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六百一十章 内奸是他

第二千六百一十章 内奸是他

    逸尘出现在两面族议事大厅,就已经引起了众位长老的议论。
  
      而新任族长郁闷的一声怒吼,更是让大家吃了一惊。
  
      二长老和三长老追查盗贼内奸,还没有得出结论,也被郁闷的命令召回。
  
      当这两位长老步入议事大厅,找到自己的座椅,屁股尚未落下之际,郁闷的声音就猛地响起。
  
      “是。”大长老身形猛地一闪,瞬间就到了三长老面前。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大长老的一双大手,就紧紧地扣住了三长老的命门。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三长老挣扎着,眼里流露出惊慌的表情。
  
      刚才还跟二长老谈笑风生,不过是没能及时抓住盗贼内奸而已,用不着如此咄咄逼人吧。
  
      变故突生,三长老想要摆脱大长老的控制,已是无能为力,只好大声的喝问。
  
      “我是奉命行事,你问族长吧。”大长老一时抹不开面子,推脱道。
  
      虽然有过交待,二长老和三长老之中,可能存在内奸,但大长老和这二位共事多年,彼此之间非常熟悉。
  
      族长的命令不能不服从,而三长老的质问,大长老也没法解释。
  
      不仅是大长老,就连聚集在议事大厅的所有两面族长老们,也都是一头雾水。
  
      不知道三长老犯了何事,一进门就被大长老给制住了。
  
      “三长老,你为何要潜入半山庄园,偷走那个小盒子?”
  
      郁闷位居议事大厅的正位,目光扫了一遍全场,见数十双疑惑的眼神投向自己,只是冷冷一笑。
  
      “冤枉啊,郁闷……族长大人,我确实去过半山庄园,可那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呀。”
  
      三长老一脸无辜,竭力辩解着:“我连那个什么小盒子都没看见,又怎么会去偷呢?”
  
      三大长老都在半夜进入过半山庄园,理由全部是为了确保郁闷不受骚扰。
  
      尽管时间有先后,但三大长老之间,基本都知晓其他两位,和自己一样悄悄潜入。
  
      三长老挣不开大长老的掌控,却也不曾甘心受困,最起码,郁闷的问题不会给他太大困扰。
  
      “我既然让大长老抓你,就一定有原因,不然的话,为什么不抓二长老?”
  
      郁闷之前连长老的职务都没有,头一回以族长的身份面对族人,难免有点不习惯。
  
      明明得到了逸尘的暗示,绝不会冤枉三长老,可郁闷依然说的比较客气,不像是抓贼锄奸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对了,你是记恨我抢了你的长老之位,故意栽赃陷害!”
  
      三长老脸色一变,愤愤然的指责起郁闷来。
  
      前些年,有人提议让郁闷进入长老行列,却由于三长老借助了徐大的关系,挤掉了郁闷的名额。
  
      郁陏为此大为光火,要和三长老单打独斗,从而决定长老的人选,被郁闷制止了。
  
      这件事情过去了很久,若不是三长老提起,恐怕在场的长老们都已经记不起来。
  
      “混账!族长大人岂是心胸狭窄之人,你自己小人之心罢了。”
  
      大长老手中暗加力道,将三长老折腾得冷汗淋漓。
  
      “是啊,郁……族长向来为人平和,从不计较别人的态度,何况如今大权在握,根本没必要跟三长老算旧账。”
  
      二长老心里在嘀咕着,没敢说出来,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看看三长老到底是不是两面族的内奸。
  
      “如果是平时,或者仅仅是偷了我的东西,倒也没必要纠缠不清,但是,我和垚猋一战关系到两面族的前途,你偷走了小盒子就是怕我赢了垚猋。”
  
      郁闷瞅见逸尘嘴角上翘,立马意识到自己过于软弱,稍稍调整一下情绪,又大声说道:“三长老,若是你老实交代,并交出小盒子,我或许能网开一面,如若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毕竟没有做过领导,郁闷进入状态实在太慢,要是换成逸尘,直接审问三长老即可,用不着啰里啰嗦的说一堆废话。
  
      “虽然你升任族长,却也不能随意栽赃,我没干过的事情,凭什么要交代?”
  
      郁闷的平和助长了三长老的嚣张,当着诸位长老的面,三长老竟然振振有词,甚至还有诘问郁闷的意思。
  
      “二长老,麻烦你带几位兄弟,去三长老的房间内搜查。”
  
      一旁的老族长,眉头皱了好几回,犹豫了一阵子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退位让贤,不代表老族长什么事都管不了,即便是多族联盟的盟主身份,也可以在郁闷尴尬的时候帮上一把。
  
      “是,我这就去。”二长老看了看老族长,又看了看郁闷,转身离开议事大厅。
  
      “老族长,我兢兢业业多年,为两面族劳心劳力,就算没有功劳,至少也有苦劳,你们不能这样吧。”
  
      三长老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很快便平静下来,对着众位长老说道:“各位长老,两面族新老族长更替,这是要拿人开刀,今天是我倒楣,说不定哪天等轮到你们了。”
  
      在没有证据证明三长老就是内奸之前,谁都不敢打包票,郁闷所说属实。
  
      既然郁陏遭人暗算,就说明他没有亲眼看见小盒子被谁拿走,万一真的冤枉了三长老,岂不是让其他长老寒心。
  
      三长老的话,引起了些许骚动,却并没有达到他理想中的效果。
  
      相对而言,大家对郁闷更加信任,一个敢于和实力超出自己很多的对手比试,且最终获得胜利的英雄,绝不会以个人的好恶来对付自己的属下。
  
      “等二长老搜查完毕,我看你怎么说。”老族长不理会三长老的叫嚣,淡淡的说道。
  
      逸尘展示了太多的令人难以执行的手段,老族长当然不会怀疑,逸尘这一次的判断依然准确。
  
      特别是逸尘告诉过他,查出内奸的方法,老族长更是胸有成竹。
  
      “好,要是你们拿出证据,证明我偷了小盒子,让我干什么都行,就算一掌把我劈死,我也认了。”
  
      三长老狞笑着,咬牙切齿的说道:“可要是拿不出证据,这件事情就没完,总有人能为我主持公道!”
  
      吃准了二长老搜不出什么,三长老的态度极为强硬,弄得郁闷几次想开口,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憋了好一阵子,郁闷才冷声说道:“别急,最多一盏茶的时间,就会有结果出来。”
  
      三长老的房间,就在议事大厅十几丈远的地方,用不着长途奔波,很快就能见分晓。
  
      然而,还没等到一盏茶的工夫,二长老就和几位兄弟拉着个脸,沮丧的走了进来。
  
      “回禀族长大人,三长老房间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二长老把三长老的房间翻了个遍,除了一些日常用品之外,啥也没找着,更别说那个小盒子了。
  
      “这……”郁闷一愣,目光看向逸尘。
  
      “哈哈……大家听见了么,这就是新族长的做派,非得逼着我们离开两面族啊。”
  
      三长老一声狂笑,得意的同时也不忘记煽动大家。
  
      虽然有些惊险,但三长老确信,只要郁闷拿不出证据,就会让其他长老怀疑。
  
      趁着这个机会煽动情绪,给郁闷制造麻烦,也可以让自己的主子鹿长老获得机会。
  
      “三长老,你真的没拿小盒子?”一直没有说话的逸尘,看到郁闷求助的目光,只好走过来很随意的问道。
  
      “我对两面族的忠心天地可鉴!”
  
      三长老看了看逸尘,忽然间觉得很是心虚,也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
  
      想了想,抢先问道:“我们两面族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插手?”
  
      听说了多族联盟的事情,也知道逸尘是总盟主,可三长老并没有把小盒子和逸尘连在一起。
  
      东西是逸尘给郁陏的,也是从郁陏手上丢失的,逸尘要是大方,再来一份就是,干嘛要跑到两面族来多管闲事。
  
      “本来没关系,但你是两面族的内奸,给两面族带来了巨大隐患,不把你抓起来怎么行呢。”
  
      逸尘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招了招手,让大长老把三长老押过来。
  
      当着所有人的面,逸尘像是轻描淡写的说道:“请三长老带着大家伙儿一起,去看看那个小盒子,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
  
      也不管众人惊讶,逸尘跟在大长老的身后,来到了三长老的房间。
  
      一干长老好奇心起,依次从议事大厅出来,想看看逸尘用什么方法,证明自己的判断。
  
      二长老更是憋屈,被郁闷的眼神狠狠地剜了一下,仿佛是责怪他办事不力。
  
      心里不太服气,自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三长老的房间确实不存在郁闷要找的小盒子。
  
      见郁闷和老族长都起身跟去,二长老也只好随在队伍的后面。
  
      正如二长老汇报的那样,三长老的房间空空如也,连床铺都被二长老等人搬到了外面。
  
      偌大的房间,包括卧室在内,除了各方墙壁,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三长老的手段不错呀……”
  
      逸尘一边说着,一边看似漫不经心,伸出手指在房间的墙壁上敲了敲。
  
      厚实的墙壁内传来沉闷的响声,众人的眼里都流露出怪异的神情。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