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地方官迎驾

第一百三十四章 地方官迎驾


  朱由校在铁佛寺待了将近半月后才开始回京,但直到现在,他要着令各路援军回撤时,也有好几路援军还未达到指定位置,如德州的刘泽清,运城的刘良佐等。
  朱由校知道这些人在后世都是些什么货色,自己是不可能指望这些人能谨遵自己的命令,快马急进,来奋勇杀胡的。
  这自然也是朱由校答应接受皇太极议和的原因。
  而且,这些援军除了怕死,军纪也败坏的很,从各地援军上报的此次围攻中杀鞑子的数量统计来看,这些援军所杀鞑子数量却高达五千多。
  覃博桐接收八旗鞑子所掠财物时带回的消息是八旗鞑子披甲兵现在还在四千人以上,而这次鞑子入关所带披甲兵总共不过才五六千人。
  禁卫军歼灭一千多,如今各地援军歼灭五千多,那鞑子为何还有四千人以上的披甲兵?
  那就只能说明一点,这些五千多由各地援军所杀的真鞑子大半都不是真正的鞑子,而是这些援军为了讨要赏银拿百姓凑的数。
  朱由校能够想象的出来,这一次与鞑子作战,再让百姓增加多少对鞑子仇恨的同时,也增加了多少对大明的失望。
  这些人是在败坏自己的统治根基呀,朱由校一想到此,就恨不得将这些完全没有纪律性的武官们给就地正法。
  而这也更加坚定了朱由校要回去重整军队的想法,等以后禁卫军到了一定规模,他不介意杀几个总兵官们来震慑一下这些肆无忌惮,枉顾自己早已说过毋得扰民之旨意的军阀们。
  “陛下,你看这赏银是发还是不发?”刘宾见朱由校脸色不是太好,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这些杀良冒功的兵匪,还想要赏银,朕没有要他们的命已经是对他们的恩赐了!知道朕从鞑子那里得了一笔钱,就都积极的来要银子来了吗,当初围攻鞑子的时候咋没这么积极,你和汤复生带一队锦衣卫去各营援军处严加勘查,这些人到底杀了几个鞑子!”
  朱由校说着就将册子丢在了桌上,掀开龙辇的轿子往背后一看,却见全身褴褛不堪的阿敏此时正如长江上的纤夫一样佝偻着背,赤着脚,亦步亦趋的往前走着,脸上已满是泥垢,脑后的金钱鼠尾更是被血痂凝固成了一根天线,看上去有些像后世的天线宝宝。
  而这时候,驾驭龙辇的宪兵突然加快了龙辇的速度,这阿敏一不注意直接摔倒在地,还没等他站起来,车辇就将他直接拖拽向前。
  这对阿敏来说也许是很残忍,但对于那些被阿敏残忍屠杀的大明百姓而言,却相对有限仁慈了。
  要不然,路边的那些因为陛下拉着个鞑子回京而自动前来看的百姓们也不会面露兴奋之色,甚至有小孩直接捡起石头趁着官兵不注意时朝这鞑子身上砸。
  小孩的眼里只要坏人和好人,而现在明显这阿敏成了坏人,而不是自己这个皇帝和自己的禁卫军官兵。
  这让朱由校很欣慰,说明民心还未尽失,但为了不让阿敏被这些流民百姓砸死,他还是让官兵们将阿敏装进了站笼里。
  从与鞑子鏖战,再到面见皇太极,朱由校离开京城已有数月,这算得上是他第一次离开京城,虽然足迹也只是局限在京畿,但这至少是他第一次打破文官统治给他带来的藩篱,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效果,如果换做在以前,只怕自己刚出了永定门,就有什么内阁和六部九卿等跪在城外阻拦了。
  这无疑是自己皇权得到提升的直接表现,朱由校有信心日后让自己的皇权进一步提升,至少能像后世那个被无数满遗包衣奴怀念的大青果的酋长们一样,能来个下江南,去热河避暑。
  说实在的,朱由校很羡慕这些酋长们,特别是那个叫乾隆的,简直就是最幸福的皇帝,当然他带来的代价自然是华夏民族几百年的沉沦。
  直到现在,还有着这家伙阉割汉文化和打压汉人气节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最遭殃的就是一些名胜古迹,留下了此人的“到此一游”。
  就在朱由校思考着如何让大明实现真正的国富民强,然后自己这个皇帝好可以享受富贵人生时,外面却是传来了锣鼓喧天的声音。
  朱由校走前来一看,却是一身穿绯袍的明朝官员领着一干官员乡绅跪在城门外,而两边则是一干舞着狮子敲着锣的百姓。
  除此之外,也有很多百姓只是跪在路边,不过朱由校仔细一看,却发现这百姓脸色都很好,虽是布衣在身,在这春寒料峭的日子却都是夹了棉袄。
  甚至少有打补丁的,这些百姓的手指也少有黢黑或者长有老茧的,其脸色也没多少风霜之色。
  而直达城门的干道上也铺了黄土,垫上了红毯,朱由校不禁暗想,难怪进入了顺天府地界后,龙辇突然平稳了不少。
  很好,现在这些文官知道逢迎自己了,虽然表面上朱由校要做出一副明君的样子来,板着脸很痛恨这种虚伪官员的样子,但内心里却也有些得意,至少,现在的地方官不像是当年正德帝出关时遇见的那位守城御史那样,不但不迎驾还拒绝给皇帝开门。
  朱由校的銮仪停了下来,他自己也踩在一随侍小宦官的背上下了车,而汤复生也带着宪兵们站在干道两边,且转身面对着,一手握住绣春刀,一手把着绣春刀刀鞘,整齐一致,威严陡生。
  禁卫军的官兵也停了下来,常延龄喊了一声立正,就是齐刷刷的脚后跟撞击声,其阵势也甚是吓人。
  “臣前都察院右都御史署顺天府尹李春茂,大兴县令卓文德,见过我大明皇帝陛下!”
  眼前这绯袍官员走上前来,躬身朝朱由校行了一礼,朱由校只是微微一招手:“起身吧,让这些百姓们也起来吧。”
  李春茂是天启七年的顺天府尹,但在朱由校大病痊愈后针对东林党的镇压中,这个是李成梁体系的官员也被自己罢职还乡。
  原因无他,他不想让这些辽东的官员做自己这天下第一知府。
  既然已经是被罢了职,朱由校也没打算理这个大乡绅,而是冷声问着一旁的大兴县令卓文德:“这些都是你弄出来的?”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