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奇公子 > 第四百九十章 崭露头角司马懿

第四百九十章 崭露头角司马懿


  关羽和简雍收拢着士卒追了过来,还好有简雍命亲兵给关羽腾出来一匹战马,要不然,关羽还真担心,自己有没有力气追上来呢!
  隔着老远,看到刘备勒马而立,关羽就开口嚷嚷道,“兄长,拿下笮融了?”
  刘备语气中带着一抹轻松开口道,“二弟放心,我徐州之忧解矣!”
  关羽策马上前,看到那具无头尸体,心中已然明了,这家伙多半就是笮融无疑了,可看到刘备手头空空,关羽面上也多了几分疑惑,“兄长,还不让士卒将笮融人头呈上?”
  刘备望着许褚离去的方向,眼中带着几分期许,“笮融的人头被别人拿了。”
  关羽抬眼望去,这才看到前方一队缓缓离去的人马,为首那彪形大汉手中拎着的一个事物正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血,想到自己奋力征战,如今这笮融的项上人头却落入旁人手中,当下怒气勃发,“兀那汉子,给我留下笮融人头。”
  听到关羽的呼喊之声,许褚缓缓转过身来,带着几分嘲讽看了关羽一眼,“某家凭实力杀的笮融,为何要将此功勋拱手相让?”
  关羽一双丹凤眼中杀气毕露,“你这是在找死!”
  许褚凛然无惧,“就你这模样,也配如此对某说话,若非承玄德公人情,某家不介意取了你项上人头!”
  “哼!”关羽冷哼一声,“抢了我军追逐的笮融,你还有理不成?”
  许褚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我豫州大军也是奉诏剿灭笮融,莫非你徐州军伍有剿灭笮融之责?我豫州大军就没有这责任么?”
  关羽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刘备唤住,“云长,莫要胡言!”
  随后刘备这才朝着许褚拱手道,“许壮士,此番是刘某属下失了礼数,还请壮士多多见谅才是!”
  许褚轻哼一声,率人扭头就走,关羽怒意更重,却被刘备眼神制止,等到许褚远去之后,关羽再也忍不住胸中怒气,带着几分狂躁开口,“大哥……”
  笮融已死,这徐县城中乱作一团,刘备也没了旁的心思,朝着关羽使了个眼色说道,“云长,借一步说话。”
  随着简雍在一旁帮助收拢大军,刘备毫不犹豫的占了徐县城中一处大宅,吩咐士卒巡逻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关羽被人搀扶者下马,进入厅中之后强撑着将目光投向刘备,“大哥……”
  刘备嘴角这才冒出一抹诡秘的笑容,“云长,此番我等失了一笮融项上人头,却保住了我徐州三郡的安宁,要是这笮融项上人头在你我兄弟手上,说不得还要费一番功夫呢!”
  关羽眼中凶光毕露,“兄长,我只是不忿那家伙嚣张行径,就是要送,不管我等送给谁,也能换来不少好处,就这样白白便宜了那家伙……”
  “嘿嘿!”刘备冷不丁的冷笑一声,“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如今朝廷诏书都已经出了,那我等就要好好配合朝廷行事,回头就派人四处传扬,说豫州许褚许仲康取了笮融项上人头。”
  “另外!”刘备脸上满是森然之色,“让帐下儿郎都好好休整,明日随我出动,凡是光头僧众,统统驱逐到豫州、扬州,我徐州治下,不能有一个和尚的存在。”
  关羽有几分迟疑,“大哥,这……毕竟这些僧众数以十万计,要是都离开我徐州,对我徐州而言,那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两权相利取其重,两权相害取其轻。”刘备面上没有丝毫犹豫,“如今扬州、豫州、兖州都对我徐州虎视眈眈,我等要将任何危险都摒弃出去,才能保我徐州安宁。”
  说着刘备嘴角多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更重要的是,祸水东引,让中原乱起来,我徐州才能安稳发展,要不然,你我兄弟,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啊!”
  与此同时,东海郡,兰陵城,两方人马相互对峙,城头之上,张飞坚如磐石的伫立在城头,城下密密麻麻的都是曹军。
  看着端坐在马背上的曹操,张飞想要出言,却被身旁一名二十五六岁的中年文士拉住,那中年文士上前一步,站在城头,正气凛然的看着城下数万曹军,面上丝毫不见畏惧之色。
  这中年人不是旁人,正是徐州别驾陈登陈元龙,陈登笑问道,“曹公缘何无故犯我州郡?”
  曹操同样朗声回复,“曹某奉命征讨笮融妖贼,一路并未侵犯州郡,元龙何故无故阻我去路?莫非要与朝廷为敌么?”
  陈登不卑不亢的开口,“曹公征讨逆贼,陈登自然不能阻拦,只是之前曹公征讨徐州,曹公军伍与我徐州百姓之间多有不快,唯恐引起骚乱,还请曹公绕道豫州,还我徐州安宁。”
  曹操放声大笑道,“这笮融占据徐州地域,曹某奉命率军征讨,若是借道豫州,怕是违反了朝廷诏令,我看元龙还是早早命人给曹某让出路来,免得伤了和气。”
  听到曹操肆无忌惮的笑声,张飞再也忍不住怒气,放声大喝道,“曹孟德,休要猖狂!”
  曹操丝毫不动怒,含笑道,“呦,这不是翼德嘛!你我也有数年不见了,看你现在落魄的模样,倒不如来曹某麾下,曹某定然厚待于你。”
  “啊呀!”张飞暴喝一声,“气煞我也!曹贼还不受死!”
  曹操急声问道,“曹某今日就问上一句,这路,你让,还是不让?”
  陈登朗声道,“曹公,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你执意如此,那陈登只好得罪了。”
  曹操大手一挥道,“三军听令,给我开出一条路来!”
  为首之人是一名面貌丑陋的丑汉子,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曹操帐下大将乐进,乐进当下笑道,“主公放心,乐进定然不负使命,率先拿下兰陵,不负先登之名。”
  “杀!”
  “挡住,挡住!”
  兰陵城头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厮杀一整天之后,看着城下曹军黑压压的人头和绵延不绝的帐篷,纵然张飞骁勇,也大感身体吃不消。
  张飞毫不犹豫的拽住了陈登,“元龙,如今曹军势众,该当如何?”
  陈登皱着眉头,带着几分艰难吐出了一个字,“拖!”
  张飞面上满是不满之色,“拖,拖,拖!陈元龙,你倒是告诉我,要拖到何时?”
  面对张飞的蛮横无理,陈登也只得苦笑一声,“张将军,我等也只是无奈之举,多拖一天是一天吧!我等多拖上一天,主公就多一分机会,我徐州就多了几分安全,若是等到曹操进入徐州南部三郡,主公还没除掉笮融,那我徐州就危险了。”
  张飞面色这才平缓下来,白净的面庞上那抹戾气被压了下去,“元龙,如今曹贼大军来袭,如之奈何?”
  “撤!”陈登咬了咬牙,面上满是不甘。
  “撤?”张飞满是诧异的盯着陈登。
  陈登将目光投向了张飞,“张将军以为,明日我等还能守得住么?”
  张飞面上多了一抹坚毅之色,“唯死战耳!”
  陈登这才开口说道,“张将军,你今夜就退,给我留五十精兵,我明日再同曹贼交锋一番,为主公争取一些时间。”
  “怎可如此?”张飞看着陈登,“元龙,要是留,也是我留下,怎可留你涉险!”
  陈登面上多了一抹笑意,“张将军,你的任务比我还要重,那就是率军速速回襄贲防守,定要做好准备,等曹贼过了兰陵,要是他们南下彭城国,我等暂且不予理会,可曹贼要是进犯东海,那我等,也只能死守了。”
  张飞纵然心中粗豪,也懂得此间轻重,当下重重的点了点头,“元龙放心就是,某在襄贲等你,曹贼要是敢来,张某定然与襄贲城共存亡!”
  曹操大帐之中,看着曹操有些阴沉的脸色,乐进多少有些讪讪,自己夸下海口,要先登城头,结果一整天过去了,这小小的兰陵城还在死守。
  曹操面色阴沉归阴沉,可理智却还在,带着几分莫名其妙,曹操开口问道,“孔明,何如?”
  一袭白衫的胡昭带着几分运筹帷幄,没有直接开口,却拍了拍侍立在自己身旁的看着有十七八岁模样的青年,“仲达,你怎么看?”
  被唤作仲达的青年稍稍思索,随后带着几分恍然之色开口,“先生,若是懿没有猜错的话,刘玄德已经孤注一掷,率军前往击杀笮融了。”
  “不错,最近长进不小!”胡昭夸赞了身旁的青年一句,这才朝着曹操开口,“主公,我等此番,有功无功,反正都要向广陵等地走上一遭,早上一两天晚上一两天又有何妨?我现在想的是,有没有人和刘玄德争一争,看看狗咬狗,也是不错的选择。”
  曹操长叹一声,“哎!如今虽有兖州一州之地,奈何受制于人,如之奈何!如之奈何!”
  司马懿突如其来的开口道,“曹公不妨奉天子以讨不臣!”
  听到司马懿的话,曹操目光闪烁,正犹豫间,就听到胡昭的呵斥声,“仲达,不得胡言乱语!”
  曹操这才将目光投向司马懿,好生打量一番之后,指着司马懿开口问道,“孔明,此何人也?”
  胡昭开口说道,“曹公,此乃孔明之徒,故颍川太守司马儁之孙,河内司马防次子,司马仲达是也。怎奈司马氏满门惨遭不幸,我怜悯这孩子年幼,就让他跟随左右,多多少少学些手段。”
  “哦?”曹操好奇地打量着司马懿,“没想到是司马建公之子,只是不知,如今多大了?”
  司马懿轻一拱手道,“回曹公的话,小子今年十五了。”
  曹操笑眯眯地开口问道,“仲达,依你之见,我等何日可破兰陵,挥师南下?”
  司马懿一板一眼的思索片刻,随后眼中带着几分坚定开口,“曹公,若是急着南下,我等明日定可破城,若是曹公不急,不妨在此盘桓上两日,给刘玄德一点信心,我等缓缓南下也不迟。曹公缓缓归矣,可见故乡陌上花开!”
  曹操继续追问道,“仲达,你就如此肯定?”
  司马懿嘴角不经意露出一抹运筹帷幄的笑容,“曹公,听闻刘玄德结义兄弟三人,俱是英姿不凡,陈元龙既然随着张飞阻挡我等去路,镇守徐州,那刘玄德定然携关羽南下,进击笮融。一个张飞,能够在我军的攻击下坚持多久,纵然他将这兰陵城中人马拼尽,也不过阻挡我军三日步伐,可若是张飞胆敢将他手中这点人马尽数消耗在此,那徐州在我军铁骑之下,一览无余。
  刘玄德颠沛流离,好不容易有了些许立足之地,定然不敢放任我军行事,那张飞定然不敢过分消耗,今日已经阻挡住了我军人马,若我驻守城中,定然今夜退兵到襄贲死守,同时传信给刘玄德回援,这兰陵城中,明日定然只留下些许残兵败将吸引我军人马。”
  “嗯!”曹操轻轻点了点头,“仲达,还看出了什么?”
  司马懿想要继续开口,却被身旁的胡昭不动声色的拽了拽衣角,司马懿聪慧之人,当下就明白了自家老师的心思,面色带着几分彤红,带着些许羞涩说道,“曹公,小子就看出了这些来,其余的,也说不上什么了。”
  曹操似乎没看到胡昭的小动作,将目光投向了胡昭,“孔明,你怎么看仲达所言,奉天子以讨不臣?”
  胡昭将目光投向了曹操,“那不知曹公可有把握挡住襄阳侯兵锋,大军速速逼近镇平,要是有丝毫受阻,恐怕曹公大好基业,就要送于他人之手了。”
  曹操目光闪烁,随后语气中带着几分狠色,“曹某没打算迎奉天子,如今天子,毕竟得位不正,曹某意欲,另立天子,清扫我大汉叛逆,还我大汉朗朗乾坤。”
  胡昭丝毫不吝出声打击曹操的积极性,“曹公,如今,这天下谁人都能拥立天子,唯独曹公不行!兖州向南虽是豫州,可曹公要是另立天子,襄阳侯定然要诏令天下,共讨曹公,到时候荆州大军直面曹公,不知曹公可有把握。”
  胡昭继续开口道,“更何况,曹公可曾想过,要是另立天子,河北袁绍、徐州刘备,哪个会无动于衷?中原四战之地,不宜先出头,曹公若有此意,还是当先左右逢源,发展实力才是。”