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两百零四章 调禁卫军入鲁地

第两百零四章 调禁卫军入鲁地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衍圣公孔胤植的提审就以这样意外的结局而告终,无论是朱由校还是孔胤植都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孔胤植依然逍遥法外,支持他的地方官员也依旧死心塌地的支持他,官绅一体纳粮依旧难以推行。
  
  布政使体系的官员和按察使体系的官员都还不买袁可立的账,尽管袁可立带来了自己登莱的官兵,但却对这些盘根错节的地方官员势力毫无办法。
  
  陛下朱由校仍旧没有要离开山0东的意思,袁可立依旧是山0东巡抚,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甚至在不久前朱由校还加了他太子太傅,如今的孔胤植不过是太子太保。
  
  谁都看出来,当今陛下此举是要让袁可立继续在山0东,并压制他孔胤植这个最大的地头蛇。
  
  这日正是初晨,阳光和煦的日子,绿意盎然的曲0阜城外,朱由校身着薄衣宽袖,手执折扇徒步行进在一段小径之间。
  
  而在他旁边的则正是袁可立以及打着遮阳伞的王承恩,和始终比朱由校落后两步且时而出现时而又消失的东厂大档头吴进。
  
  清凉之风吹来,朱由校不禁驻足迎风而立,同时对袁可立说道:“布政使和按察使的官员依旧百般推脱吗?”
  
  “是的,臣昨日召集他们,准备拟定丈量各大乡绅田亩,但下面这些官员都以乡绅不肯配合,且豪奴可恶为由而不肯奉臣之令,左布政使顾庭焯和按察使王任更是直接以偶感风寒为由直接不来,巡按御史张东恩也一直没来,以德州地方有乱贼作祟为由拖延时间。”
  
  “看来这些人是真以为朕动不了孔胤植,而使得他们依旧觉得这齐鲁地界仍然姓孔了,眼下九月将近,朕也没那么多闲功夫与他们扯皮,既然不能以刑律手段逼他们就范,索性就直接派遣军队,朕倒要看看,这些人面临屠刀时还能不能做到如此冥顽不化!”
  
  朱由校说着就吩咐了一声:“吴进!”
  
  俄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叶动声,东厂大档头吴进犹如魅影一般出现在朱由校面前:“臣在!”
  
  “立即派两拨得力的人,分别去河间府着禁卫军工兵营指挥使刘宾立即率新编禁卫军五千人赶赴曲0阜,沿途若遇抵抗阻止以叛乱罪论处,可直接歼灭!同时,去徐州让禁卫军步兵辎重营覃博彤率五千人立即赶赴曲0阜,如遇抵抗,可直接以叛乱剿灭!两路人马限十日内赶到!”
  
  朱由校此令一下,倒让袁可立不由得一惊,他没想到陛下会直接动用军队,但他也不好参合禁卫军的事,同时心里也不由得暗叹,这些山0东官绅们以为陛下会被他们逼的妥协,却没想到反而使得陛下不得不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为大明千秋万代计,有些事既然要做,就必须做的彻底,如果有必须,以血的方式的去做也尤为不可!”
  
  朱由校说后就转身回走。【△網WwW.】
  
  如今的禁卫军新军训练已有数月,,从各处负责招兵的指挥使上奏的奏章来看,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初步的训练,甚至有的地方如徐州和京畿两处新编禁卫军因为招募时间和开训时间较早,因而还参与了地方剿贼的实战,因为军纪严明和武器更为先进的缘故,效果倒也明显,但也吃了些被游击的教训。
  
  不过,也正因为此,也算是一种淬炼,朱由校也才放心调他们来曲0阜进行军事行动,这也可以看做是一次实地演练,虽说有点高射炮打蚊子,但让他们一开始就通过剿灭官绅集团的方式与官绅站在对立面也算是朱由校加强对禁卫军控制的一种手段。
  
  衍圣公孔胤植依旧挺着肥圆的将军肚躺在摇椅上叼着烟斗,薄衫宽裤半挽着,再加上两姿容俏丽的丫鬟捶着腿,一旁还有侍女扇来阵阵凉风,倒也是恣意潇洒,似乎已然忘记了之前还在堂上被提审的场景。
  
  其长子孔兴燮这时轻声走了进来,暗自朝几个侍女招了招手,这几个侍女就推了出去。
  
  孔胤植也不睁开眼,依旧回味着西洋来的大烟,整个人仿佛飘入了仙境一般,有气无力地问道:“族中各房长辈都请到了?牺牲之物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都已准备齐全,就等老爷您了”,孔兴燮低声回道。
  
  “扶我起来”,孔胤植将烟斗搁在桌上,而自己则在孔兴燮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此次开祠堂,重修家谱,目的就是要将孔闻诗这支败坏我孔门家风的不孝之徒踢出宗祠,从家谱上传除名!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们北宗孔门家风严谨,品行端良,不藏污纳诟,清理家门之决心,明白吗,也好彻底坐实孔闻诗之罪孽,即便陛下不承认,天下儒林不会不认!”
  
  “老爷说的是,据我们的人说,李阁老近日已秘密拜访了好几家我孔门的远支近派,另外,听说南宗的人要来曲0阜,似乎是应李阁老之邀?”
  
  孔兴燮这么一说,孔胤植不由得心里一紧,问道:“李明睿?”
  
  “正是此人”,孔兴燮回了一句,孔胤植说道:“派人暗中跟紧些,我们与南宗的素来在传承上有矛盾,虽因当年元廷做主,令我北宗承继衍圣公爵位,但南宗也一直未死心,当年大明初建时就闹过一回,如今若是陛下有意挑唆,只怕这南宗夺嫡之心又起,不能不妨。”
  
  “是的”,孔兴燮说着就令丫鬟前来给孔胤植更衣。
  
  而等到吉时临近时,孔胤植才穿着御赐蟒服,头戴公爵冠帽,在长子孔兴燮带领下走进祠堂大影壁前,一众族中男丁也都云集于此,孔胤植高呼一声:“开祠堂!”后,便是一阵鼓乐鞭炮响起,庄严的祠堂正门打开,而孔胤植一系作为长房便先走了进去,按照尊卑秩序排好后,才命人唤孔闻诗之遗孀弱子唤来。
  
  按照族规,女眷是不能入祠堂的,但因要对孔闻诗一支宣族中决定便也开了例。
  
  待孔闻诗的妻子和他那八岁的遗腹子一进来,孔胤植便开始发话道:“孔顾氏,你夫君残害百姓,无德无仁,无耻卑鄙,按照族规着应开除族籍,永不留名,其家产但应由宗族收回,但念及你孤儿寡母,权且留你三亩桑梓之地过活,其余共计三百一十二亩田地和三处屋舍由宗族收回,你意下如何?”
  
  “田亩宅院乃夫君多年为官所得,非族产,不知为何要收回,还请大爷明示”,孔顾氏说着就不由得哭了起来。
  
  “祠堂内本轮不着你说话,但你既然问了,我也权且回你,你家夫君读书所耗族中财产甚多,这些自然应算做族产,你若是再有异议,其留给你的三亩田地也一并收回!”
  
  孔胤植面露狠色,吓得孔顾氏也不敢再说什么,也只能自吞苦果,暗自垂泪:“既如此,我夫君身前所纳两房媵妾可否留给奴家,奴家体弱,不禁劳作,日后全靠这两从小与我长大的姐妹。”
  
  孔胤植垂涎那两媵妾已久,哪里肯愿意放过,便斩钉截铁地道:“不可,这两人也是族产!”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