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九百三十二章 嬴姐姐,开始你的表演

第九百三十二章 嬴姐姐,开始你的表演

“不朽药!”
  
  嬴姐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蓬莱岛上有蓬山,蓬莱山上蓬莱药。”
  
  蓬莱药就是三宝中的不朽药!
  
  “白依诺背叛了我,该死。”
  
  第一次,嬴姐姐出现了愤怒的神态,她一向都非常的淡定,哪怕对战苏叫花,也是跟玩一样,从来都是不显山不漏水:“贱人!贱人!”
  
  但这回,嬴姐姐怕是动了真怒:“不朽药本应该是我给……”
  
  原本,嬴姐姐想说不朽药是她的东西,不,准确的说,是她为秦轩准备的东西。至于是她自己吃,还是给秦轩吃,这个问题不大。
  
  但现在,嬴姐姐忽然想到,白镜玄貌似是秦轩的前世啊。这么一算,白镜玄吃了不朽药,那跟秦轩吃了,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于是,嬴姐姐的怒火少了一分,也让梵释帝有了插话的机会:“祖龙殿下息怒,此事,怪不得蓬山公。”
  
  “蓬山公?她还有脸自称蓬山公!”
  
  嬴姐姐大骂道:“我待她白氏一门如何?她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就算我死了,她也应该送到我的坟前!何况我又不是真死了。”
  
  嬴姐姐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遭到了背叛,这是嬴姐姐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那个,祖龙啊,白镜玄,好像没吃不朽药。”
  
  阮思雪又给嬴姐姐添了把火:“什么?!天人你此话是什么意思?白镜玄没吃不朽药,那他的力量为何与不朽药有关?”
  
  嬴姐姐是被气糊涂了,一时间,竟然摸不清他们两人的意思。
  
  秦轩在一旁听着三人的对话,他差不多摸清了这三人的关系。首先,三人是认识的,并且彼此知道底细,而且以前貌似还是一个阵营里的。
  
  梵释帝对谁都很尊重,这个无从判断身份高低,但阮思雪都要称呼嬴姐姐一声祖龙,可见嬴姐姐的地位,怎么也不会比陌上花差到哪里去。
  
  但这事关三宝,又是蓬莱药,又是蓬山公的,各种故事和背景,还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跟历史,让秦轩一时间有些摸不清头脑。
  
  他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那什么,你们能不能给我稍微理一理,我有些听不懂了。”
  
  “是这样的,阿轩。”
  
  嬴姐姐虽然生气,但秦轩肯定被她放在心里的第一位,为秦轩解答问题,才是她最需要做的:“120万年前,我以人类身份降临,托身于一个国家,成了它的继承人。”
  
  “之后,我扫荡六合,一统了整个炁世人,”嬴姐姐说:“这一段,阿轩你可以参考蓝星上的春秋战国,虽然蓝星历史只是画妖师世界的缩影,可能人物有变化,故事也有区别,但大体差不太多。”
  
  “哦,那我懂了。”
  
  秦轩:“然后呢?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历史里嬴政是老死的,但嬴姐姐你们应该有很多长生不死的办法吧?”
  
  “唉……”
  
  嬴姐姐叹了口气,说:“我们虽然可以长生,但也不是不死的,一旦争斗,被人打杀而陨落,这是常有的事,哪怕是那些强大的祖师爷也不能免俗。”
  
  “所以,是谁打伤的嬴姐姐你?”
  
  这个问题,阮思雪也露出了好奇的目光,而梵释帝似乎知道,面色平静,再看嬴姐姐,她纠结了一会儿,说:“我挑战了八古老中的一位,身受重伤。”
  
  “祖龙你厉害啊。”
  
  阮思雪对嬴姐姐的这个作死行为,极为敬佩:“古老你都敢挑战,那可是古老啊!”
  
  显然,古老二字,哪怕在伟大们的眼里,也是不可触及的恐怖存在。
  
  座玄渎就是最好的例子,什么都不做,仅凭座玄渎三个字,就镇压了神州世界三百万年,这份实力,不知道山海世界有多辽阔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它的可怕。
  
  “那个古老是……”
  
  “还是不知道的好,”嬴姐姐不愿提起当年的一战,显然,那给她留下了巨大的心里阴影:“对阿轩你来说,古老距离你,真的太遥远了。”
  
  “噗通。”
  
  “嗯?”
  
  听到落水声,秦轩诧异的转过头:“什么情况?”
  
  “哇呀!!老爷子掉池塘里啦,快来帮忙呀!!!”
  
  陈倩倩的叫喊声中,嬴姐姐脸色一片漆黑,阮思雪强行憋住笑,却还是没憋住,嗤笑了一声,但她立刻捂住嘴,不敢放肆。
  
  “心蝶,照顾着点老爷子。”
  
  看着座玄渎裹着被子,披头散发,浑身湿哒哒的,怎一个可怜二字能够形容。
  
  这尼玛是古老!
  
  你莫不是在逗秦轩。
  
  话说如果古老都是这个样子的,那有什么可怕的,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所以座玄渎当年是怎么靠名字吓住那么多人的?
  
  “古老,这,偶尔有点异于常人的举动,也是很正常的。”
  
  嬴姐姐觉得老座很不给她面子,刚吹完逼,老座就掉水里了,这摆明了是耍她啊!
  
  “但我当年遇到的那个古老,真的,他真的很厉害,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家伙。”嬴姐姐看向梵释帝,希望梵尊能够声援他一下,然而梵释帝表示:“古老,都是前辈高人,虽然我听过其名讳,但从未见过,也不曾交过手,实话实说,贫僧也不敢擅自揣测古老的用意。”
  
  “而且在贫僧看来,有那位前辈在,便是古老亲来,估计也会给几分薄面。”
  
  嬴姐姐知道梵释帝说的是谁,兔姐嘛,兔姐认识座玄渎,宫太咫更是和兔姐平等交流,似乎是旧相识,所以兔姐至少也是古老那个层次的存在。
  
  这一点,秦轩心里还是有底的,所以他不怕古老,但也不会去作死,以免给兔姐找麻烦。
  
  “大姐头,确实厉害,但……”
  
  “你们说的大姐头,是哪位,我怎么没见着过?”
  
  阮思雪至今没有亲眼看到过兔姐,或者说见到了,但没注意到,然而嬴姐姐想开口,却被梵释帝打断:“一位与我有恩的世外高人,不过她不喜欢外人打扰,连我都少有跟她说上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