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废弃的天堂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以另一种方式回归星辰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以另一种方式回归星辰


  菲从昏迷当中慢慢恢复了意识,却被眼前陌生的场景震撼,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坐起身来,只是那样呆呆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从脑中用知识拼凑出一个合理、匹配的地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菲不知道,她从未见过如此般有着奇光异彩的景色。
  天空是亮白色的,无论是哪里都如同白昼一般耀眼,脚下踩着的是表面光滑的晶体地面,但却又不像人工制成的东西——它给人感觉是一个巨大过头的球体,菲没办法形容它究竟有多大,就连曾经在南方塔见过的那些漂浮在空中的石块和硕大无比的战舰都没办法与之相比。
  站在它上面,让菲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渺小的蚂蚁趴在什么东西上一样。唯一能够让她判断这个是球体的,就是那远方“天”和“地”交界线处有着那么一条带有弧度的线。
  她隐隐约约记得,苏祁曾经和她讲过另一个世界的神奇事情。世界是一个巨大的叫做“宇宙”的东西,里面漂浮着很多很多巨大的天体,而在那万千巨大天体当中,有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是他的故乡。
  那对于菲来说,真的很神奇,因为至少她无法想象生活在一个“球”上面究竟是怎么样的体验。不过,现在她体验到了——少女现在就站在一个巨大的球体上。
  脚下的晶体地面,并不算太过通透,里面有着像是溢出空气的魔力一样的淡淡的乳白色。仔细盯着晶体下方看去,里面有不断缓慢变幻的花纹,美轮美奂,那如同将牛奶滴入清水当中,牛奶慢慢遇水融合、然后在水中不断翻转形成花纹。
  旁边已经被治疗好的艾她们,表现出来的样子和菲相差无几。无一不是被这美妙的地方所吸引,仿佛整个人全身心都沉浸在其中。
  空旷、广阔、一望无垠、浩瀚无边。在这巨大的天体旁边,无数细小却又闪亮的星星将其围绕,哪怕只是呆在这个天体上面什么都不做,她们也会觉得心满意足,仿佛身子里面有什么空白的地方被填满了……
  “被这景色吸引了吗?”巫塔拉慢慢走到菲的旁边,微笑着坐了下来。明明是只喜欢随意穿着法师长袍的魔女,今天却穿了一身轻便的淡紫色长裙,就像一位来自异国的公主一般。
  菲一时间还没能从着景色当中回过神来,只是有点迟钝地点了点头,然后用惊讶的语气轻声问道:“这里……是哪里?”
  她看见了巫塔拉的微笑,平时冰冷冷的魔女大人,和在黑巴别塔当中那副阴沉的模样完全不同,反而是淡淡、甜甜的微笑:“还没猜到吗?愚钝的小家伙。”
  她真的猜不到自己究竟在哪里,从艾的那一份灵魂上传来的感觉,让她敢肯定这绝对不是梦境世界,这里就是现实,但是现实世界当中有哪里会有如此奇幻的场景呢?除了众神居所之外,她没能见到更多。
  最重要的是,唯独这个地方,让她能够完全放松、静下心来什么都不去想,仿佛周围有着奇怪的领域,将她笼罩在其中,那么舒适悠闲……
  看着菲迷茫的样子,巫塔拉觉得自己似乎没必要继续卖关子了,而是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让周围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听见她的话:“这里是菲你的星辰,是那个天空当中的‘月’。”
  此话一出,原本还在四处张望的大家感觉大脑再次受到冲击,因为无论是谁,听到如此不可思议的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去质疑。
  不过,没有人质疑巫塔拉,她从兰多尔十八世的手里,将已经绝望的大家一个不漏的救了下来,她们又有什么理由去质疑?
  安蒂听到这句话之后,反应非常可爱,她像是拥抱菲一样趴在这洁净无瑕的晶体般的地面上,轻轻将小脸贴在上面,感受着来自星辰内部的魔力流动。那样仿佛能让她感到安心、舒适。
  而穆罗和艾瑞尔两人,则满脸惊喜地望向了自己的女儿,表现的激动,却又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菲才注意到,大家都已经没事了。原本被重伤的她,现在身上被“远东的丝雪绸带”缠绕了起来。虽然松松垮垮的,还能隐隐约约看见那柔嫩白皙的皮肤。身体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她能够感受到那来自兰多尔十八世的、穿透了灵魂的攻击所造成的创伤,都被治愈了。
  昏迷的茉莉安已经醒了过来,似乎是艾在被治好之后将她从梦境世界中带了出来,重新摆脱了被梦境囚禁的痛苦。在菲迷迷糊糊的时候,她似乎看见艾被夺取了双手,不过现在在高级治愈魔法的帮助下,她身上就连擦伤都没有了。
  安蒂和月歌•伊的魔力几近枯竭,但是菲的星辰“月”有着超乎常人的惊奇之处,让筋疲力尽、虚弱无比的两人,在奇特力量的笼罩、包裹之下,快速恢复着。
  芙瑞兹、泰伦斯、凯瑟琳、斯图尔五人,虽说都被重创,但是那种带有诅咒的伤口对于魔女巫塔拉来说,想要破解简直易如反掌。虽然她并不是圣职者,但是却几乎完全领会了一切禁忌魔法的奥秘。
  苏筱的情况就更为奇特了,其过程巧妙之处让人不禁想要为之拍案叫绝。原本已经被伤到致命器官的苏筱,立刻封闭了自己体内的大部分穴位,再在遭受重创的时候,将自己体内所有脉络封闭,导致灵魂处于飘忽不定的状态,但实际上,她非常安全。
  将躯体的关系和灵魂的关系研究到极致,然后加以利用,做出这样的效果并不难。苏筱成功用这个方法,保住了正在濒死状态的自己的性命。而她的手法和瞬间完成这复杂事情的方式,就连巫塔拉也捉摸不透。
  蕾娅、苏祁、茜丝莉娅、洛丽亚,还是艾瑞尔、穆罗和梅耶,所有人都安然无恙,除了经历了一场必败的战斗之后惊魂未定之外,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现在,就连“心中慌乱”这种不好的感觉,都被菲的星辰“月”所治愈着。
  “谢谢您,魔女大人……”环抱双膝坐在地上的菲,微笑着感谢着身旁与自己并肩坐着的女子,却说着说着就慢慢低下了头,满脸惭愧的模样,“这份恩情……”
  “没必要,这样就太生疏了。”巫塔拉抬头看向上方的星空,轻声说道,“就叫我巫塔拉吧。”
  “也别说什么‘这份恩情’什么的,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她接着用自己平静的语气,陈述着自己眼中的事实,“在你们离开霍尔顿的时候,我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了。”
  “这……怎么可能?”不远处菲的母亲艾瑞尔,盯着自己的女儿看了几眼,又柔声问道“难道,魔女大人您有着洞察未来的能力吗?”
  “当然不是。你们不知道,是因为你们对兰多尔十八世了解的太少了。”她摇了摇头,“曾经的兰多尔十八世,是兰多尔十七世最小的孩子,他出生的时候我已经因为研究禁忌魔法而被追捕了十几年了。”
  “他作为最小的孩子,有着和‘命运’完全契合的魔力亲和力,于是凭借着这种能力不断修改着自己的命运轨迹,将他六个哥哥全部害死,并且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功取代了他的父亲,成为帝王。”
  “你们在已经被这样一个‘恶魔’所操控的大贤者的引诱下,不断攻入深渊,三年之内必然会有一天与兰多尔十八世相遇,但是各位的能力,怎么可能达到那样一个‘恶魔’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力量呢?”
  巫塔拉只是短短几句话,就将她们说的无法反驳。
  身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魔女的她,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于是提前了很久就开始做准备。只有她自己知道,当菲在霍尔顿被杀害的那一天,她就在不断追逐她的灵魂,结果在她灵魂就要回归到星辰的那一瞬间,就被外力夺走了。
  那外力是什么,巫塔拉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众神居所”。为此,她从那天开始,就根据轨迹不断研究菲星辰的方位,并且研究着跨越“现实世界”和“星轮界”屏障的魔法。
  而刚刚那一刻,就是她第一次试验那个魔法。
  如果失败了,那么所有人自然就会一起死亡,那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就算是巫塔拉自己竭尽全力,都不敢肯定能够在兰多尔十八世面前活下来。这种拿所有人的生命赌博一样的做法,也是她迫不得已的,若是不这么做,估计所有人都完了。
  当然,现在的巫塔拉不需要再担心,因为魔法成功了。只不过,这个坎坷的过程她才不会和菲一行人讲,作为高冷的魔女,她不希望像个小孩子一样激动地邀功。
  “难道……难道导师您进入黑巴别塔不与人见面的原因,是这个吗!?”茜丝莉娅忽然惊讶地问道,“因为您早就知道,大贤者卡梅伦身上的诅咒……”
  “不愧是我的学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巫塔拉满脸赞赏的看着茜丝莉娅,“大贤者卡梅伦被诅咒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兰多尔十八世可以通过诅咒监视我们了。”
  这一隐瞒就隐瞒了两千多年吗?连月歌•伊和大贤者本人都不知道。苏祁若有所思地想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急忙板着脸快步走向菲和巫塔拉两人,在两人好奇的注视之下站定在距离她们一米多的地方:“菲!你体内的四方石!”
  原本巫塔拉还以为,苏祁有什么特别严肃的事情要说,虽然这件事很严肃,但是对于她来说都是小事:“没关系的,四方石能监视的范围有一定极限,我们现在处于‘星轮界’,现实世界和‘星轮界’的世界屏障会把它阻隔的。”
  “但是兰多尔十八世可以操控命运……”少年还是有点不放心。
  “那只是他自己的命运而已,能够改变运作轨迹的,也只有他自己的星辰——‘日’而已。”巫塔拉的一番解释,让大家心里都安定了下来。尤其是苏筱,虽然仍旧很虚弱的坐在一旁休息,但是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也让她对这一切谜团了解了不少。
  “命运”在是真实存在的。每一颗星辰都代表了世间的一个生灵,生灵的命运就被写在了星辰当中,如果星辰坠落了,意味着一个生灵的命运彻底走完了全程。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大贤者卡梅伦和月歌•伊着手做“击落太阳”的准备,因为这样,就可以完全避免和兰多尔十八世正面交锋,并且还能将他杀死。
  但是大贤者没办法意识到,其实早就在很多很多年前、在他被种下诅咒的那一刻起,思想的一部分就已经被兰多尔十八世所操控了。
  兰多尔十八世只需要给予一点暗示,就可以让大贤者卡梅伦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做出一些判断,让卡梅伦以为这是“自己”做出的思考和判断。
  从两千多年前,天洪落下的那天开始,巫塔拉就开始准备了。她将事情预料的程度已经准确到几乎等同于预言的地步。虽然没能准确预测到事情的发生,但是却早早做好了应对措施。
  仿佛这一切都是为了现在所准备的一样,那份跨越千年的努力,现在就浮现在这位女子的身上,但是魔女大人的强大、孤傲和冰冷之下,却藏着这样善良而且温柔的心。
  菲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思索了很久之后,发现自己心中其实早就有了答案。
  终于,她忍不住试探着凑上前去,趁着身边巫塔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给予了对方一个拥抱。那是一种想要表达内心感情,却胜过任何语言表达的拥抱。
  “谢谢你,巫塔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