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两百三十九章 威胁与讹诈

第两百三十九章 威胁与讹诈

    董其昌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但也没有要劝的意思,一个清倌不值得他去招惹正在兴头上的王文奎。
  
      陈名夏等年轻士子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敢跟应天巡抚王文奎争风吃醋,因而也都故作淡然的笑看着魏敏儿。
  
      魏敏儿却是满腹委屈不敢发泄出来,本来被当今皇帝朱由校如此欺辱也就罢了,好歹朱由校也没只是逗弄而没真的强来,但眼前这个应天巡抚却是如此明目张胆地要求自己去坐在他怀里。
  
      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当做可以随意卖身的娼0妓之流吗?
  
      魏敏儿不由得咬紧薄唇,两眼不由得闪烁起泪花,她不由得想起自己以前还是阁老千金时无忧无虑的日子。
  
      自己几时被人这样轻视过,一个糟老头子也敢对自己吆五喝六,就仗着他是这里的巡抚!
  
      “怎么,你不愿意,是担心本官银子给的没那阉宦多吗,还是认为本官权势没他大?”王文奎冷冷地问着魏敏儿。
  
      朱由校此时也平添了几分怒意,他可没想到眼前这个昔日在朝堂上对自己满口胡言的应天巡抚王文奎此时在篱水阁却是如此的作威作福。
  
      “吴进,日后抓了此人,一定要先割掉他舌头,这家伙的嘴还真是臭,你数清楚他骂朕是阉宦多少次了吗?”朱由校问着吴进道。
  
      吴进忙回道:“回禀陛下,这王文奎共骂了三十次,陈名夏骂了二十三次。”
  
      “给朕记清楚,到时候朕要找他们算账的”,朱由校说着,又转移目光看向楼下。
  
      “敏儿身子不适,还请中丞见谅,先行告退”,魏敏儿最后还是没有答应王文奎,而是转身准备上楼。
  
      但这时候,谁知这丧心病狂的王文奎竟直接跑过来抱住了魏敏儿:“谁让你走的,本官让你走了吗?”
  
      “中丞请自重!”魏敏儿这时候突然拔出匕首来抵在脖项间,逼得应天巡抚王文奎不得不松开魏敏儿,气呼呼的坐了回去:“贱货,每次都在本官面前故作清高,却愿意让一个阉货进你的屋子!”
  
      “加这个是第三十一次,这王文奎的凌迟刀数在八百基础上又加一百”,朱由校说了一句后就继续看着。
  
      而就在王文奎仗着自己是一省巡抚,封疆大吏,魏敏儿又不过是被抄家的阁老千金,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因此对魏敏儿步步紧逼时。
  
      复社领袖张溥此时忙走了进来,刚才在帘外已经瞧得大概情况的张溥便不由得劝道:“中丞何必如此动怒,她魏敏儿不过一堕落的风尘女子之流,虽有些才貌,但到底是犯官之女,而您却是前程似锦,何必招这些麻烦,依我看,我们何不如罢手言和,毕竟这里的东道主可是这位敏儿姑娘,我们不能反客为主啊!”
  
      张溥劝解时,随同一路的官绅王思任和陈继儒等也相继劝解起来。
  
      应天巡抚王文奎见这么多人解劝,他也不好在对魏敏儿苦苦想逼,便道:“也罢,你且再去弹奏一曲吧,若弹不好,休怪本官将你押送刑部。”
  
      王文奎的话语依旧带着威胁的成分,因而魏敏儿也只得再次上台弹奏。
  
      等到魏敏儿一曲终了,王文奎也不好再为难,但也没有让魏敏儿回屋,而是叫过那洪妈妈来,问道:“魏敏儿的梳笼,我今晚就要得到,五千两,够不够?”
  
      “不够,得六千之数”,这洪妈妈说着就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王文奎点了点头:“六千就六千,那人既然是阉宦,六千也不亏。”
  
      “陛下,他刚才又骂了你一次,现在是三十二次”,吴进说着,朱由校就不由得夸赞道:“耳力不错,再给朕仔细听听,他们下面要说什么。”
  
      吴进应了一声,而这时候,董其昌和王文奎等倒也没再做飞扬跋扈而又放浪形骸的调戏女子,一个个忙又正襟危坐起来。
  
      其中,董其昌作为邀请发起者,便先喝了一杯酒,然后说道:“今日召集老少朋友来此聚集,一是如今正好是董某的寿辰,虽不是逢九整数,但也是件可贺的小喜事,另外则是关于发动雇工闹事的事,前者就不必说了,但后者诸位还得再想想在这段时间会不会出什么纰漏,这些日子整个江南已经开始出现纷乱迹象,到时候只要我们发动百姓们闹更大的事,就能逼得陛下不得不放弃皇家织造局,最好是让他老老实实地呆在京城皇宫之中。
  
      “这江南是他们文人的后花园不成,竟不想让朕来,然后由着他们在这里欺男霸女,横行于世不成?”
  
      朱由校有些语气森然地说了一句,就命道:“吴进,立即集结东厂番子,另外,着令各地官兵迅速来南0京,以免这些人到时候来个狗急跳墙。”
  
      这里,董其昌和王文奎依旧得意的说着他们是如何暗中联络各地官员,如何让整个江南乱起来,并使得陛下气愤之极的事来。
  
      一群文人士子肯定是立即过来奉承了一把。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算计当今陛下时,当今陛下朱由校早已将他们的一举一动瞧在了眼里。
  
      不过,这时候,那陈名夏却突然离开位置来到了那叫洪妈妈的老0鸨的屋前,且附耳说了几句后便再说什么。
  
      但就在没多久的时候,那洪妈妈就摇曳着肥肥的腰肢朝朱由校走来:“这位公子请了,我们家敏儿陪了你一夜,你总得留点赏银吧。”
  
      “赏银?要多少钱”,朱由校不由得笑问道。
  
      “十万两”,老0鸨这句话当时就让朱由校愣了片刻,敏儿即便真的貌若天仙,也不可能会要十万两的高价。
  
      所以,想也不用想,朱由校就知道自己是被讹诈欺骗了,便对那洪妈妈行了一礼:“洪妈妈请了,十万两实在是太高了些,你看可否宽限几日。”
  
      “怎么,给不起吗,给不起就别走”,这洪妈妈说着就拦住了朱由校,一副不要让朱由校走的样子。
  
      朱由校不由得冷下脸来:“我警告你,别想拦朕,否则你吃罪不起,另外,讹钱也别朝本公子来!”
  
      朱由校的话让洪妈妈很不屑一顾,且命人直接将朱由校围了起来,这洪妈妈也没说什么,将手一挥,就是十几个打手舞着棍棒朝朱由校打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