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九十五章 真实目的不是这个

第九十五章 真实目的不是这个

虽然从此再也不能享用齐人之福,但对于钱谦益而言,此时却是最幸福的WWw..lā
  
  因为他如愿以偿的总算是入值内阁,几乎就达到了文臣的职业巅峰。
  
  而且,他现在还是六部尚书中最为清贵的礼部尚书,要知道很多首辅以前都是从礼部尚书任上提拔起来的。
  
  以往他寒窗苦读时,大宗师这个大明朝读书人眼中最是高贵的官职对他而言简直是遥不可及,如今却没想到自己也坐到了这个位置上。
  
  不但如此,当听见礼部里的官吏们喊自己阁老时,钱谦益心里就更受用了,还故作谦逊道:“这里不是内阁,而是在礼部,你们喊本官部堂即可。”
  
  不过,就在钱谦益得意洋洋时,一礼部主事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阁老,不好啦,礼部被人围起来了!”
  
  “荒唐,谁这么大胆敢围六部衙门,兵丁手里的武器都是烧火棍吗“,钱谦益现在虽然说话声音有些尖细,但在身居高位后,也还是有些威严。
  
  这时候守卫礼部衙门的武官走了来:“阁老您有所不知,外面包围礼部衙门的都是些举人老爷,听说是因为科举舞弊。”
  
  “什么!”
  
  钱谦益一听这个顿时吓得不轻,自古因科举闹事从来都不是小事,已有前车之鉴的他忙跑出了内堂,急步往外走去,不过刚到前院大影壁处时,他却停了下来,并清楚地听见外面有人大骂:
  
  “会试乃国朝抡才大典,我等士子十年寒窗为的就是今日能金榜题名,报效君王,却没想到钱谦益那老贼尸位素餐、公权私用、大行舞弊,致使我等真才实学子士子落第,而那等投机钻研的宵小之徒反而高居榜单之上!你们说我们能同意吗?”
  
  “不能同意!”
  
  “钱老贼你出来!”
  
  傅冠看着这些被自己激发起了情绪的年轻士子,心中不由得得意起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有这么大的能量,让如此多的士子参与。
  
  这时已经俨然是上千士子领袖的傅冠此时也是意气风华的大声喊道:“诸位,想那钱老贼为了图谋上进,竟不惜背叛名教,阻断天下言路,甚至诽谤忠良,如今更是只手遮天无法无天,朝中有此奸臣,国家将有何宁日,王朝养士十年,今日当是我们斗倒钱老贼,荡除奸佞之时,还大明以清明之世!“
  
  “罢免钱老贼,会试重开!还大明以清明!“
  
  王懋仁此时也随声附和着大喊起来,紧接着,其他的士子也跟着喊了起来。
  
  此时由家里花了重金才从东厂里出来的冒起宗更是愤怒的直接跑上前去砸门,见砸不开,就直接打守在衙门外的士兵。
  
  这些士兵也不敢惹这些举人老爷,只能挨打。
  
  而其他士子见此也跑上来发泄愤怒,更有甚着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石头硬是砸烂了礼部衙门的琉璃。
  
  朱由校看着这士情汹涌的样子不由得笑道:“这个傅冠倒是个人才,演讲和调动群众情绪的能力可比朕强多了。”
  
  刘若愚忙点了点头就忙惊呼道:”陛下,快看,钱阁老出来了!“
  
  钱谦益本来是不想出来,一直躲在衙门里的,他一听见傅冠的声音就知道很难和这些士子达成和解,因为谁都不知道的是,他曾经抢了傅冠的女子。
  
  虽然这相对于整个大明整个士林而言,不算什么大事,但也的的确确是导致傅冠今日积极要整倒钱谦益的原因之一。
  
  无奈陛下要让他出来面对,所以钱谦益也只得厚脸出来,并亲自拱手向傅冠行礼:“诸位都静一静!傅兄,别来无恙,今日带如此多的后生来围我礼部,究竟是何原因,还请说明,但请不要毁坏朝廷的一砖一瓦。”
  
  “钱阁老,好大的官威呀,我等庶民请了你这么久,你都不出来”,傅冠说着就哼了一声道:“你且看看,在场的数千士子哪个不是学富五车,哪个不是寒窗十年,而你却为了一己之私,让他们从此多年心血付诸东流,钱谦益,你还有何良心!当初你毁坏东林书院,断我江南士子脊梁,今日,我等必将新账旧账一起算!“
  
  “揍他!”
  
  王懋仁此时是两眼血红,大喝一声就一拳朝钱谦益打去,冒起宗等也不敢落后,淬不及防的钱谦益只得连连后退。
  
  “钱谦益也是朕任命的二品大员,内阁大学士,岂能让人如此殴打,这些士子也着实可恶了些,完全不顾及朝廷尊严法令,长此下去只怕又是一股敢弑君的东林党,传令给锦衣卫许显纯,立即派一拨人前来护卫钱阁老安全!”
  
  朱由校见这些士子根本不给钱谦益解释的机会,便改变了初始的想法,且他也有些隐约觉得这事也许并不这么简单,傅冠说的大事似乎也不仅仅是这样。
  
  既然如此,钱谦益现在是自己的人,自己必须将他保住!
  
  见有锦衣卫来了后,并成功护住钱谦益后,朱由校也没再看这热闹,而是悄无声息的去了浣衣局。
  
  在去浣衣局的路上,刘若愚不由得道:“陛下,照目前这个状况看,好像这些士子们并没有要与礼部交谈的意思啊。”
  
  “那姓傅的本来目的就不是要为士子讨还公道,他只是借士子之怒这把火把枪口对准钱谦益呢,以此来达到他的政治目的,你可别忘了,这姓傅与谁是姻亲?“
  
  朱由校笑着说后就问了刘若愚一句。
  
  “礼部左侍郎李国!”
  
  刘若愚这么一回,朱由校就笑着点了点头道:“也就复社那些易受蛊惑的年轻士子还蒙在鼓里,谁不知道这傅先生是在为他亲家打掉入阁的竞争对手,如今朕升了钱谦益没升李国,他们自然坐不住了,看看大明这些官僚,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为一阁老之位争的你死我活,不过这样也好,朕也趁此让杀杀这些只知道内斗的官僚的气焰!”
  
  君臣二人正说着就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女子哭声,愕然就听见摔鞭声。
  
  “公公饶命,奴家不敢,奴家一定仔细洗!”
  
  “啊!公公不要打奴家,奴家再洗一遍就是了!”
  
  “我说徐佛,这不是你洗不洗的事情,是你听不听话的事情,你满洗衣局的打听打听,谁要是不做本官的夫妻,是什么下场!让你挨打都是轻的!“
  
  紧接着又是一阵摔鞭声和徐佛的惨叫声。
  
  “天啊,你睁开眼看看吧,这还有王法吗?呜呜!”
  
  “王法,在这里,本官就是王法,要怪你怪你自己时运不济,不长眼惹恼了陛下,被打发到这里,告诉你,你既然来了这里,就别想出去!”
  
  “你这阉贼,你必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告诉你,现在不得好死的是你!”
  
  就在徐佛在此惨叫声,两锦衣卫就撞开了浣衣局的门,朱由校先走了进来:“是吗,是谁不得好死呢?”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