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武侠世界里的大虾米 > 第四章水道

第四章水道


  
      时未寒慌不择路地狂奔着,他紧紧地用力篡着拳头。
  
      他好恨!
  
      他好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的弱小,恨自己的恐惧。
  
      大鸭丫死了,就在自己怀里死去,可自己却不能为他报仇。
  
      杀死大鸭丫的凶手刚才就在他眼前,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光向他袭来忘记反应,他却只能不甘拖着汹涌的恨意离开。
  
      他明明能以一命相搏的,可他却终究不敢,就算这只是个游戏!
  
      他不过是个悲哀的懦夫!
  
      他半分用处也没有……
  
      “叩”时未寒猛地摔下,却是个凸凸的泥坑,他体力过度维持极速的长跑已将是支透了,但他神经绷紧着仍是意识地狂奔着,脚下一滑,身子平衡失去,便狠狠地摔落下去。
  
      好痛!
  
      时未寒脑后壳擦破了皮辣辣疼痛着,千思万绪尽绞消,唯剩下这句“好痛”残留。这一摔,倒让他清醒了几分。
  
      时未寒不知,若是他似刚才那样再下去深入几分,非入疯发狂必然!
  
      此刻的时未寒只觉眼前昏黑潦乱,脑袋又晕又痛,不管地上泥泞脏乱,就势躺下去不动了。
  
      忽又忆起大鸭丫死去的那面孔以及黑大叔那句“牛娃子,还不快滚”,时未寒死硬咬住着牙齿又支撑着双脚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愧疚,以及更多的惘然。
  
      他不知道牛总管是否能挡下面具黑衣人脱开身,或是已死于面具黑衣人手中。
  
      他不知道他能跑哪里去,他应该往哪里逃。
  
      他更不知道这切实的世界是否真的是游戏。
  
      还有……
  
      这一切的一切,像是个蛛网将他网住,他愈是迷惘,他快要崩溃。
  
      “牛娃子,还不快走!咳咳……”粗糙而沉厚的男声后方传来。
  
      “牛总管!”时未寒似个哭闹的孩婴咬吮到了奶瓶,惊喜莫名霍然看向那道身影,脸上兼着不可思议。
  
      那个人,不是黑大叔又是谁来?
  
      “还不快走!”黑大叔又说道,脸上焦急无比,怒喝着。
  
      “我……”
  
      未等时未寒讲话,黑大叔一下来到他身前,时未寒身子一飘,便被黑大叔扯住腰衫提离了重心,健步如飞向某处腾去。
  
      时未寒一呆,身子已是在地上滑飘疾行。他张开嘴巴欲要讲话,却给风尘灌了一嗓子。
  
      黑大叔带着时未寒闪过条条路径与暗角,依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过了不短时间,黑大叔终于放缓了脚步,却竟是冲着个巨大的岩石而冲去。
  
      哇咧!
  
      这是要捉我一块撞石自尽么?
  
      是不是飞太久搞错了方向?
  
      时未寒双眼猛直睁大了,看向黑大叔,想要提醒他。
  
      黑大叔却脸上表情不见慌张,反露出一丝喜色,徐然加速,毅然直撞向岩石而去。
  
      “咔嚓”时未寒头上一痛,就好似忽被一只耗子狠狠啃了一口。
  
      没有意想中的头破血流,时未寒发现他们竟撞窜进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空间。
  
      石岩之内竟是另有乾坤!
  
      时未寒迷乎乎着欲要趴起身,一下撞到了顶端。
  
      靠!
  
      时未寒气得就要臭骂。
  
      “嚯”黑暗中,黑大叔又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他们竟又摔了下去。
  
      “哇咔!竟还有第二层!”
  
      可怜的时未寒同学顿时又悲催了。
  
      他感觉从高空落地,屁股被石子狠狠搓了下,大腿骨一阵麻疼。
  
      时未寒眼圈通红了,这都算什么牛马大爷事儿!
  
      “牛娃子……没事……”旁边黑大叔虚弱的声音传来。
  
      “我没事。”时未寒嘴角不住抽搐。
  
      “呕……哇……”
  
      忽而时未寒胸衫一湿,时未寒透着微弱的白光,一摸,眯着眼仔细一看,却是血!
  
      “牛总管,你怎么了?你……”时未寒这才发现异常,急忙道。
  
      “没事……”黑大叔却摆摆手。
  
      “你记住……我的话,你不……管如何……也得……活下……去!”
  
      黑大叔颤微着手打开了个圆形通口,下方隐隐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无论怎样,你也不准回来,不许追查!记清楚了!”黑大叔语声近乎命令。
  
      时未寒忽有种不详预感:“牛总管,我要去哪?你不和我一起吗?”
  
      “你听不懂人话吗?”黑大叔暴怒道,“记住了?”
  
      “哦,好,我……我记住了。”时未寒难过的道。
  
      “好!”黑大叔哈笑着,豪气魄人,“双手抱住头,弯腰,深呼吸,闭上眼睛!”
  
      时未寒学乖了,虽是深感疑惑,人却毫不犹豫抱成了团,放松呼吸,闭上眼睛。
  
      “啊~”时未寒刚动作就毕,黑大叔却一把将毫不防备的时未寒推下了下方通口。
  
      时未寒身子浮空,直坠了好几息,才“啪”的一声砸出一个大水波。
  
      冷!
  
      时未寒鼻子憋息不及,浪水冲入了口腔,难受之极。
  
      不习水性的他“咑嗵咑嗵”地四肢乱蹦奋力挣扎,可又哪敌得过急流?
  
      “叮咚,人物判断:重度脱力,溺水昏迷”
  
      久违的坑血系统再次出现声响际在时未寒的脑海,时未寒憋不住呼息,张口还没骂出“牛马大爷”,身体就立即昏迷过去……
  
      “小姐,对不起。小奴终于找到少主了,但愿谅小奴不能再陪伴他左右成长……”黑大叔苦笑着,他眼里溢出了泪光。
  
      他本就体内经脉残毁尽断了,却偏要挤尽全身生机挡下了那一刀,已注定没有活着的可能,刚才不过靠那一丝欲念强硬撑着。
  
      现在,他撑不住了。
  
      他终于闭上了眼睛,迷糊好似看到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美貌女子,女子手怀棒着个婴儿袍袄,轻轻地向他微笑着。
  
      “小姐……”他轻轻呼唤着……
  
      黑大叔,死去了。
  
      他脸上没有微笑,但他睡得很安详,他眼角溢出的泪花熠辉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他年轻时,有个很英俊憨厚的名字:时在。
  
      ……
  
      “轰轰轰~~”
  
      石屋突地刹间崩塌深陷下去,将这个曾经名为时在,江湖上号为“野蛮邪枪”名传天下的一流武林高手与那个下水道一起埋葬。
  
      无人知晓,这里埋葬着一个忠心傲骨的身躯。
  
      天上雷云涌动,大暴雨将至!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