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九拐八弯的木制走廊,司锦容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身处在某间民宿式的住宅小楼里。她一边飞快整理脑海深处混乱的记忆,一边朝大门的方向摸索而去。
  
      这具身体,目前才刚刚十八岁成年而已,华国龙都颇为有名的司家千金大小姐,就读爵世精英贵族中学校。约莫十年前,父母因为飞机失事而去世不在,只有其祖父与亲弟弟唯二个至亲,可惜感情却并不是很融洽。
  
      司锦容天生脑子似乎少了根筋,再加之臃肿难看的外表,经常习惯性地惹出很多笑话。偏偏她疯狂痴恋龙都三少之一宁少楚,投怀送抱围截拦阻时不时就做下些出人意表的愚蠢举动,沦为司家难以启齿的废物存在,更甚至可悲地成为整个龙都饭后茶余的笑料。
  
      前些天,原主十八岁的成人礼刚过,听闻宁少楚二十岁生辰即将在明珠市举办海边派对,被所谓的闺密好友窜唆着悄悄混进去派对。可惜毫不领情的对方在发现对方之后,生生将她给轰了出来。
  
      途经一片私人民宿小楼时,可怜的司锦容居然被人给劫持绑架,而那位劫持她的正是之前险些要了她命的漂亮少年。他浑身湿漉,甚至背负枪伤,很明显应该是躲避追杀。
  
      原主被逼协迫地帮助对方隐匿藏身地点,更甚至还不得不帮助对方取出子弹包扎伤口。本来还算相安无事,偏偏少年自作聪明,居然喝了司锦容背包里的矿泉水,里头渗进了强烈致幻的催情药。
  
      经受某个有心的闺蜜好友挑唆,小姑娘原本计划的目标是自幼疯狂痴迷的宁少楚,打算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偏偏事与愿违,弄巧成拙。
  
      自以为被算计的少年,狠狠推了把司锦容,好巧不巧地,前身额头重重磕在柜角边,当场香消玉殒。内里的蕊子,莫名换成了司瑾容。
  
      幸亏自己醒来的及时,否则难逃被抹掉脖子的命运。思及少年那残酷冰冷的眸眼,以及杀伐果断的动作,司锦容摸摸自己已经止住血渍的颈脖,后背窜起了一股冷栗。
  
      走出私人民宿小楼,她望着几乎一望无际的沙滩,鼻端充斥咸咸海风,有些辩不清东南西北。在原主的记忆里,明珠市于她可就是个异常陌生的城市。
  
      司锦容索性低头翻开背包,摸出贴满细碎粉钻的手机,视线随意扫过一眼某人的照片后,肥胖下巴线条紧紧绷起。原来他就是前身念念不忘的宁三少,妥妥相貌帅气的花美男,难怪能够引得小姑娘痴爱成狂。
  
      此刻,手机铃声乍响,来电显示的名字为司小鬼,应该就是那素来不和的便宜弟弟。
  
      “喂,你好……”谁知刚刚才起了个开头,司锦容却听见电话那端粗嘎难听的声音正发疯似地咆哮,感觉耳膜震得嗡嗡作响。随即她将手机拿离耳侧,默默地听着。
  
      “啊,死胖子,你跑哪去了?!爷爷已经被气得住进医院,你怎么就不能消停些!死胖子,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给啃了,整天就知道围着那姓宁的转……”
  
      “死胖子!限你半个小时时间,赶紧过来龙都第一医院,否则后果自负!”
  
      正值变声期的少年嗓音粗嘎哑哑,特别是胡乱咆哮时犹带几分刺耳的难听。直到电话那头,少年一通怒火发泄完毕,气喘吁吁后,司锦容这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我人在明珠市,半个小时赶不回去。”
  
      “什么?!你色利熏心了是吗,居然追男人追到隔壁市去了。反正我不管,你赶紧给我回来!”粗嘎声音压得极低,隐隐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随即,不等她的回应,对方气哼哼地率先掐断通话。
  
      “……”双眉瞬间拧成川字,司锦容只得翻出背包里的护照之类的证件,打算走出这片沙滩,打车坐航班直接返回龙都。突然间,天空传来嗡嗡的声响,由远而近。她下意识地抬起细长双眼,神色微微怔愣。那是架私人直升飞机,正盘旋在半空中,开始徐徐转圈,似乎打算在沙滩边降落。
  
      司锦容不由朝后退开几步,转身吃力地挪动离开。这具肥胖臃肿身体实在太过笨重,深深陷进沙砾之中的粗象小腿,必须用力提拉脚跟,才能一步步往前走。
  
      还没等她走出二十米的距离,身后早就停驻的直升飞机,迅速跳出二名黑色西服的壮实保镖。他们动作迅速地追了过去,一前一后直接拦截她的退路。
  
      “司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冰冷的声音,带着不容反抗的语气。
  
      没有想到,居然是来接自己回龙都的呢。目光略过面前保镖那张熟悉的脸孔,司锦容暗自恍然大悟,倒也省得折腾了。她从善如流地跟在他们身后,原路返还。
  
      临上直升飞机时,撩起裙摆的她,赫然发现有只修长干净的手掌伸在她的眼前,下意识地轻轻抓住,在对方腕力带动之下,终于吃力地坐了进去,“谢谢。”
  
      抬起头来的司锦容,这才察觉到机身最里位置端坐着一青年男子,背头式的短发,光洁饱满的额头。双眉长而直黑,凹陷的眼眸长阔有形,仿若黑潭地渊般暗色幽冷,高挺鼻梁,嘴唇薄薄,五官轮廓俊朗而又冰冷。
  
      四目相对之际,她的心尖陡然控制不住地颤栗。眉头直接皱成了疙瘩,司锦容很清楚,这并非属于自己的情绪,而是原主带来的影响。
  
      厉睿,司锦容的祖父司丙年若干年前收养的义子,现如今已经任命为司氏集团的执行总裁。
  
      很奇怪,对于这位论辈份应该称为叔叔的青年男子,前身似乎一直都很惧怕对方。
  
      略略粗砺指腹摩挲片刻后,厉睿寒潭似的深眸眯了眯,冰冷目光落向旁边女孩包扎的好几处伤口,语气淡淡陈述地说,“司小姐,怎么受伤的,你爷爷又该担心了。”
  
      “嗯,不小心磕到柜子角,手被利器划破了。”没有开口提及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司锦容只简单地解释了句,并不想让对方看出任何异常。她故意缩缩肩膀,佯装害怕地不敢吭声。
  
      走出九拐八弯的木制走廊,司锦容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身处在某间民宿式的住宅小楼里。她一边飞快整理脑海深处混乱的记忆,一边朝大门的方向摸索而去。
  
      这具身体,目前才刚刚十八岁成年而已,华国龙都颇为有名的司家千金大小姐,就读爵世精英贵族中学校。约莫十年前,父母因为飞机失事而去世不在,只有其祖父与亲弟弟唯二个至亲,可惜感情却并不是很融洽。
  
      司锦容天生脑子似乎少了根筋,再加之臃肿难看的外表,经常习惯性地惹出很多笑话。偏偏她疯狂痴恋龙都三少之一宁少楚,投怀送抱围截拦阻时不时就做下些出人意表的愚蠢举动,沦为司家难以启齿的废物存在,更甚至可悲地成为整个龙都饭后茶余的笑料。
  
      前些天,原主十八岁的成人礼刚过,听闻宁少楚二十岁生辰即将在明珠市举办海边派对,被所谓的闺密好友窜唆着悄悄混进去派对。可惜毫不领情的对方在发现对方之后,生生将她给轰了出来。
  
      途经一片私人民宿小楼时,可怜的司锦容居然被人给劫持绑架,而那位劫持她的正是之前险些要了她命的漂亮少年。他浑身湿漉,甚至背负枪伤,很明显应该是躲避追杀。
  
      原主被逼协迫地帮助对方隐匿藏身地点,更甚至还不得不帮助对方取出子弹包扎伤口。本来还算相安无事,偏偏少年自作聪明,居然喝了司锦容背包里的矿泉水,里头渗进了强烈致幻的催情药。
  
      经受某个有心的闺蜜好友挑唆,小姑娘原本计划的目标是自幼疯狂痴迷的宁少楚,打算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偏偏事与愿违,弄巧成拙。
  
      自以为被算计的少年,狠狠推了把司锦容,好巧不巧地,前身额头重重磕在柜角边,当场香消玉殒。内里的蕊子,莫名换成了司瑾容。
  
      幸亏自己醒来的及时,否则难逃被抹掉脖子的命运。思及少年那残酷冰冷的眸眼,以及杀伐果断的动作,司锦容摸摸自己已经止住血渍的颈脖,后背窜起了一股冷栗。
  
      走出私人民宿小楼,她望着几乎一望无际的沙滩,鼻端充斥咸咸海风,有些辩不清东南西北。在原主的记忆里,明珠市于她可就是个异常陌生的城市。
  
      司锦容索性低头翻开背包,摸出贴满细碎粉钻的手机,视线随意扫过一眼某人的照片后,肥胖下巴线条紧紧绷起。原来他就是前身念念不忘的宁三少,妥妥相貌帅气的花美男,难怪能够引得小姑娘痴爱成狂。
  
      此刻,手机铃声乍响,来电显示的名字为司小鬼,应该就是那素来不和的便宜弟弟。
  
      “喂,你好……”谁知刚刚才起了个开头,司锦容却听见电话那端粗嘎难听的声音正发疯似地咆哮,感觉耳膜震得嗡嗡作响。随即她将手机拿离耳侧,默默地听着。
  
      “啊,死胖子,你跑哪去了?!爷爷已经被气得住进医院,你怎么就不能消停些!死胖子,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给啃了,整天就知道围着那姓宁的转……”
  
      “死胖子!限你半个小时时间,赶紧过来龙都第一医院,否则后果自负!”
  
      正值变声期的少年嗓音粗嘎哑哑,特别是胡乱咆哮时犹带几分刺耳的难听。直到电话那头,少年一通怒火发泄完毕,气喘吁吁后,司锦容这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我人在明珠市,半个小时赶不回去。”
  
      “什么?!你色利熏心了是吗,居然追男人追到隔壁市去了。反正我不管,你赶紧给我回来!”粗嘎声音压得极低,隐隐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随即,不等她的回应,对方气哼哼地率先掐断通话。
  
      “……”双眉瞬间拧成川字,司锦容只得翻出背包里的护照之类的证件,打算走出这片沙滩,打车坐航班直接返回龙都。突然间,天空传来嗡嗡的声响,由远而近。她下意识地抬起细长双眼,神色微微怔愣。那是架私人直升飞机,正盘旋在半空中,开始徐徐转圈,似乎打算在沙滩边降落。
  
      司锦容不由朝后退开几步,转身吃力地挪动离开。这具肥胖臃肿身体实在太过笨重,深深陷进沙砾之中的粗象小腿,必须用力提拉脚跟,才能一步步往前走。
  
      还没等她走出二十米的距离,身后早就停驻的直升飞机,迅速跳出二名黑色西服的壮实保镖。他们动作迅速地追了过去,一前一后直接拦截她的退路。
  
      “司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冰冷的声音,带着不容反抗的语气。
  
      没有想到,居然是来接自己回龙都的呢。目光略过面前保镖那张熟悉的脸孔,司锦容暗自恍然大悟,倒也省得折腾了。她从善如流地跟在他们身后,原路返还。
  
      临上直升飞机时,撩起裙摆的她,赫然发现有只修长干净的手掌伸在她的眼前,下意识地轻轻抓住,在对方腕力带动之下,终于吃力地坐了进去,“谢谢。”
  
      抬起头来的司锦容,这才察觉到机身最里位置端坐着一青年男子,背头式的短发,光洁饱满的额头。双眉长而直黑,凹陷的眼眸长阔有形,仿若黑潭地渊般暗色幽冷,高挺鼻梁,嘴唇薄薄,五官轮廓俊朗而又冰冷。
  
      四目相对之际,她的心尖陡然控制不住地颤栗。眉头直接皱成了疙瘩,司锦容很清楚,这并非属于自己的情绪,而是原主带来的影响。
  
      厉睿,司锦容的祖父司丙年若干年前收养的义子,现如今已经任命为司氏集团的执行总裁。
  
      很奇怪,对于这位论辈份应该称为叔叔的青年男子,前身似乎一直都很惧怕对方。
  
      略略粗砺指腹摩挲片刻后,厉睿寒潭似的深眸眯了眯,冰冷目光落向旁边女孩包扎的好几处伤口,语气淡淡陈述地说,“司小姐,怎么受伤的,你爷爷又该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