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百二十二节 错误3

第三百二十二节 错误3


  琥珀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她身体前倾,做出一个想要冲锋的身体动作。
  毕竟是术士之间的战斗,双方的速度之类,基本上是持平的。众所周知,人想做什么大动作的时候,肯定需要调整一下身体姿势作准备。这是人类的身体结构所决定的。比方说想要跳,就必须做出弯膝的动作。
  “来啊!”出乎意料之外的,面对着敌人即将到来的攻击,冥月术士没有做出任何正常情况下要做出的躲避或者防御的动作,而是敞开手,做出一副“欢迎”和“随便你”架势的动作来。“欢迎!”
  这种特别的反应反而让琥珀马上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聪明,看来你懂了。”冥月术士狞笑着说道。“我和你是彼此关联的……其实我不介意,随便谁动手都行。甚至不需要是你和我,第三者动手也行!只要我受伤,你也会受到相等的伤害!”
  “但是你也受伤了。”
  “没错!但是那又如何?”冥月术士感觉到自己的口腔里满是甜腥味道。身体内部受到的伤害已经稍微有点严重——没有超出术士的承受能力,尚未达到“致命”的水准,但是也已经相当严重了。
  说起来这种做法简直是自杀,但是他面对的怎么说也是第一律术士,其他的手段是行不通的,这一点,之前培训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清楚了。
  冥月术士也有第一律术士,他们也理所当然的进行过无数次的实验和研究,深入挖掘过这种力量,懂得第一律魔力的种种特别之处。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想要压倒一个第一律术士根本是不可能的,除非双方实力有着根本性的差距。事实上,哪怕实力有着根本性的差距,也只能做到击败,极难做到击杀。
  对于其他的术士来说,哪怕是第二律的术士,理论上仅次于第一律术士,能够操控各种无形之物,被称为“创生师”的这一群强者来说,第一律的魔力依然如梦幻一样奇妙。
  第一律魔力的力量太强,用处太多,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的术士都承认,幸好第一律术士数量太少了。否则的话,他们那些微不足道的力量根本什么都不是。
  但是任何东西都会有一些偶然例外的,比方说在他的力量面前,就算是第一律魔力,也根本没有发挥的机会。
  这种情况是显而易见的,琥珀对他的任何攻击,就等于攻击自己,对他造成的任何伤害就等于给自己造成同等伤害。这本身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了。相反,他对于琥珀的任何攻击(虽然在第一律魔力面前,基本上是徒劳),如果命中的话那就有效。
  这就是他能够傲慢的说出“我天下无敌”这句话的根本依仗。这确实是无懈可击,天下无敌的能力。
  可惜的是,纵然天下无敌,却也不完美。不,应该说缺陷极大。
  这个缺陷几乎每个人都能看出来——使用这种方法战斗的话,他只有“惨胜”一种结局(如果不考虑失败的话)。和强者作战,伤痕累累的惨胜,和弱者作战,也是伤痕累累的惨胜。绝不会因为敌人的实力强弱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果。不管面临什么样的敌人,打赢之后自己也就剩下半条命了。
  和强者作战,哪怕是惨胜那也是值得夸耀的。但是和弱者作战惨胜……估计就只能换来轻蔑的一瞥了吧。而且一对一倒还好,如果敌人是接踵而来……那么他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拥有这种天下无敌的能力,他却始终无法出头。
  为了弥补这种缺陷,他专门深入挖掘自己的潜力,最终的成果就是那个睡眠的本事。虽然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惨胜:纵然可以渴死、饿死敌人,自己也必然饿的半死不活。但是至少这种状态恢复很快,而且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他可以假装自己是轻松的获胜。
  他心里满心都是狠毒和残忍,这让他又给自己来了一击,琥珀的身体一顿,发出一声饱含着痛苦的闷哼声。
  第一律术士又能怎么样!你根本没有机会!
  不,不能说没有机会。这种力量的作用范围有限,也就是说,如果琥珀逃离这个区域,那么他也没太多的好办法。但是显然,作为一个第一律术士,琥珀太依赖,也太信任自己的力量了,她太习惯用自己压倒性的优势力量战胜敌人了,以至于对于种种战斗中的意外缺乏经验。她就这样站着,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眼下的情况是既不能进攻,也无法防御。
  正常的术士面对这种情况,估计稍微迟疑一下之后就会立刻选择第三条路:逃走。但是琥珀没有经验,或者说,她目前还没有想到这一个选项。
  他在内心深处恶意的咒骂了一声,又刺了自己一下。
  这是一场生命力的比拼了!当然优势在他这一边,因为他察觉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可以随时停下来,琥珀却不能。此外,他深入研究过生理学、解剖学等等学问,知道自己身体结构的优势和弱点(这方面,每个人都有不同)。这无疑会给他带来很大的优势。
  而且哪怕最糟糕的那种情况,也就是对方的生命力如蟑螂一样顽强,任何方面都是如此——也就是说,在耗死对方之前,自己就会先死。哪怕这样也没关系。就和所有谨慎的人一样,他给自己留下了逃跑之路——他之前可不是随便找个方向逃跑的。事实上,边上不远就是一条河,河水很浑浊。他在边上安排了水中使用的装备。真的情况危急的时候只需要向河里一跳,追兵就基本不可能继续追击了。
  他可不是赤手空拳来的呢。除了神器之外,他还携带了很充足的装备,在这边上还安排了一个秘密营地,以防万一。事实证明一切小心谨慎等措施都不会浪费。是的,哪怕做了种种准备,考虑到自己可能遭遇辉月术士的袭击,他依然没考虑到袭击不一定来自辉月术士,也可能来自自己的一时大意。
  他丢掉了神器,让自己失去了退路。虽然这总比丢掉性命好一点,但是也真的只是一点点。
  冥月术士丢开自己所有不必要的杂念,盯着面前的女人。可惜的是女人的生命力,就像生物学上早就证明过的一样,比男人要强一些。他已经快到极限了,而对方身上虽然同样伤痕累累,却始终屹立不倒。
  他自己的血已经染红了衣服,甚至在脚下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洼。但是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琥珀也许不知道要如何破局,但是她却能如低等生物一样,硬撑下来。
  真的是如害虫一样顽强的女人!冥月术士心里咒骂着。早点死不行吗?
  不止如此,她还在笑。是的,就在又受到一次打击的时候,她居然笑了起来。这种情况下的笑天然就会有那么几分诡异,更何况在她的笑容里,带着一点天真的残酷意味。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就有生命危险了——哪怕现在,他也只能说确保近期内死不了。长远的话,例如感染、营养不良、环境之类都会导致致命……
  但是,就像刚才说的,同等的伤势也在琥珀身上,她也已经接近致命的程度了。
  他再次举起自己手里的锥子,但是这一次该不该刺下去,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这就是这种能力的不足之处了。也许这一击之后琥珀会死,自己活着,也许这一击之后自己会死,琥珀还活着,也许两个人都会死,也许两个人都会活着……总之,各种可能都有,让人不得不犹豫。
  他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面前的琥珀。这个家伙还不放弃吗?为什么不能干脆的死掉呢……果然,第一律术士都很难对付……自己还是想的太天真了。
  无数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然后,他就这样看着琥珀慢慢的做出一个预备攻击的动作。
  要和我同归于尽吗?或者仅仅是用这种姿态吓吓人?如果后者的话,显然对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不,这种程度的伤,哪怕是术士也是非常危险的。这种情况下做出这种以进为退的诈唬人动作很正常……
  “果然……只是个无名小卒吗?”琥珀突然问道。
  “什么无名小卒?”
  “说什么天下无敌……我承认,确实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是你太依赖,也太信任自己的力量了,太习惯用自己绝对不会输的优势力量战胜敌人了,以至于对于种种战斗中的意外缺乏经验。”琥珀说道。
  “说……说什么瞎话?!都快死了,还要嘴硬吗?”
  “难道你没有察觉到吗?”琥珀这一次是冷笑了。“你的血在地上流了一滩,而我的血……却没能滴到地上吗?”
  冥月术士的表情瞬间僵硬住了。
  因为他看到琥珀的身体开始淡化。就像是有一块橡皮把纸上的画擦去一样,琥珀的形体在很短的时间里消失了。
  她身上的衣服,在失去身体的支撑之后,无声的飘落在地。
  不,不是完全的消失。如果是完全的消失的话,或许会觉得这是第一律魔力的某种技巧。但是,虽然变得透明,但是凭借术士的视力,加上此刻周围良好的光线条件,还是能看到那个隐约的形体。
  然后,下一瞬间,就在他尚未来得及回过神之前,琥珀已经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琥珀刚才的衣服明明在这种虚实转换的过程中丢在地了上,但是她身上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套完全相同的衣服。而琥珀的身上,刚才的那些伤害,已经全部消失。她神采奕奕,正如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最初的迷惑和震惊消失,作为一个高阶术士,他当然知道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他醒悟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的力量,对这种状态的我是没用的!”
  冥月术士转身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