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大荒·适丘——大千凋敝,天之五賊!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大荒·适丘——大千凋敝,天之五賊!


  “苍梧之树,九疑之问......生生不息.....”
  
  仲子光的法是太上湘雨,这是一种成长的法门,同样意味着纯粹到极致的威,那株苍梧之树下藏着九疑之陵,修行湘雨之法,就是要让这颗苍梧树开出花朵。
  
  一朵花代表着一种疑问,此时仲子光的身后,那株树上已经开出了四朵花。
  
  对应着地仙境。
  
  “息壤!”
  
  他开口,那大片丘陵被化开,道山之下还不曾汇聚起来的大地突然变成一种蠕动的五色之土,象征着尘世界中的生生不息之力!
  
  天上是火上升起的烟!
  
  人间是火下余留的烬!
  
  但灰烬却是树木生长的极好养料!
  
  “在我的天地之中,想要和我争夺权柄?”
  
  昆仑看向他:“生与死,不过都是虚假,至少在如今之世中是这样的,你的生同样也是虚假,并且并不达到极致,太上湘雨,更大的意义,是‘不息’。”
  
  “故而只要光阴在不断的推动,你就会越来越强,加上你儒仙弟子的身份,恐怕已经炼出了碧血丹心?”
  
  他提到了一个神异的东西,仲子光面色一肃,忽是笑道:“我确实是有碧血丹心,没想到太上昆仑对这个也有兴趣?”
  
  昆仑却笑而不答,只是四面八方突然升起一股可怕到极点的压迫力。
  
  “他不会上当的!”
  
  太素元君开口:“九疑之问,大道之花,如果一个问题被抛出,只要回答了,就会有一朵花转动,等到九花皆开,回应者会被身躯内动乱的道与法给直接撑爆!”
  
  “大道不聚,乱天动地,生生不息,孽作虚无!”
  
  仲子光深深的看了昆仑一眼:“我仅仅只有四疑花,还达不到那种水平,充其量是让他眉心中的灵光黯淡四分之一,但他连回应都不给与我,那就没有办法了。”
  
  “只有把此四花从苍梧之上摘下,辅以浩然正,正面破碎他的法之壁垒。”
  
  仲子光目中升起云霞,炽烈如火:“一切疑问,皆转为生。”
  
  “难道山石是可以移动的吗?如果回答是,那么你的法力就会变得更强,如果回答不是,那么对方的法力就会自己散去。”
  
  “这就是九疑。”
  
  仲子光忽然咧嘴苦笑:“但是.......九疑,苍梧,封正,不息,水经注......看上去,我的法或许对现在的昆仑无用了....他了解我的一切.....真是奇怪.......”
  
  宁长生:“昆仑对于我们的了解当真是意外的多,可以说,很多法门的变化我们自己都不明白,他却是如数家珍,好似以前拥有过一般,并且修到过极高的境界!”
  
  话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幽幽起来。
  
  “该动手了,两位!”
  
  湘雨对应的是生的成长,那么同样,死也有一个坠落的过程。
  
  它们在生与死的极致之间,又是一对阴阳。
  
  万变皆不离阴阳。
  
  昆仑的目光中闪过一道雷光,而后,那镇压**八荒的大道之山,居然开始颤动了。
  
  “一切事物的凋零都有一个过程......”
  
  冥冥中有声音响彻。
  
  “尘世化作质朴之山,大道之形,但它们本身依旧属于‘尘世’的概念,那么,既然是尘世,就必然有凋零,风化,成为虚无的一天。”
  
  “这个瓦解的真相,就在道之内。”
  
  一股强盛到极点的力量迸发,那是堪比地祖的威势!
  
  大道在瓦解,在崩溃!
  
  “既然有化道之事,那么就证明,大道也会崩殂,这是建立在本身之上的溃灭,当一种道不足以立地顶天的时候,也就是它破灭的时候。”
  
  “我认为大道不能永恒,尊驾是怎么认为的呢?”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震动天与海。
  
  地祖之顶峰,亦相当于天仙第三重观世境!
  
  【太上殇子!】
  
  道山开始崩塌,尘埃不断的聚起又落下,反反复复,仿佛是在痛苦的挣扎,而在尘埃破碎的地方,有人影出现,坐在朽木聚起的鸟巢中。
  
  “终于有一个有点意思的人来了.....”
  
  昆仑看向他,略是慨叹道:“不错,距离壁障只有一步之遥了,如果让你突破天仙,立地就是道圣。”
  
  来者宛如乌鸦成道,一身漆黑,甚至身上的衣袍还镶嵌着玄鸟的羽。
  
  他的身份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正是一位福地地祖!
  
  “南宫小友与我谈论,千年之后有昆仑大劫,对与此事我也略知一二,如今让其余五人先,我在此观摩许久,对于阁下的妙法,当真是钦佩无比。”
  
  “山崩化石,石聚成钢,钢碎成尘,尘聚如丹,丹合汇土,土化成山。”
  
  “太上百成所施展的一万年演变,在您的手中不过弹指,哪怕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元会也不过翻手为之,这样一比,其余人与您,确实是差的太远了点。”
  
  太上殇子笑着开口。
  
  昆仑亦开口,声音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缥缈且弘大,充斥着这片天海地山。
  
  “剩下一个呢,还不出来吗?”
  
  他话刚刚落下,而后,一杆大枪便撕裂乾坤而出!
  
  金木水火土聚集在枪尖,五行相生相克,化归为一,成阴阳之力!
  
  等等,那真的是金木水火土吗?
  
  昆仑的眼中,那五种相生相克的力量在不断的变化。
  
  【金之恶,木之腐,水之卷,火之吞,土之贪....】
  
  【眼之障,鼻之闭,口之灭,舌之断,意之茫....】
  
  【思之心,气之肝,味之脾,饮之肺,色之肾....】
  
  【天之崩,日之蚀,月之黑,地之溃,星之亡....】
  
  仿佛是千变万化,但事实上,只有五尊黑影同时提枪!
  
  加上那尊太上本身,共是六式!
  
  【天之五贼,太上阴符!】
  
  黑与白交换了位置,生与死被一只大手悄悄窃取,性命在这一刻也暂时消失,唯有那六枪自六方杀来,包围而至,仅留下位一道缺口。
  
  但这是故意给出的逃命之路,若是前去,必然十死无生!
  
  “仙神抱一,世出五圣,窃五圣之力,破一称反!”
  
  冥冥中的声音刺破虚天,无视一切阻挡,昆仑拔起天海,那巨大的天阙上空有化道之雨滂沱而来,但那五柄巨枪挥舞,看五尊黑影围绕在中央那人身旁。
  
  “一切有为,皆予我用!”
  
  怒斥声撼天震海,卷浪如龙,那些化道之水,其中顿时诞生出五种混乱的息,紧跟着,变化为千万柄沧海神枪,对着昆仑就狠狠扎了过去!
  
  反!
  
  叛!
  
  整个乾坤,天地五世五尘,五光五色,上下十方,尽出璀璨神枪!
  
  偷山海!
  
  .......
  
  何为天之五贼?
  
  则窃取原本造化之人,伟力归于自身之中!
  
  是所谓......
  
  【窃法,偷道,夺,劫灵,盗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