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胡霍 > 胡三
关于胡家。
  霍老爷子是极为不喜的。
  这种情况到了晚年更加激烈,常常一边喂鱼一边骂着胡家的老太爷把他带上了一条死路。
  霍老爷子是一生是很短暂的,六十余岁就去世了。六十大寿那年过后,霍正便时常看着霍老爷子手里的玉佩叹气,那应该是大寿那年胡家老太爷送的,据说是入殓了很多年八王子的随身物件,这玉佩是八王子生生从老爷子手里夺过去的。
  待到霍老爷子感觉自己大限将至的时候,才告诉了霍正很多细节,那胡家靠着挖人坟墓的手艺,挂着大西陵的名字发家的,据说早年是混迹在长沙一带,发家之后才渐渐把家族中心转移到京城。
  名头虽然不佳,但是却是极为实用的。霍老爷子年迈之后就一直惦记着当年算命先生说的话,逼不得已找了胡家的老太爷给自己封棺。
  胡家做的是看阴阳寻龙脉的本事,断人生气这份功力也不可能有。
  霍老爷子也是怕自己生前杀了太多人,两人一合计,便决定到时铁水封棺了。
  这铁水封棺倒是有典故的,像一些生前怨气极重的,在那时候传言死后会化成厉鬼,阳世害人魂魄,所以那时候一般都是在棺木上涂上泥浆后烧熔兵器。以铁水封棺,只在棺材的顶部,留下只容一只手通过的孔洞。
  霍山一生走南闯北,所遇奇人奇事不知几许。他知道有些土夫子有特定的手艺,能从洞口中探取棺中之物,不管胡老爷子的劝说,硬生生把孔洞堵住了,形成了真正的死棺。
  霍正也是亲眼见过这个场面的,只是棺木的一头紧紧贴着墙壁,胡家人说这是为了断绝一切可能。
  这些叙事在霍山的日记里都有写着。
  也正是这些勾当,胡家对于四门的事情也从不掺和,倒是和李家的私下极好,毕竟地下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靠着李家销售出去的,只是这几年霍正也听闻了,这两家极少出手了,正正经经的做起了买卖。
  霍正看着这青铜器沉思了好几天。
  打听的消息也回来了,胡家的公子在收到玉佛之后当天就找了新月饭店的东家鉴定玉佛的年份。
  新月饭店东家也是个博学的人,一眼就断定是明代的手艺,更是利用水量这种异想天开的方法测出两尊玉佛重量一样,这种不可能的工艺让他愣是试了好几次,到了后来这东家和胡家公子明说了这细节,倒也是没想到这人魄力那么大,掂在手中捏了捏,不由分说就砸了开来。
  和料想的一样,那青铜器果然也刻上了胡李两家的小篆。
  如果霍正猜测是对的话,四家人早在很久前就有了一次集体的共识,相互守着一个什么秘密。
  霍老爷子那代看不出什么劲,往上太爷那代据说四家关系极好,到了现在老爷子这代没死的估计就剩李家的老太爷了,林家败退之后据说是回到了长沙,林老爷子也在几年前仙逝了。
  这样事情几乎变得意思头绪都没有,霍正坐着大厅里,不停的用茶盖碰合瓷碗,这么寒冷的天气里他竟然觉得有些烦闷。
  “霍官,来了。”
  “唔?”霍正一愣,这怎么就先来了,原先还想着用什么借口过去一趟。
  原名胡喜,据说胡家的老爷子原先有四个孩子,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夭折了三个,独留胡喜一人,胡喜倒也对得住自家人的宠爱,年轻轻轻虽说有些浪迹,但是确实为胡家这些年带来很大的利益,胡老爷子走的时候也心安理得。
  “我说这春天还没到,喜鹊怎么一直在叫,原来是胡大公子来了?”
  书生长袍,一副的儒雅之气,和背地里的勾当真是讽刺,霍山在心里默默的低估了下,只是这来人的阵势有些多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厮模样的年轻人。
  “行了你们也别跟着了,都回府里面去,霍官怎么能为难我呢?”摇了摇头指着两个小厮无奈的说道。
  “就是你们多管闲事,这不,霍官对我还是很友好的。”
  霍央的眼皮挑了挑,看着自来熟的模样搭上了霍正的肩膀,似笑非笑。
  随行的两人牵强的笑了笑,向霍正问了声好咬了咬牙便跟着霍央出了这厅。
  这么大的前厅,两人的气氛有些微妙。
  “我和你没有那么熟。”霍正没理会的热情,回到位置上端起了茶。
  这杭州的龙井这些年是越来越难喝了。
  不管过了多少年,胡家的人身上总有种奇怪的香味,像是檀香,又像是栗香,让人闻了昏昏欲睡。
  “这么没有,我们自小一起长大的啊,你忘了吗,小时候你还在我家荡过秋千呢,把我爹种的花都踩死不知道多少了呢?”
  瞪着眼回到。
  “呵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那下人听说了你霍官上任烧了一把火,家里的人不放心,就让这狗腿子跟过来了,我这也是没办法,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故事,你肯定听过。”
  霍正依旧缓慢的品着茶,一副你不说正事我就不搭理你的模样让看了咬牙切齿。
  “你这面瘫好些年了吧,看,这就是你费心想要得到的东西。”
  霍正愣了一下,看着啪的一声把两把青铜长条砸在桌上的,摇头笑道。
  “你这些年功夫见涨,也干脆了很多。”
  “若我不这样,等你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呢,行了,进正题吧。”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南面那边有消息渐渐传来,北洋军好像攻打了重庆,这让四九城的一些老家伙蠢蠢欲动,手下的人这几天也汇报了那几个官家府邸中来往的人也多了很多,这些对于目前的霍正来说都不那么重要了,他迫切想想知道那青铜钥匙的所有故事,这偏执的情节让他有时候都难以释怀。
  “你看,这四把青铜器都刻了我们四家的名号。”
  书房里的油灯还是有些幽暗,番外传来的手电此时大部分都在李家收着,霍正把四把青铜器摆在一起,静静的听着说着。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