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七十章 只能当一小卒

第七十章 只能当一小卒

皇后也站了起来,他可没想到刚才还平静似水的陛下会突然做出如此举动。
  朱由校这响亮的巴掌更是让小柳如是也呆在了一边,两眼看着捂脸的朱由检。
  周氏也忙从屏风里走出来,二话不说就给朱由校跪下了,深怕朱由校打了巴掌不够还把朱由检处死。
  看着这么多人瞅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朱由检心里的怒火也是呈指数级上升,但偏偏眼前打自己这人是自己皇兄又是大明现今的皇上。
  不过,这一巴掌也让朱由检头一次感到了一丝对朱由校的畏惧,横眉怒瞪了朱由校片刻,就别过头去,嗤笑一声道:
  “说的好听,我大明藩王不得做官,不得经商,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你如今还软禁了我,还削了我的王爵!”
  朱由检说着又道:”但凡我是平民百姓,我也能提三尺青锋剑,现在就去关外杀几个鞑子,来他个马革裹尸!“
  朱由校没说话,良久后才道:“也罢,既是朱家子孙,也别只当干吃饭的废物,正好禁卫军训练在即,明日朕就吩咐卢象升,将你编入禁卫军。”
  对于俸禄占据国库大部分支出的大明藩王一直是朱由校头疼的问题。
  朱由校没有打算再把这些所谓的皇家子孙再当寄生虫一样供养起来。
  他已经明令科考不再限制人的出身,即贱籍和皇室等成分出身的学子也能参加科考,而如今朱由检也算是让宗室子弟从武的开始。
  对于以后这些宗室有了自己的权力会对皇权形成威胁,朱由校倒没有太多的担心。
  随着王朝的衰落,皇权跟着衰落几乎就是一个历史周期定律,汉之外戚,晋之宗亲,唐之藩镇,宋之士大夫,现在的文官,可以说,你能压住这股势力集团,就会崛起另一股势力集团。
  小农经济的固有模式注定了皇权会逐渐衰落并被另一个新的独裁者统治,成为新的统治象征。
  而朱由校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改变这种模式,不让最高的权力归于私人,或者归于某个集团。
  一听朱由校要将自己编入禁卫军,朱由检内心有些触动,对他而言,现在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投身禁卫军也好,但他还是不由得问道:”让我做指挥使?“
  “一小卒!”
  朱由检一愣,旋即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小卒就小卒!”
  ……
  今日禁卫军开始训练的日子,常延龄和覃博桐的第一批军官生已早早的就来到了校场上。
  经过一月的短期训练,这些军官生们之间也有了友谊,一见面也不由得寒暄几句。
  覃博桐虽然因为自己只得了个上校,但也没有因此而对所有人都不理不睬,一见常延龄过来,也过来给他行了个军礼。
  常延龄回了个礼,但鳌拜这时却已好死不死的走了过来,覃博桐瘪了瘪嘴,也无可奈何的朝鳌拜行了军礼。
  鳌拜冷冷一笑,他知道眼前这姓覃的家伙一直不服自己,不过他也瞧不上这小白脸。
  因这两人不说话,常延龄又是个闷葫芦,所以一时氛围就变得有些冷冽。
  直到卢家钰走来,向这三人行了军礼后说了一句:”你们知道吗,以前的信王殿下也要来禁卫军“。
  覃博桐和鳌拜一听,两眼珠子都瞪得溜圆,虽然朱由检已被革除王爵,但毕竟是皇上亲弟弟,而如今却要来禁卫军,不由得二人都惊呆不已。
  唯独常延龄依旧如往常一般挂起一丝微笑。
  “可是七个禁卫军营的指挥使指挥佥事已安排完毕,他来了,干什么?”覃博桐忙问道。
  “我也是听家兄提及,他似乎来当一个小兵”,卢家钰说道。
  “小兵?”
  愕然不已的二人不由得咋舌起来,覃博桐不由得接过话道:“这样的兵谁敢要?”
  “陛下说了,无论王子庶民,一视同仁”,卢家钰说着就见自己兄长也板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便忙闭嘴去整肃自己营的士兵。
  这里,朱由检也早早的由宫里的小黄门带到了这里,他这里也只认识卢象升,便走过去问道:“卢侍郎,你把本王安排哪个营啊!”
  卢象升没有理他,将手一挥,就看了一眼校场上的官兵,大声吩咐道:“整肃队列,点名报数,一炷香时间内完成!”
  传令兵们听后立即开始往下传,按照安排,一万余禁卫军分配为七个整训营,每营有属于自己的训练场、宿舍、厨房等独立生活设施以及休闲地。
  因而,这样一来,占地面积就极大,光靠卢象升一个人的嗓子喊是不够的,所有得靠传令兵往下传送。
  常延龄等大声回了一声:“是!”就立即转身开始喝道:“以第一排基准,站整齐,挺胸抬头!”
  “第三排第四列的家伙,你是驼子吗!”覃博桐指着后面一东张西望的士兵大吼了几句,见他没反应过来,气得走过去,扯着他耳朵吼道:“喊的就是你,你看别人干嘛!你是傻还是呆啊!”
  这士兵连带他前后几个士兵被训得都不敢喘一声粗气。
  而朱由检听着整个校场上传来的应答声和喝骂声,一时也有些心潮澎湃,想着也下去站在里面,方能彰显自己是一个为大明出生入死的军人。
  “卢侍郎,你倒是说句话啊”。
  朱由检见卢象升不理自己,气得直接大声喝问起来:“卢象升,我好歹也是大明皇亲,尊你一声侍郎,你竟半点不把我瞧在眼里,你是何居心!”
  “你是何人,谁让你在这里大声喧哗的!给本官押下去,责打二十军棍!”
  执法官汤复生走了过来,见朱由检一个没有穿军装的家伙,竟敢擅自闯入校场,还站在总教官卢象升面前大声喝叱,一时不由得感到大为恼火。
  陛下下过严令,校场乃军要重地,非禁卫军内部人员不得进入,而眼前这家伙不但进来了,还趾高气扬的站在只有陛下和卢侍郎等能站的高台上,所以也由不得汤复生生气。
  “吾乃朱由检,你敢打我!”
  朱由检指着汤复生喝问了一句,但汤复生则也大声喝道:“本官不管你是谁,来了这里,即便你是天王老子,犯了军规,就得接受惩罚!”
  “给我打!”
  汤复生说着一脚就踢在朱由校膝盖处,朱由校冷不防就栽倒在地,同时两锦衣卫的棍子直接就落了下来。
  “啊!可恶!你是谁,我迟早要让尝到教训!”
  朱由校不由得惨叫起来,同时也有些不服气,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把这家伙碎尸万段。
  “锦衣卫指挥佥事禁卫军执法官准将汤复生!”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