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百二十四节 出其不意1

第三百二十四节 出其不意1


  “完成了。”随着这句话,一具伤痕累累的尸骨被丢在丛林之中。现在没有超自然能力保护这身体了,它变成了一堆水、蛋白质和钙化物的混合体。按照自然界早已经成熟的模式,它将作为养料,被无数的动物、植物和微生物分解消耗。在这个暖和的区域,只需要小半年时间,它就将分解的只剩下钙质,哪怕那些坚固的钙质,也将在名为“风化作用”的自然力量影响下下,在数十年间消散殆尽。
  尽管这是几乎每个冥月术士一生中都不会错过的场景——这句话的意思是幸存下来的冥月术士,死掉的不算——但是这个场面依然有些震撼。朱华不得不承认,她虽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事实上经她手送入地狱的术士也早就不是一个两个了),但是面对如此的杀戮依然让人极为不安。她的原本的预计里,梦王至少还能活那么一段时间——说不清楚多久,但是肯定不能马上死。他必须,也只能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特别是关于神器遗失的情报全部说出来之后才能。事实上,她还准备好来一场对质了。
  “多谢你提供的情报……不得不说你还真的有这方面的天分啊。”对方如此毫不介意的说道。她卖弄的用手在空中划过一条由魔力残痕构成的线条。魔力残痕浓烈的让人极为不适。虽然以朱华的实力,她根本无从判断对方到底又强了多少,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吞噬”掉梦王之后,对方的实力又一次得到了提高。
  “愿意为您效劳。”朱华低下头,将心头所有的不甘和愤怒一起压在内心深处,一丝一毫也不泄露出来。
  “嗯,能打听到那家伙的计划是很了不起的。”对方拿出一个手机,随手点开。在手机里立刻开始播放一段录音。
  那是两个熟悉的声音,一个梦王,一个是朱华。两个人显然在为什么事情争论着。因为录音是从中场开始,所以不清楚彼此为什么争论。但是呢,双方的话却是能听的清清楚楚的。梦王打算通过这种这种方法,把丢失神器的责任抛给别人,将自己摘出去。
  如果陆五在场的话,大概就会立刻认出那正是梦中世界里梦王和自己说的话。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字都对应,只能说基本意思相同。至于它为什么会变成梦王和朱华的对话,或者是为什么还被录音下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无论如何,因为这个缘故,梦王的生命就到此终结了。没有一个冥月术士会忍受别人的背叛的——他们不得不忍受的时候例外。
  “我们该走了。”
  “去哪里?”朱华有些惊讶。毕竟神器已经遗失,情况与其说麻烦,不如说是危险。没有任何一个冥月术士可以背负这种责任。梦王一死,不说其他的,这个责任就算想推给别人,都没人可以推了啊!当然话要说回来,这个责任,或许梦王可以推脱,但是作为梦王的直属上司,确实是推无可推。
  “当然是把神器找回来咯。”对方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们走。”
  “神器……在哪里?”朱华也知道,梦王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情,完全是因为他没办法找回神器。其他东西倒也罢了,但是神器显然不是什么宝光四射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东西。
  “那个家伙不是说了吗?用机器找就行了。”
  “真的……有这种机器吗?”
  “当然有,你忘记了我的身份了吗?我可是出身于一个最有名望的家族。”朱华看到对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而这个笑容则如刀子一样在她心脏柔软的位置狠狠的刺了一下。“你看,这就是家族的优势。”
  她伸出手,拿出一块蓝色的宝石。
  那是一枚显然精心雕琢的的宝物,而且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那种蓝色并不是宝石本身的颜色。具体点说,那更像是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器皿。当然宝石并不是空心的,但是那种蓝色液体则不是普通的物质,或者它到底是不是物质都要值得商榷。如果细细凝视着它,就会发现蓝色的液体在流动,旋转,形成一个漂亮的小漩涡。
  除了色泽不同之外,这东西和朱华曾经拥有的时空宝石非常相似(后来那块宝石在昆仑山之战中遗失了,应该是落在辉月术士的手中)。朱华几乎立刻明白,这就是对方来到这个世界的途径。一块用第一律魔力做成的时空宝石,而且这块宝石并不是冥月阵营的财产,而是仅属于一个家族。
  “怎么说那个神器也曾经在我们家族那里被研究过很长时间,虽然没能研究出什么成果出来,但是至少也掌握了一些东西吧……唔……在那边?”
  她手所指的方向,正是科考队营地。
  ……
  黄昏,科考队的营地里,一场激烈的辩论会正在进行。一大群生物学的相关学者们,正在会上争论着。
  科考队在这边已经工作了足够长的时间,获得了大量标本以及第一手资料。现在基本上已经对这一带发生的事情有一个基本的结论了。
  这个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生物变异,但是变异源不明。初步认为是某种核废料之类的东西是污染源,但是显然想要找到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这个东西可以慢慢来,现在的问题是,这次生物变异到底会导致什么后果,或者说,应该采取什么措施。
  目前分成两派,第一派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甚至有人认为要提交联合国,由国际出面,彻底封锁这个区域,并清除污染源。所幸这一点难度不大。毕竟前面说了,这一圈也算得上是原生态的森林了。边上只有零星几个人类乡村城镇之类的。事实上,哪怕这些乡村城镇也没什么外贸的产品,封锁倒不需要很大的代价。将人口迁走,区域封锁,清除污染源……至于资金方面,可以再全世界募捐,并建立一个永久性的研究基地,确保这种变异不扩散。
  另外一派认为,这根本不需要这么大张旗鼓。这种变异非常不稳定,也就是说,对动物的生理造成了重大影响和伤害,所以这些变异的动物压根活不长。只要稍微记录一下,宣传一下,禁止食用动物尸体之类就行了。反正这边的动物就会慢慢死光,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总之,一个可以简称为“变异危险派”,另外一个可以简称为“变异无害派”。两派各持一词,争论不休。
  当然,也有一些点是大家都赞同的。比方说,尽快找出这个神秘的“污染源”。
  问题是,这周边不安全。之前一些负责保安工作的PMC遭到不明势力的袭击并被全歼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相关的工作,并不是这么一支科考队可以完成的,还是交给政府或者国际组织比较合适。
  不过幸好,这些只是小问题。对于科考队伍来说,他们主要工作已经结束了。按照原定的计划安排,除了极小一部分留下来,负责继续监视这个不知名变异的发展情况。其他的人,包括各种设备,都将会被运走。
  或者说,这次科考活动的赞助人,或者说组织者和投资者,已经认为事情已经完成了。下面的事情,就是国家级别的活动。
  具体的撤离情况也已经被预定下来了。事实上时间已经被定在明天。顺带说一下,营地的设备,包括各种积累的标本,都已经被打包起来,部分已经送走。虽然说这一次行动是得到了本地政府的支持的,但是理所当然他们只能得到一些数据和报告,真正的第一手材料都是要装船运走的。要知道,这些标本其实价值不菲,除了学术上的价值之外,它们还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喜欢收藏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比方说这种生物变异后的标本。表面上,至少是表面上,这构成了科考队伍赞助资金的重要来源。
  所以会议很快进入谁离开,谁留下这样的讨论内容。当然了,这方面主要是自告奋勇,自愿为主,并没有苛刻的强求。
  要特别说明的是,在讨论这些话题的时候,整个会场边上是没有任何警戒和防备的。也没有任何人关注外面的动静。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学术上的话题,别说偷听了,请别人来听别人都不一定肯来。别的不说,比方说科考队的负责人,也就是汤玛士,无聊的都快要打哈欠了。他确实对这个变异时间感兴趣过一段时间,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厌倦了。这个职责,对他来说与其说是一个工作,不如说是一个负担。唯一的麻烦在于这个负担他不得不承受,因为上面有个爷爷在。
  事实上,来来回回都是一些畸形生物的标本,初看或许会让人好奇,看多了就无聊了。
  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会场边上有人偷听,或者说,别说注意到了,就连想都没有想到。
  ……
  在营地的另外一角,陆五发现自己一瓶吊针打完了。
  他现在心情很轻松,或者说,此时此刻才发现一直担心的危险已经完全化解。护士将针头拔掉,就他一个人躺在医疗帐篷里。不,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琥珀。
  和陆五这种元气大伤比起来,琥珀则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也是虚体的优势所在了。总之,一切顺利,两个人现在可以用很放松的心情讨论之前的战斗,以及之后的手尾了。
  “……其实我之前还稍微担心了一下。”琥珀承认。“他们认为,负责携带神器的肯定是冥月术士中的强者,哪怕不是最强的那一个,至少也是第一流的强者才对。他们还给我一份名单,上面是携带者的可能人选。但是没想到最后来的却是一个无名小卒。”
  “携带者的可能人选?”陆五随口问了一句。
  “嗯,是啊,冥月术士之中也是分成不同类型的,那些年纪较长,身居高位的人不太可能担任这种任务。但是那些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者就很合适这种任务……”琥珀拿出自己的手机(不是从营地借过来的那种军用型,而是他自己),亮出一张照片来。
  “这个是……”陆五一惊。因为这张面孔他熟悉,是朱华!但是怎么可能呢?游骑兵可不是什么精锐部队……不过幸好他马上松了一口气,只是有点相似而已,差别还是很明显的。
  “冥月术士年轻一代中的强者哦,我记得名字叫做……”琥珀想了一下。“血腥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