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八荒血域 > 第七百六十五章 生逢乱世

第七百六十五章 生逢乱世


  武帝七百一十二年。
  姜国跟唐国之间的战争陷入胶着,姜国国力强盛唐国逐渐不支。
  边城蒲城,姜国三千大军突击,唐国守军一千二。
  “将军,请撤退,末将断后。”副将浑身鲜血,望着身先士卒的将军,咆哮出声。
  “我姜长歌在就不会让兄弟们先死!”姜长歌以长剑入战场,杀敌三百。
  蒲城安,歼灭敌军三千,守军残存七十三。
  血色染残阳,姜长歌扔掉手里已经卷刃的长刀,无力支持身躯,只能靠在长枪之上,望着断了一臂的副将哈哈大笑。
  围拢在他身躯身边的七十三人无不是如同鲜血当中拎出来的厉鬼,但是那一双双眸子却是如同夜里璀璨的星辰,烁烁生辉。
  七十五人哈哈大笑,笑的泪水四溅,笑的大雨滂沱,血流成河。
  墙头唐国残旗烈烈生辉,姜长歌持剑而归,身后伏尸四千有余,大声而唱。
  热血横尸镇疆场,
  沙场烈血照残阳,
  敢问苍天可睁眼,
  谁家少年不儿郎。
  身后七十四人咆啕大哭。
  武帝七百一十三年。
  就在姜国即将攻破唐国国门的时候,一位被称为常胜将军的姜长歌崛起,率领唐国军队反击姜国,百战百胜不但解了唐国灭国之危甚至挥军长驱直入,杀入姜国腹地。
  昌盛的姜国举国震惊,国君洪武愤怒无双,质问朝臣。
  于是一个由平民崛起成为一代将军的凄美故事在洪武面前铺开。
  化凡尘杀庞屠叛逃出姜国,不但逃出姜国反而变成唐国的一把利剑乃是无数将军大臣无法想象的事情。
  “该死的庞屠,传朕之命,灭九族!”
  “回皇上,庞屠全族已被姜长歌凌迟处死。”兵部侍郎斗胆回复。
  “死的好,死的好!”洪武大笑。
  群臣下跪无人敢言。
  武帝七百一十四年。
  姜长歌兵临姜国国都,皇宫之内质问洪武。
  “你为何不顾百姓安宁,掀战火,毁安详。”
  “因为我大姜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洪武怡然不惧,手握长剑遥指姜长歌。“而你为何背弃生你养你的国家,投身叛国,如今反而带领敌人灭我姜国。”
  “你问我为何?”姜长歌冷笑,“因为仇恨。”
  “仇恨难道比姜国还要重要。”洪武问。
  “国是你的国,而我的家却早就毁在了庞屠手里,而这一切的因皆因你而起,所以这果定然由你来受。”姜长歌盯着洪武,“拔剑吧。”
  “寡人继承大统三十年,国盛兵强,不开疆裂土枉费盛世之君,寡人无错。”洪武大笑出剑。
  武帝七百一十四年,姜唐两国由姜国掀起的十年战争落幕,姜国洪武驾崩,国灭,唐吞之。
  年冬大雪。
  大将军姜无道封长胜王,封地姜国半壁江山。
  公主长宁倾慕姜长歌已久国军许之。
  唐国国都长治,无数朝臣震惊,皆言姜长歌功高盖主,圣上不应大肆封赏以免放虎归山。
  姜长歌持剑上朝夺命三问。
  一问群臣,国破尔等何在?将士在外抛头颅洒热血尔等嘴上谈兵,谄谀误事。
  二问群臣,我姜长歌功高盖主,功从何而来,从尔等嘴里来?吃你家米了,喝你家水了?
  三问国君,我蒲城七十三人只余二十有五,这满朝群臣若天天谄谀挑拨,君是否能中正以法?
  姜长歌三问转身而出金銮殿。
  身后有大臣大言姜无道目无王法,竟无视圣上龙威。
  姜长歌哈哈大笑,掷剑而出将之钉杀当场,纵马而出长治。
  城墙之上,长宁投城而下,化为年冬最为耀眼的梅花,姜长歌纵马出唐国,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蒲城二十五人尽数辞官而随,常胜将军便成传说。
  边陲小镇,化凡尘望着半夏与姜母的坟墓,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十年征战,十年疆场,生逢乱世国破家亡,站在不同的立场各自都没有错,但是愤怒,仇恨,能力以及各种因素推动之下,结局便截然不同。
  最后化凡尘抛却所有的繁华,只身离开,选择守在半夏的坟墓之前度过余生。
  江湖夜雨十年灯,化凡尘在这个世界的第四十个年头,坟前的草生了又灭,花开了又谢。
  “老爷,左大人昨夜驾鹤西去,他长子说左大人身前最叨念的就是老爷。”仆人提着浊酒站在身后。
  “尘归尘,土归土。”化凡尘叹息,“随他去吧,明年就多带一壶酒。”
  这四十年没有修为,他已然不是那个英俊潇洒纵横疆场的常胜将军,而是一个年入古稀的老头。
  心中万千思绪却是无从说起,这宛若又是经历了一世的经历让化凡尘常常质问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修仙的梦。
  在梦里他叫化凡尘,而在现世他是姜长歌。
  那些修炼之法在脑海里清晰无比,做起来却徒劳无功,很长时间化凡尘都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是个幻境。
  可是眼看着当初跟着自己的小童都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很多念头化凡尘就不得不打消。
  又过十年。
  化凡尘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再次变成了叱咤天地的地尊,有故人前来告知,整个世界都有魔族入侵,人族已经岌岌可危。
  久睡梦中惊坐起,铁马冰河入梦来。
  化凡尘从梦中惊醒,看着窗外平凡的世界,久久不能释怀,这究竟是梦还是只是魂塔的魔障。
  究竟如何突破,究竟如何走出困境化凡尘却浑然没有思绪,这一世匆匆而过,有过铁马冰河,有过你侬我侬,但是如何走出这个世界却毫无头绪。
  在退去常胜将军的那些年,他将整个世界的历史都熟读,并未有任何修道之人的记载,顶多的就是当年那江湖道人的水准,以及江湖上一些练武的江湖人自诩高人。
  时间飞逝,又十年。
  化凡尘拄着拐杖颤巍巍的站在半夏的坟前,身后的仆从也换成了年轻的汉子,老仆在年轻就不敌岁月,驾鹤西游。
  “你以前跟我说不要看那些神仙打架的东西,可是我想跟你说的是,我就是神仙。”
  “我跟你说了我是神仙可你就是不信。”
  “不过也是,虽然我是神仙,可是却无法救下你跟母亲。”
  “你们的仇我却是亲手报了,庞屠死的很不安详。”
  “若你是我这一辈子的魔障,那请告诉我如何才能摆脱这个魔障?”
  “我的天南需要我。”
  “半夏啊,我也是认命了,估计我就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叫化凡尘,我还是个很强的人,强到你不相信的那种。”。
  “半夏啊,我可能不行了,我很快就能来陪你了……”
  “我成老头子了,再也不做我的神仙梦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