱大爷知道自己这时候要是不解释一下,回头肯定会被这张校长穿小鞋,他便急忙道:“那些书都是学生借去看的,这名学生喜欢一次借很多书,就坐在书堆里面看,乍一眼不容易发现。那个倒掉的桌子是坏的,刚刚我还让钱老师修来着,这一眨眼的功夫,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钱大兵成了朱大爷的替罪羊。
  
      这个钱大兵,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张志强在心里骂了一声,若不是看在钱大兵每年上贡的财礼不少,他早就把这个家伙开除了。
  
      “哦?一次借这么多书,这学生能看的完么?”马局长听到朱大爷的话,似乎来了点兴趣,举步走了过去。
  
      张志强一听,马上就对朱大爷批评道:“你这个管理员是怎么当的,一次借这么多书,你也允许?这哪里是看书,分明就是捣乱!像这样的学生,下次一律不允许进入图书馆,真是乱弹琴。”
  
      朱大爷苦着脸,正想解释,走在前面的马局长却突然脚步一顿。
  
      他朝张志强看了看,轻轻哼了一声。
  
      张志强心里就打起鼓来,不知道马局长是个什么意思。
  
      他哪晓得这位马局长当年读书的时候,也是个学霸型的人物,也和秦朗有着同样的习惯。喜欢在图书馆里一次借上一堆书,然后慢慢的看。也正因为如此,看到有学生跟自己当年习惯相同,这位马局长才来了兴趣。
  
      张志强这么批评秦朗,听在马局长的耳朵里,自然就跟骂他似的,他哪里还能对张志强有什么好脸色。
  
      走到秦朗身旁,马局长看了看桌上的几垛书,脸上这才有了笑容,他和蔼的朝秦朗道:“这位同学,打扰一下,你现在看的是什么书啊?”
  
      “《进化论》!”秦朗不卑不亢的答道。
  
      说话的时候,他瞄了瞄旁边的椅子,看到那椅子布围在微微的颤抖,不禁摇摇头,觉得好笑。
  
      “《进化论》?”马局长一怔,旋即笑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年纪轻轻就开始看进化论了,能看得懂么?”
  
      一旁的张志强听到这话,急忙朝秦朗使眼色,示意秦朗别瞎答。
  
      秦朗却没有理睬,点点头道:“大体上看得懂,不过我一般是先记住书的内容,然后再去消化。”
  
      “哦?”马局长目光一亮,秦朗的习惯和他当年读书的时候完全相同,他的优势也在于博闻强记,所以一次借许多书,但多数时候却是先记在脑海,回头再慢慢琢磨。他顿时对秦朗生出一种知音的感觉。
  
      “介不介意,我考考你?”马局长问道。
  
      张志强抢着说道:“当然不会介意,能被马局长考量,那是这名学生的荣幸。”说着,拼命朝秦朗使眼色。
  
      马局长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我没有问你。”这才转头期许的望着秦朗。
  
      秦朗看也没看张志强,摇头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被你考呢?或者,你考我,我若是没出差错,又有什么好处呢?”
  
      “你怎么跟领导说话的?”张志强脸色一下就变了,一边呵斥着秦朗,一边小心翼翼的对马局长赔笑道:“马局长,这学生不懂事,您别放在心上。”
  
      马局长摆摆手,心里对这个唧唧歪歪的张志强越发厌恶。他朝秦朗笑着点头道:“说的好,学生就应该有朝气,就应该敢于反驳,敢于挑战权威,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一味逢迎媚上,那就丢了学生的品格。我欣赏你。”
  
      张志强听到这指桑骂槐的话,脸上讪讪的笑着,不敢再乱开口了。
  
      马局长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卡片,轻轻的放在桌上,“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能通过我的考量,这张名片你就可以拿走。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找我。这个好处怎么样?”
  
      周围的校领导们乃至教育局的几个随从人员一听,都开始羡慕起秦朗来,马局长的名片又岂是随便发的,能够得到这样一张名片,等于在整个平安市教育系统都有了保护伞。
  
      他们都眼热的看着那张名片,恨不得把自己换成秦朗,立刻答应下来。
  
      可惜,他们不是秦朗,他们恨不得立刻点头,秦朗却对这张名片半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秦朗终归不是以前的秦大傻,他在丹鼎大陆从籍籍无名混到一方雄主,岂能不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
  
      既然钱大兵这么害怕眼前这位马局长,那他跟这马局长拉拉关系,对于目前还没有自保能力的他来说,绝对是钳制钱大兵的绝佳招数。
  
      “好吧。”秦朗点点头,“不过这本《进化论》我还没有看完,这边一垛书都是我已经看完的,你可以随便找一本考我。”
  
      马局长笑了,觉得眼前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材。他递出名片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担心这学生会驳他的面子,那他可真下不来台。但对方应承下来,足以说明这学生不是一味的愣头青,知道轻重缓急。
  
      “好,我就随便挑一本。”马局长从秦朗指点的那一垛书里随便抽出了一本。
  
      但是这本书一拿出来,马局长就愣住了,而站在旁边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书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