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两百三十二章 陛下的大动作

第两百三十二章 陛下的大动作

    江宁县令叶定一秉承着应天巡抚王文奎的指示,江南各级官吏尽量给皇家织造局添堵,纵容刁民闹事,逼得皇家织造局经营不下去,一旦被陛下或陛下身边的人问起皇家织造局和南o京城混乱的事就往小混混太多没办法管理方面扯,把责任都推到失业的雇工身上。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法不责众,要让陛下充分认识到刁民太多纵使为官者也无能为力。
  
      所以,在此刻,当朱由校问及为何有混混在皇家织造局门前闹事时,江宁县令也就选择了这样回答,甚至即便被罢了职,这也没办法,作为一个七品小官,他宁愿得罪陛下也不敢背叛整个江南文官集团。
  
      但这叶县令明显小瞧了朱由校的脾气,这叶县令刚一说完,朱由校顺手就抄起一砚台朝这叶县令身上砸了过去,大声喝道:“大胆!你敢欺侮朕,给朕拉下去砍了!”
  
      “是!”
  
      两东厂番子应了一声,当即将这叶县令往屋外拉去,而吴进也拔出了绣春刀,闪着寒光刀刃吓的叶县令顿时就懵逼了,甚至忘记了那砚台砸到他脑袋上后引起的剧痛,忙道:“陛下,臣只是实话实说,南o京城刁民甚多,非臣。”
  
      “还敢推诿,我大明朝就是有你这样的官员,才使得朝政颓废至此,你县衙被刁民拆了又如何,你就是住在大街上,作为这里的父母官,也得保护这里的百姓的身家性命和财产安全,拖下去,斩!”
  
      朱由校一顿训斥后,江宁县令叶定一已经被拖到了屋外,他的头颅被按了下来,而吴进也举起了绣春刀,但这时候,叶定一却也感到了恐惧,忙大声喊道:“陛下饶命,罪臣有话要说,有话要说啊,这些都是中丞大人指示的啊!”
  
      见此,朱由校便命人将他带上前来,这叶县令这个时候也不敢胡搅蛮缠,性命攸关之下,便一五一十的将应天巡抚的指示说了出来,但当他希冀的等着朱由校饶他性命时,朱由校则只是对吴进说道:“赐他个全尸,然后布告于百姓,护境不力且敢违天恩者,立斩之!”
  
      江宁县令叶定一大为惊骇,忙道:“陛下,缘何不饶罪臣性命。”
  
      朱由校起身进了皇家织造局里面,根本就懒得理这江宁县令,现在朱由校只有一个感受,皇权百年不到江南,现在这里的官僚士绅们是越的不把朕当回事了,一个小小县令也敢在自己面前打马虎眼,甚至宁愿对一个应天巡抚言听计从。
  
      吴进一刀捅进了这叶定一的胸膛,使劲旋转了几圈,狠言道:“欺君之罪已犯,还想让陛下饶你性命,你真是太天真了,殊不知皇权大于天吗?”
  
      叶定一一死,旋即就被刊载于大明日报上,并悬挂叶定一尸于城门外,警告天下士民,若敢再不对皇家产业竭力保护,对百姓不全力佐佑,其下场只会比叶定一更惨。
  
      朱由校这里参观了皇家织造局后,就对皇家织造局和生产管理模式和设备提了些意见,但他在这方面且又表现的很开明,并不乾纲独断,只是对茅元仪说,这是他的意见,请茅元仪自己按实际处理,参考具体情况。
  
      茅元仪虽说在政治上显得自卑,但这方面却也有自己的主见。
  
      提升武官地位,让武官出身的人更加有信心的去处理军事和政治以及商业科研等事,或许能更加开他们的潜能,朱由校此时不由得笃定了这个想法。
  
      值得一提的是,叶定一的死在江南文官势力也引起了不少的震动,他们没想到当今陛下会如此执拗于对皇家织造局的庇佑,谁也能看出来,陛下想靠皇家织造局等产业控制江南财富的野心并没有消失,甚至不惜让一个县令付出性命。
  
      这样一来,也就更加笃定了他们以更激烈的方式去挑战朱由校改变商业格局和阶级层次的决心,谁也不确定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或者谁也不愿意放弃对江南这块大蛋糕乃至整个大明话语权的控制。
  
      皇权与文官集团的争斗依旧在持续。
  
      “传命,着令操江提督魏国公徐弘基、南o京镇守太监魏忠贤、南o京兵部尚书王永光觐见,同时命皇家军事学堂先期毕业生有熟水性者立即来南o京,同时传命徐州禁卫军覃博桐领两营步兵来”。
  
      朱由校一系列的旨意,让王承恩和李明睿都有些狐疑不解。
  
      徐弘基、魏忠贤和王永光是掌控江南军权的三员大佬,而皇家军事学堂的先期毕业军官生又是目前前途无限且接受最新军事训练的军官,而调两营禁卫军入南o京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南o京城的小混混也需要让禁卫军来收拾了?
  
      当今皇帝陛下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即便是王承恩和李明睿这样的天子近臣也是如此,更别提其他的官员士绅了。
  
      “徐弘基,朕且问你,如今我大明操江水军实额有多少兵员,多少舰船,能战者有多少,不能战者有多少,与大海盗郑芝龙部谁强谁弱,强多少弱多少,还有与西洋各国商队相比;
  
      另外,王永光,现在南京各镇卫所有多少兵力,兵员年俸多少,每月耗粮饷几何,能战者多少,我大明各处海防是否完备,若嘉靖年间的倭乱再次出现,是否能抵挡得住;
  
      还有魏忠贤,现在南o京各地将领操练情况如何,军纪如何,当年戚继光和俞大猷之英雄事迹宣扬情况如何,其坟墓是否得到修葺,其后人下落如何,良将后裔,烈士遗孤是否得到抚恤?”
  
      朱由校的一连串问题让这主政南o京的三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但让朱由校没有失望的是,这三人也还算不上尸位素餐之辈,再加上叶定一的人头还挂在城门楼上,因而三人也都一一做了具体的回答。
  
      但真实的情况却不是让朱由校很满意,随着国防压力由海洋转向关外,造成了现在的操练水军已经出现了当初京营一样的情况,兵不足数,能用的舰船甚至所存无几,甚至很多舰船还成了大户的私家船,很多兵也成了海盗。
  
      “传朕旨意,三日后朕要在这午门外检阅大明水军,若不到者当做自愿放弃军籍,直接转为民籍,到者视其优劣,朕就选优秀者编为禁卫军海军!”
  
      谁也不明白,陛下为何会对水军如此关切,不过这倒让一直蠢蠢欲动的文官集团很是庆幸,只要陛下不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就随他朱由校怎么搞都成,水军变成海军,在他们看来,或许是想跟郑大官人抢饭吃。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